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冰虹诗,月光清处见春神
——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读后


  导读: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的第一首,虹与“月亮星星墨蓝的雾交往”,虽看似将之拟人化,读来却识其原是融身星空之中,偎着墨蓝的荧雾携星月相息。

1. 2021星空下

虹与月亮星星墨蓝的雾交往
那些星星是滴泪的带着伤痕的仙女
吞咽着2020的呜咽焦虑
并在天空写下2021的序语

虹也闪着彩光在星空下舞蹈
驱逐着2020的恐怖和忧郁
祈愿人间清澈,弃绝人世之恶
还有地方供真、美、爱、幸福停泊

那些苦难结出的果实
要虹遗弃那个往昔的自己
让旧我在过往的懦弱中溺毙
新生的虹血流里涌溢出新生的春天

把真我呼出 温暖放出 丰饶飞出
充满无限空间的清风徐徐吹拂
轻轻掀开新春的面纱,丰盈的翼翅
翩翩着四海八荒的风和光芒

2.复苏

我是你渐渐显现的虹
从遥远的天涯破晓而来
穿越红尘的千般禁苑
莅临死亡又重新复苏
释放春天
你可认出
虹晨妆里独有的笑容?

3. 辽阔的清澈

是的,虹需要春天需要暖
有时,她是她自己的春天
像蝴蝶一样飞掠万丛波澜
从暗沉的夜晚探出悬崖 
青山之上,蓝天之蓝
陶陶然 翩然
星空下,虹是辽阔的清澈
如此通透真实
自适 愉悦 与清风明月同欢

4. 星河骤见

虹翩飞时,沉沉夜的暗隐去
被遮蔽的虹园敞开幽人的歌
这是自在的时间。星河骤见
星光和清澄从来都属于虹园

5. 最真的虹在虹园中

月光中的虹园
星星散落在墨色天空
像一只只眼睛
打开了通向虹园的隐秘之门
看见了虹园里的那么多精灵
和虹的姐姐哥哥:
李清照,薛涛,苏东坡,李太白……
他们的魂灵一直和虹一起在虹园中
虹坐在虹园的芳草丛
月亮的桂冠落在她的头顶
人生的秘密无须解释
最真的虹在虹园中
——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   写于2021年1月
 
