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丰饶飞出冰虹“虹园”


  导读:诗人冰虹在不眠夜营造梦境,重复、跨越、突破、创造,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刻,却成为实景……面对2021年,冰虹诗《2021星空下》,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好梦,传递着“四海八荒的风和光芒”。


虹与月亮星星墨蓝的雾交往
那些星星是滴泪的带着伤痕的仙女
吞咽着2020的呜咽焦虑
并在天空写下2021的序语
 
虹也闪着彩光在星空下舞蹈
驱逐着过往的恐怖和忧郁
祈愿人间清澈,弃绝人世之恶
还有地方供真、美、爱、幸福停泊
 
那些苦难结出的果实
要虹遗弃那个往昔的自己
让旧我在过往的懦弱中溺毙
新生的虹血流里涌溢出新生的春天
 
把真我呼出 温暖放出 丰饶飞出
充满无限空间的清风徐徐吹拂
轻轻掀开新春的面纱,丰盈的翼翅
翩翩着四海八荒的风和光芒


——冰虹诗《2021星空下》
 
  时光倏忽,昼夜轮转,开往2021年的跨年列车如约而至,它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迎接来到时光之城的每位赶路人、夜归人。从旧年驶向新年,亘古不变的月色是车窗外的风景,冰虹诗“星星是滴泪的带着伤痕的仙女”,雾是连接彼时光阴的月台,诗人冰虹也在这列车中停留,而每一位陌生人都是虹的同伴。
  冰虹诗,梦境事遇逻辑自洽,带着不可思议的预言感。时间向零点行进,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时光之城的门口,仿若在时刻交接的一瞬间,时空是可以暂停的,这会是一处时空庇护所,也是一座即将在零点启动的巨型时间机器。冰虹诗《2021星空下》,有“2020的呜咽焦虑”,有“2021的序语”,还有难以言喻的对于明天即将到来的“恐怖和忧郁”。在冰虹诗中,我们可以仰望浩瀚星空,可以坠入晓梦,甚至可以闯进仙境,一切仿佛既是现实世界的映射,又非常境的奇异幻丽,不似在人间,却又在人间。
  回望2020年,关键词特别多,新冠肺炎疫情、打工人、乘风破浪······,直到年底,才慢慢清晰下来,应该是冰虹诗中的“新生”,新的生命,新的成长。它是吞咽,“吞咽着2020的呜咽焦虑”,它是驱逐,“驱逐着过往的恐怖和忧郁”,即使是最举步维艰的日子,诗人冰虹也有守望的坚定、良善的温情、属于“虹”的疗愈和滋养,因为“还有地方供真、美、爱、幸福停泊”。
  也许时间总是从地平线的裂缝里,不确定地返回,在选择踏上2021年列车之时,冰虹诗“让旧我在过往的懦弱中溺毙/新生的虹血流里涌溢出新生的春天”,为了迎接新时空的来临,每一个阶段都是冰虹的“虹的新生”。
  “把真我呼出/温暖放出/丰饶飞出”,冰虹用郑重的仪式迎接2021年来临,这是诗人冰虹感知时间和宇宙的独特方式。拂去旧日灰尘,“充满无限空间的清风徐徐吹拂”,这里不再有特殊时刻、空间、人,虹从日常生活的庸常中短暂抽离,在疗愈自我中与过往郑重告别,重获安静从容的力量。虹,如长夜中的星光,给疏离的时光,以治愈的效力。2021年1月1日来临的那一秒对于我们的空间而言是一秒,一个时辰。但是对于整个地球,整个世界来说,其实是一天,24小时。在地球所经历的24小时狂欢中,进行无限的微分,24个时间线里,世界各地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迎接新年,而每一个时间线中,都有一群“缺席”的底层青年,“那些苦难结出的果实”,最终会随冰球进入大海,而那些丧气的人生,也会在这一刻翻页重来。
  诗人冰虹在不眠夜营造梦境,重复、跨越、突破、创造,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刻,却成为实景。新旧更迭,不只是新春年尾年头的相接,也包括天上的月圆,人间的月半,就好像一元复始,旧时光的沉淀激起虹美丽的新生。面对2021年,冰虹诗《2021星空下》,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好梦,传递着“四海八荒的风和光芒”。
  当2020年的最后一个黄昏降临,当旧年的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海面上,诗人冰虹挥手与过往的一年作别,伴随着2021年的第一抹晨光,虹探索着,努力将生活活成一首诗,而诗中的句子,而句子里的词,都将化为读者生活的新动力。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