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耿占春
最后的对手


  导读:史诗怕英雄英雄怕时间时间怕金字塔 -----埃及古歌  最为痛苦的感觉 是没有任何感觉 你正是这样 开始完成没有痛苦的日沉  自那个彻彻底底贯穿着 悲伤与绝望 那个绝美无比的黄昏 沉没之后 一种情绪便从你的

史诗怕英雄
英雄怕时间
时间怕金字塔
 -----埃及古歌

 

 最为痛苦的感觉
 是没有任何感觉
 你正是这样
 开始完成没有痛苦的日沉

 

 自那个彻彻底底贯穿着
 悲伤与绝望
 那个绝美无比的黄昏
 沉没之后
 一种情绪便从你的双足
 自下而上的飞速生长
 你因此变得极度惊恐
 不敢行走
 不敢说话
 不敢睡觉
 不敢做爱
 不敢让眼睛自由飞翔
 不敢让耳朵正常耸起
 不敢在阳光下
 干任何一件事

 甚至不敢认为自己
 活着

 

 这时候一切都是倒置的
 山峦在宇宙间穿行
 慧星在峡谷中沉睡
 树根正爬满天幕
 大地正布满流星
 月亮在粉色的花瓣里舞姿弄首
 太阳在每一条江河里
 发出与水流拼命冲撞的声响
 这时候任何光彩夺目的姓名
 无论是最初的情人
 还是最后的英雄
 都显得毫无意义
 生命注定会消亡
 记住一个人的名字
 那怕是与你毫无关系的
 那怕是最微不足道的
 最终都会让大脑
 沉重得永远抬不起来

 

 而情人
 那时将从你身边
 挺着她锋利无比的乳房
 匆匆走过
 你发现她裙下的新人
 与你丝毫也没有
 共同之处
 他叼着一支烟
 眼睛里布满蓝色的痛苦

 只有英雄与女人
 彻底统治过你的生命
 英雄给过你野心
 女人给过你欲望
 这一切构成你的历史
 男人的历史
 是由一连串失败构成的
 正如女人的历史
 是由一连串爱情构成的一样
 英雄的历史也不例外
 所不同的是
 英雄比你多了一次胜利
 女人比你少了一次失败

 喜剧与悲剧是生命的两极
 命运的轮回起伏
 就像一座雪山
 阴面终年封冻
 阳面四季如春
 那是名叫太阳氏的农妇
 在与两个顽皮少年
 做成长游戏
 虔诚的农妇半蹲半跪
 慈祥与欢悦洒在孩子头顶
 孩子在不知不觉中长高
 农妇在不知不觉中衰老
 成长的道路上铺满玄机
 谁都无法拒绝
 命中注定的快乐或悲伤 

 其实信命不如革命
 信命是信仰的透支
 革命才是不认命
 颠覆固有的秩序
 一切从头再来
 但人世间的事情
 有几件
 可以从头再来呢
 前因后果
 是无法倒置的

  

 死亡固然可怕
 然而死却是一种
 更为轻松的选择
 活着
 就意味着你还挣扎在过程中
 灵魂四处游走
 身躯变得麻木
 思想的利器
 总是四处碰壁
 死亡就像一条饥饿的疯狗
 与你前行的脚步
 永远都只有
 一步之遥

  

 但你无疑还要活下去
 生命唯一无法把握的
 是什么时候存在
 什么时候不存在
 生命唯一能够选择的
 也正是这些
 在这一点上
 生命的存亡形式
 与预感是相同的
 预感的全部意义
 就在于
 当你需要它时
 根本找不到它

 

 命运的困兽像一把钝锉
 它打磨人类的耐性
 也打磨人类的感知和才能
 当然也包括人类种种
 顽固的小毛病
 试如大声喧哗
 试如当众吸烟
 试如随地吐痰
 试如不守时
 试如不刷牙
 以及随时有可能撒谎等等

 

 人类的美德与缺德
 是一对亲兄弟
 就像你与你的对手们
 你们相生相克
 你们同族同宗
 你们不共戴天
 你们珠联壁合
 互为对手
 是你们共同的荣耀
 如同伤疤与勋章一样
 不可分割

 

 不君不臣不忠不义者不配为对手
 血气方刚有勇无谋者不配为对手
 好高骛远花拳绣腿者不配为对手
 专横跋扈自命不凡者不配为对手
 见风使舵隔岸观火者不配为对手
 品行不端五官不正者不配为对手
 大腹便便小肚鸡肠者不配为对手
 东邪西毒南腔北调者不配为对手
 利欲熏心鼠目寸光者不配为对手
 纸醉金迷玩物丧志者不配为对手
 忍辱负重甘居人下者不配为对手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者不配为对手
 不敢越雷池半步者不配为对手
 不明智者不配为对手
 不作为者不配为对手
 小人不配为对手
 懦夫不配为对手
 不以对手为业者
 不配为对手