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让人身临其境地体味到诗人灵动的想象与奇妙的际遇。冰虹在最美的虹园里释放天性,拈笔作唱,月亮的桂冠也落在她的头顶,显出最真的虹,歌以最美的诗。诗人冰虹,步步生莲,步步点春,为这个春天带来了更加美好的生机。
和风徐畅,清弥香漫,春山上顶了籽帽的青草和上蛩鸣数着溟空中圆月的漪纹,我的草篮里卧着一枚叫流光砸落的星星。我携它远赴千山,慕名及此,终得倚于诗人冰虹的虹园外,轻声央啼雀为我觅处汩汩幽然的悦泉——我和这颗星子都需要美、爱与冰虹诗的洗涤与陶乐。
欢脆的一捧一捧雀语倏然扬羽冲幕,同天际时流倒转迸溅的璀光畅然相望,灵音敞了清芒汇入银河润流,抚碎云集轻凝的那盏隔却天地的薄冰,却陶陶然映出一缕舒意冰虹景,正称霞姿月韵之谈。
我收神,重又垂眼向案前的几页手抄冰虹诗。
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的第一首,虹与“月亮星星墨蓝的雾交往”,虽看似将之拟人化,读来却识其原是融身星空之中,偎着墨蓝的荧雾携星月相息。星星滴下泪珠化身衣披月泽的仙女,她们与诗人冰虹心窍相通,一声声对过往伤痕的轻言呜咽都叫人不禁忆起那大疫中很多同胞逝去的苦痛。而痛惜中却似仍含无限希望,虹以流光为誓,珠痕为记,终而拾起心中的希冀与信念,使之绵绵相继,再为新春作序。而此时,笔锋一转写及虹影,虹是那样的乐观积极、美丽热情——她竟翩翩始而起舞,热烈的舞步既美且雅,不由分说的点起了全诗高潮——“正义而坚强、美丽而无私”是人们乍见其影的惊叹,而正是虹的坚强与热烈助她走出过往的懦弱,决绝地与过去作别。虹坚持着对生命的探求与对苦难生活的试求,终于决心溺毙旧我得之重生,是为截去忤逆生命的疾痛苦流,更是为复苏希望的信念山田。冰虹盼望春天,渴望温暖,而在这首诗中,却是她“给予读者温暖的春天”——春天的活力最先涌溢在虹的血液,涌溢出冰虹的笔端,虹呼唤着真我,散发着温暖,传递着真情并播种下丰饶的春之美,在言语的排比中情感不断堆叠提纯,终而,虹将自身全新孕育出的春天悉数带到人间,混沌始而目见清明,死浊末然恢之复苏,新春是冰虹对生的坚强与热情,而冰虹那“翩翩着四海八荒的羽光”,则更是新的气象、新的希望为人世捎来美好的生机。
我目送虹展翼跃入漫幕空濛,只觉她闪着泪光的冁颜似可映亮周遭的暝暝灰沌。复苏万物的春风再次徐徐而来,天边断崖处蓦然显出璀光——红日未升,虹影先至。当虹影似箭般凛冽地划破罩于青川之上的混黑幕布,虹是天地间第一道凝人心神、坚韧难熄的光。
我抬起眼,似乎能看到那立于云际彼端的虹的倩影。
万里异草如织,豫章险罕,妖花冶炙,虹步履款款,步经诸此昏惨可怖,棘刺琳琅,裸足落处却见那黑植忽翠,困朵摇枝,犹如一步之中“千树万树梨花开”——步步生莲,步步复生,步步点春,虹起舞中带出的生机,此时被尽数挥洒大地,那游历四海八荒的丰盈翼翅,终于循以天光将荼荼春色遍撒。而于天地无私于生民尽命的诗人冰虹不过只向复之春日的大地微微冁颜,困倦的明眸中尽是欣慰与幸福。
虹剑破空冲去世间暗沌,她为世间敞开春天的辽阔大门。人们眼中大可整日拈花作诗的美丽女子冰虹,她,需要爱与暖,此时,她支起身,做自己的春天。虹“像蝴蝶一样飞掠万丛波澜,从暗沉的夜晚探出悬崖”,虹自适且愉悦,勇敢的品质与灵动的意趣携虹自觅青空,与星空相联。此时,虹辽阔坦荡,通透真实,虹与那星空中的风月同乐,虹与这星空下的万物同欢。
虹为世间送春来,而“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虹为己身生春来,历过万千波澜,越过暗夜与苦崖,她仍心地澄明,总予人一种光风霁月的坦荡与“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自适。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第四首《星河骤见》中,虹开篇腾身翩飞,既写出虹轻盈快活的姿态,又予人眨眼间万花丛过之动态俨然,平添些欢快乐意,不禁画形如活,叫后来的种种际遇更为传神动魄。而虹光降至之处,沉夜破晓,不知是驱去了疫情的举世病痛,还是撇去了过往的懦弱自我,虹总算心意舒明,降临在自在的虹园之中。“幽人的歌”因灰霾尽去而敞,之所以清幽却是侧面映衬了诗人冰虹空谷幽兰般的纯净心境——如若一块清澄无瑕的美玉,本心的质地中映出迸然骤现的滚滚星河,那般清意姿雅,灵光闪跃,在“自在的时间”里无一不显现着诗人冰虹的灵动与风雅。
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第五首《最真的虹在虹园中》即是通过柔洒的“月光”,珠玑般散落的“星星”同那法兰绒桌布般的“墨色天空”营造出幽然亦欢悦的意境,又将星星喻为“一只只眼睛”更是阐现出自然天地对“冰虹的虹园”真、美、善、纯之见证。“通向虹园的隐秘之门”虚掩着,里面或欢脱或沉雅的精灵怡然自乐,倒是那些位故人的魂灵仍游于此处,举目似得见“天接云涛连晓雾”的豪迈大雅,俯耳似得闻“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爽朗笑谈;明是浅斟轻吟着“夜深闲共说相思”的细婉绵柔,却亦得敞笑倾怀,朗声呼道“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的磅礴潇洒……由此便知冰虹这虹园是何般模样——谈笑有鸿儒,往来皆仙灵,我见那“月色疯长”,月华长泽,“一道瀑光点燃爱意”;我闻那水声温暖,水华如光,“是冰融成的”笑泪。
美丽的女诗人冰虹坐在芳草丛,心怀无限情思和遐想,她想及旁人请教的所谓“人生的秘密”,不禁垂眸莞尔。倘若你也像我一样,有幸遇见这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自然天性的冰虹“虹园”,星空下,我们的勇气与泪滴便皆愿接作流光的尾摆,我们的真情与希望便也是复苏的春神……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