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布日古德
草长莺飞的北方之梦
——评晋铭散文集《枕梦北方》


  导读:诗人布日古德评论作品。


  晋铭不但是一个出色的编辑,而且是一个擅长散文、随笔的作家。她的散文集《枕梦北方》出版后,很有读者市场。这一本散文集通过散文家晋铭笔下的在场感受,用精准、细腻的笔墨绘出一幅幅呼伦贝尔、大兴安岭的风俗画。晋铭的散文视觉独特,在场感活泛,笔下的人物和故事灵动亲切、朴实、自然,既有雪落风吹、馨香、快活的愉悦感,又有五月、八月山花烂漫的心情。她的散文从生活的感受中来,贴近泥土、花草、贴近日常中不见经传的闪光的小人物,完全吻合了南北朝时期文学批评家刘勰“纷哉万象,劳矣千想。玄神宜宝,素气滋养。水停以鉴,火静而朗”的写作观。读晋铭的散文,读者的情绪很容易被另一种情绪所感染,那就是晋铭笔下散文里设身处地的山和水,人物和花草,动物和石头、草原大地和长生天。
 

  精准小人物,展现大胸怀
 

  散文集《枕梦北方》收录了63篇散文。这些散文中写人物的就占了32篇,超过了文集总数的一半以上。这一半以上的篇章,作家基本上是在记录生活中的平凡小事,用社会这些底层的小人物,突出再现、展示他们的大胸怀。像《爱是隐隐的痛》《月夜琴声远》《草原深处的琴音》等几个重要的篇章,均是晋铭在身边生活、工作的富矿里挖掘、捕捉到的闪光素材。

  从有韵为诗,无韵为文的角度衡量,晋铭的散文兼而有之。也就是说晋铭在文本、语境的表现手法上,注重语句、语境为笔下所描写的人物、以及真实的故事服务。她笔下小人物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小故事采用画龙点睛之笔笔巧妙、自然、有趣地展现出来。像《老人和鸟》里的推着车子去放飞小鸟的老人,《月夜琴声远》里的巴尔虎少女、收奶点的小伙子;《那山、那人》里的“山里通”等一系列小人物,这样的散文,具备了身临其境随意的在场性。

  精准小人物,展现大胸怀。晋铭笔下有的放矢,叙述、描写顺畅自然得体。并不是用新闻眼在复制。晋铭说“没有走出故乡的时候,森林是我的全部”。在这片大森林里,她提炼的小人物,总是那么有趣、有意义。像《黄花情结》里的种黄花老人,《那山·那人》里的“山里通”,《草原深处的琴音》拉马头琴的老人等等都是晋铭笔下的快乐人物。大山是孤独寂静的,森林是孤独寂静的,草原是孤独寂静的。但是这些寂静的的背景,一旦植入了琴音、故事、花朵,人物便具备了神性、人性,神性和人性有机的融为一体。于是作家笔下的草原、森林、大山就成为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幸福乐园,成为人们寄托理想向往和仰望的精神高地。

  《草原深处的琴音》写得很短,但是,里面拉琴的小故事非常有震撼力。本来就是一个草原姑娘出嫁的故事,通过晋铭的眼睛去观察、去发现,把一个很普通的小故事写得入情入理,细致入微。她善于观察,能够从细微之处发现闪光的情结。像《草原深处的琴音》里的描写“一只小羔羊走来,在老人的身边蹭来蹭去,不时用粉红色的鼻尖嗅嗅琴箱。”、老人拉的是草原名曲《乌尔图道》。“明月升上墨蓝的天空”老人琴声《乌尔图道》依然在大山里像泉水、溪流那样清脆地流淌着。这样的描写,实在、神韵、情趣、浪漫、为读者营造了一个遐想的空间。

  《祈福草原》是一篇隽永的美篇。晋铭这样描写道“年近八旬的玛拉沁夫背着双手,独自朝草原深处走去。我跟在老人的身后。老人走走停停,深深呼吸,仿佛在嗅着什么。我上前询问。老人说,‘我闻到了童年的气息,那么亲切熟悉,干牛粪味儿、羊膻味儿、花草的混合味儿’老人的眼里闪着泪光。值得一提的是玛拉沁夫是我国当代文学史上卓有成就的一位少数民族作家。他的作品充实和丰富了中国当代文学宝库,他不仅为内蒙古文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且也为我国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玛拉沁夫1930年出生于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他的少年时代是在科尔沁草原度过的。玛拉沁夫曾在哲里木盟的开鲁县读过书,他一直把内蒙古大草原当做他的家。上面晋铭笔下一段细致入微的描写,深刻地展示了一位资深作家的大情怀。因此,今天只有这样一些小人物呵护、深深地爱着我们的草原、森林、河流山川,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世界才是花团锦簇、魅力无穷的大美人间。
 

