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自足和丰盛的冰虹“虹园”


  导读:在冰虹诗“虹园”的色调里,没有“原色”。诗中所呈现出来的颜色,都是经过诗人冰虹高明地调和过的。
 
虹翩飞时,沉沉夜的暗隐去
被遮蔽的虹园敞开幽人的歌
这是自在的时间,星河骤见
星光和清澄从来都属于虹园


——冰虹诗《星河骤见》

  著名诗人冰虹笔下的虹园,同时赋予我们这两种力量。“人的一生,受两种力量鞭策,一种是亲密关系,在与他人的守望中,感到满足;另一种是独立,在享受孤独中,收获一个人的自足和丰盛。”
  褪去白昼的人潮与喧嚣,夜的静谧与清寂,昼夜之交的冰虹“虹园”,是沉静深邃、其乐融融的天地。虽然冬日的风霜雨雪,冰冷凛冽,虹园却从不萧瑟寂寞。冰虹“虹园”有灵动丰富的自然美景,也有温暖走心的冰虹的“幽人的歌”。
  白昼已尽,夜幕降临,冰虹“虹园”中的林木本为暮霭所笼罩,朦胧而迷离,月儿从稀疏的桐树间透出清晖,暮雾自消,幽人自辟蹊径,一曲抚慰风尘。在夜与日的奇妙边界,在如飘渺云雾般的和弦衬托下,“幽人的歌”仿佛天地间的第一束月光,带着银色的光芒倾注而出。旋律如月出一样缓缓上升,营造出生动的“星河骤见”般的气氛。
  初读冰虹诗《星河骤见》,“幽人”二字特别吸引我,让人自然而然联想到《易•履卦》:“幽人贞吉”,现多指幽隐之人,幽居之士。冰虹的幽人和《菜根谭》中所写“幽人”,大抵都是清健闲情之人,总能于“虹园”之中,“调素琴,阅金经”,夜雨翻书,晴日戏墨,“临池观鱼,披林听鸟”,“自在的时间”里汲一泉水,生一炉火,烹一壶茶,热闹反而狂乱了清欢的静美。花开花残,月升月落,虹园里清欢与孤独相行,正如陶渊明诗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在冰虹诗“虹园”的色调里,没有“原色”。诗中所呈现出来的颜色,都是经过诗人冰虹高明地调和过的。即使是很灰的颜色,也是有令人进入梦幻诗意的色彩,正是诗人冰虹诗中这种神秘色彩的变幻,才会让“星光和清澄从来都属于虹园”,才会让读者深深着迷,才会让喧闹红尘中的我们,也有幸在冰虹大美的“虹园”休憩些许时光。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