首页 > 中国诗人 > 王老莽
大嫂的腰磨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文联全委会委员王老莽作品选。
大嫂推腰磨的样子
我还记得,犁铧似的磨架
一头榫住磨盘
一头锁住大嫂的玉臂。一推
大嫂的蛇腰,就呼啦圈似的转动
大奶子和大屁股,也顺着磨盘晃荡
腰磨被大嫂推成旋转的舞蹈

磨盘轮转朝朝暮暮,轮转
春夏秋冬。磨房推出
闷雷,推出汗湿衫透的风雨
包谷、豆子、燕麦
在大嫂的腰脉间流淌
青春,就一寸寸
从大嫂雪白的乳沟里流走

大嫂嫁过来那天晚上
送亲客被二哥几爷子灌翻
像死猪挪到我的笆褶床
二姑就把我,从火儿坑
也送进了洞房

六岁的我,蜷成6字 
成了押床的喜娃
半夜,大哥便6996地折腾
大嫂的大奶子大屁股
宛若一副小磨一副大磨
大哥架起形如磨架的瘸腿
任劳任怨地推磨,嗯嗯啊啊
大嫂被推成一条欢快的小河

大嫂闻鸡起床
按照廖家的规章制度
拾掇堂屋、点燃火塘
把《女儿经》精神贯彻落实
然后,再去磨房,支起磨架
开始磨削自己的豆蔻年华

大嫂推着腰磨,把时光
推上额头,推成磨纹般的皱纹
大哥推着大嫂,推出一个个孩子
推到大嫂逐渐佝偻的背上
一个孩子一盘磨
一盘磨就是一座山
大嫂把日子越推越重

大哥大嫂是亲亲血表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大哥是赤脚医生,走村串户
听诊器,成了他摸奶子的由头
他领着我满山遍野吃香喝辣
回来我就告他的状
大嫂总是一笑了之

大嫂推着日出也推着日落
推老了岁月也推老了时光
把没有盼头的日子越推越苦
把二姑推成一方坟墓
把瘸子大哥推得
再也不能在她身上推磨

腰磨如今早已失传
大嫂的腰脉
却一直在我的眼前摇晃
摇醒很远很远的遥远
摇醒很久很久的模糊
摇醒二姑头上的白头帕
和大哥的瘸腿磨架
摇落一地梦花,摇落
深噙眼眶那一颗
灼人的泪水
 
简介
王老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市文联全委会委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曾获全国新诗大赛一等奖,重庆首届银河之星年度诗人。在《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中国作家》《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潮》《诗林》《红岩》《草堂诗刊》《扬子江诗刊》《大河诗歌》《鹿鸣》《海燕》《世界汉诗》等全国公开发行文学刊物发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