  精准小文字,释放大情怀
 

  晋铭的散文注重意境美。她的散文,注重语言的精炼和质朴。《枕梦北方》实质上是一位散文作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精神崇拜的方位。这一个“枕”字用得极为精确、灵动、意境深远。“枕”字之下有北方的吉祥和幸福、有家乡的温暖和酸甜苦辣,有乡愁的缠绵和留恋。梦象征着我们草原人,大山、森林里的人向往着美好的生活。“北方”这一个方位,诗人也好、散文家也好,特别是像晋铭这样生在森林里的大山深处、生活、扎根在草原城市的一位热爱生活的人,特质的生活维度空间,为她提供了一个展示文字、展示才华的空间和平台。《枕梦北方》意境深邃、辽阔,选材精当、每一篇散文都在随性的情感中。触景生情的情感给我们的读者带来了真实而亲切的享受。

  晋铭的散文篇幅短小,语句隽永,清新透明。而且富有哲理的金句能给读者留下极为深刻的想象空间。像“人如树,树如人。”、“你依旧拉着琴,浓重的雾气打湿了草原。”、“草原的小路就是孩子的脐带。”、“天边又红又大的夕阳里,留下了大雁的剪影。”、“音乐伴我前行,但愿如板行歌。”、“有的人父亲在身边,有的人父亲在心里。”、“雪夜如期。”、“人如鸟、鸟如人”等等都是唯美如花的句子。的确,晋铭的散文具备了老辣的文字锤炼术。

  一是这一部散文集你怎么读都有余味绵长的感觉。戛然而止的精短美文,像顽皮的儿童嘴里含着的一块糖突然含丢了,后悔不已。恰到好处的结尾意味深长,也像一碗酒,无论是酱香、浓香、还是清香,都具备了意境幽远、深邃绵长的感觉。对于读者来说,喜欢“茅台”的你就抓住一瓶“茅香、酱香;喜欢清香,你就悦读一篇“杏花村”。晋铭的散文小中见大,小花大雅,小人物大雅,小树木大雅、小动物大雅。小情调、大情怀的格局,正是晋铭热爱生活的根之所在。

  二是晋铭的散文之所以以小见长,主要体现在作家总是用第三只眼睛聚焦草原上、森林里、大山中那些看似司空见惯的人和事、花草和树木。其实,一个真正的散文作家取材的角度,镜头里要“曝光”的东西,往往被人不屑一顾的忽视了。而恰恰放在晋铭的笔下确是闪光的,伟大的,震撼的,唯美的。《枕梦北方》里收录的散文,六、七百字以上,一千二百字以内的就有二十一篇。这些精美的散文,如果不是作家长期的文字修养、历炼,如果不是长期的摄影家镜头的干脆、干净是很难以小见大、写出小人物大美、大雅的高尚情怀的。

  三是晋铭的散文笔下有物、不空洞、不说教,常常用很精美、精炼的语境,自然的回答一个很深奥的哲理问题。她笔下的人物信手拈来,篇篇具备了散文作品里唯美、普通的“这一个”。

  比如,《飘雪的季节》,作家写到 “冬营地棚圈里的马灯,守候着羊儿的梦。”、“草原的梦好香好甜。”、“洁白的毡房,是草原上的雪莲花”。《飞絮的时节》里“串串杨花落地,但杨树繁衍的使命依旧。”、《海的女儿》“夜色降临时,我枕着涛声入眠。”、“梦想着有一天能把另一片大海也揽入怀里,做海痴情的女儿。”、“鲜卑人告别了青山后,留下的是一个王朝;鄂伦春人告别青山后留下的是一片绿色。”都是围绕着“枕梦北方”这一个永远青春的主题。晋铭的散文从头至尾流露出一个散文家“随遇而安、随缘而行、随风而舞、随雨而歌”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大善大美情怀。如果说《枕梦北方》是一部散文集,我更看重它的深层次意义。那就是散文集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大好河山、尊重小人物的教育意义的主题。