  

 对手来自四面八方的任何一方
 他们或在明处或在暗处
 他们或在正面或在背面
 他们或击鼓宣战或突然起兵
 他们或水或火
 或雷霆或海啸
 他们像独来独往的蛇
 唯有攻击
 才能无足而立
 冬眠
 蛰伏着下一次杀机
 他们像君临天下的鹰
 卓而不群的盘旋
 不断扩张着它的胃口
 和飞翔的版图
 鹰的出击
 本质上不是为了果腹
 鹰是天生的舞者
 每一次俯冲都与众不同
 他们像大智若愚的蜘蛛
 八眼贼亮
 黑腹剧毒
 谁都无法逃脱它的天罗地网
 盖世无双是一把双刃剑
 蜘蛛最经典的一击
 是将自己
 射进配偶口中
 他们像一群嗅觉敏锐的猎犬
 不露声色
 彬彬有礼
 具备与它们的猎物
 同样的警觉
 它们一旦夹起尾巴
 将是闪电般的
 一剑封喉

 

 对手总是比你高明
 这是因为
 对手总是比你勤奋
 你的一举一动
 曾引起对手们极度的亢奋
 他们的眼睛
 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你
 他们知道你来自何方
 他们清楚你的底细
 他们熟悉你的套路
 他们了解你的弱点
 他们敬畏你的杀手锏
 他们精通你的致命穴
 他们苛刻地挑剔你
 他们暗暗地欣赏你
 他们彻头彻尾地模仿你
 你跌倒了
 对手激励你爬起来
 你睡觉了
 对手教会你睁开一只眼

  

 对手都是亡命之徒
 每一击都倾其全力
 足以毙命
 对手都是行动主义者
 善于伺机出拳
 不屑屏息防守
 南拳北腿
 北棍南刀
 招数不断纳新
 密笈只有一个
 先发制胜
 一击克敌 

 高手交战在高处相通
 俗手较力在俗处羁绊
 黑手善术
 当你转身离去时
 他才出招
 高手一生只出一招
 那是用生命捍卫尊严
 俗手最终只剩一招
 那是用性命狂赌输赢
 对手最惧怕的是
 你永远不出手
 不出手
 就不会犯错误
 对手就永远没有机会

  

 被对手小瞧是可耻的
 对手的蔑视
 会让你名誉扫地
 你可以被对手打败
 你可以被对手消灭
 但不能被对手视而不见
 不管何时何地
 只要提起你的名字
 一股寒气
 就将自上而下
 洞穿对手的神经系统
 你的存在
 让对手肃然起敬
 刻骨铭心

  

 对手与对手是利益的天敌
 你与对手毗邻而居
 像沙漠深处的两棵树
 扎根
 为了立于不败
 躬身
 则为了让对手
 露出锋芒
 对手与对手是精神的恋人
 你与对手之间的默契
 你与对手之间的互动照应
 已经远远超越了
 与朋友之间的友情
 朋友是轿子
 抬举你
 对手是镜子
 矫正你
 朋友关注你的前程
 只有对手
 才真正关注你的才干

  

 对手是可靠的
 他们每时每刻
 都在为你的不断强大
 而强大着自己
 友谊是善变的
 你一旦不再强大
 最终的结局往往是
 友谊成为痛苦
 利益地久天长

  

 真正的占有痛苦
 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财富呵

  

 思想是吸吮着痛苦之乳长大的
 人类成长的道路
 不外乎两种
 一种来自肯定之快感
 天道有常
 那是母乳的力量
 一种来自否定之痛感
 物竞天择
 那是自然的法则

  

 现在你躺在巨大的时空之格中
 人类的渺小
 反衬着时间之空洞

 仿佛你最后的飞翔
 永远无法休止
 没有悬念
 没有开始
 没有结束
 永无止境

 

 绝无伦比的事物
 总是在最后一刻出现
 终极的决斗
 是意念之战
 是王牌对王牌
 是绝招对绝招
 是共同的灭亡与新生
 此时此刻
 你与你的对手们
 手捧鲜花
 面带微笑
 慷慨而真诚地赞美对方
 虽然你们都心知肚明
 赞美只能打动无知的人
 无畏
 不需要任何粉饰

 

 那一刻注定要来
 当一切扔下你之后
 你还需要度过
 漫长无边的早晨和下午
 对手是最后离开你的
 并且留下了礼物
 那是一个美丽的伤口
 静静地躺在你怀里

 没有对手的日子多么孤独呵
 你静静等待着
 那个绝美无比的
 无所谓结局的
 结局

 

 2005年1月10日初稿

 2005年2月18日改定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