  四是晋铭的散文无论描写还是叙述,总是注重语境的诗意化,寓意深刻;总是注重用诗意化的语句聚焦一草一木、一人一事。散文中的描写常常把读者带入一个三维、四维的空间。像《松林的早晨》开头和结尾的前两段、后两段的描写。《守望花期》的结尾、《秋叶秋雨》的开头和结尾,不但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或淡雅、素异、或浓烈灿烂的画面,而且每每结尾都为读者留下一把钥匙。当你进入回味咀嚼的状态时,梦已经真实的再现在你的眼前或者生活里。

  晋铭的文字锤炼功夫,可谓炉火纯青。表现在她的文本上,一是长期的记者职业性质,练就了她的干练,文字也不拖泥带水。二是多年的摄影家的眼睛,聚焦问题,从不跑光、漏神。像《红绿灯下》、《最后的精彩》、《灵性的眼睛》《阿爸的那达慕》等等,无处不在的流露出晋铭锤炼文字、惜墨如金的硬功夫。三是晋铭的散文总是为读者着想,为读者节约时间,让读者在最短的时间内尽享一顿地方风味儿。

  精准小文字,炼道、炼术、炼章法,晋铭已经形成了“晋氏”风格。这种风格并不排除、也不影响近几年来她一系列长篇散文、报告文学的问世和发表。

  还有一点须强调的是,晋铭的散文集用两个较长的篇幅,回顾、拓展了一下蒙古族、鲜卑族的历史和文化。《蔚蓝色高原的神话》、《青史与青山》讲述的是蒙古族、鄂伦春族的史话钩沉。通过蒙古族的一段神话历史、鄂伦春族走出山林进一步的诠释了鲜卑人、蒙古人、鄂伦春人的血缘关系。两篇散文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光鉴天地。
 

  晋铭散文的思想性、风格及其他
 

  晋铭的散文《枕梦北方》值得研读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她的散文形成的“晋氏”风格,恰恰以短小精悍的篇什、精炼独到的个性语句,唯美深邃的意境、大彻大悟的哲理弥补了抒情草原、森林、以及自我之空白。她的散文思想性是第一的。情感宗旨的要义是通过一篇篇精美的散文,以生动、朴实的小故事、唯美干脆、精练的语句教育读者热爱祖国、亲情大自然。以一花一草一木的朴素之心,团结起来,万众一心,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另一个因素就是散文作家以一个记者的身份践行了进百家、走千户的“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三贴近”。晋铭的这一个三贴近为她的散文《枕梦北方》夯下了坚实的基础。美国作家弗拉基米·纳博科夫在他的《文学讲稿》中说“风格不是一种工具,也不是一种方法。它是一个作家的独特品质及其他在他(她)的作品中的表现方式”。这一点上看,晋铭的天赋、灵感已自觉、不自觉的存在于她或长或短的每一篇散文之中。纳博科夫的风格论显然为晋铭的散文作品创作以及推陈出新划出了一条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的新界限。

  散文需要情怀,无论是小情怀、还是大情怀,这一个情怀都饱含在热爱之中。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强调“文艺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千条万条,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我们要通过文艺作品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引导人们增强道德判断力和道德荣誉感,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从晋铭的散文集和日常工作、生活中看,切入新角度、聚焦新事物、挖掘小人物,她已经是一位根植于草原、根植于呼伦贝尔不可多得的散文作家之一。晋铭也正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那样,积极深入生活、发现并挖掘生活中最有品位、最可弘扬的“富矿石”。

  文章贵短,美文、诗歌也是如此。但是越短的散文、自由诗,越能看出一个作家、一位诗人的为文之道。如果说,长、短篇散文都可以赞美的话,那么,我们首先该为精美的短文点赞。晋铭的散文短中见长,多视觉、多维度的白描、速写寓意深刻,思想明朗正是我们要借鉴和学习的;大自然与人类的和谐也正是晋铭笔下一篇篇精美散文要推出的宗旨。

  总之,这一次细细研读了《枕梦北方》,让笔者再一次验证了散文家晋铭的文如其人!
 

  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于锡林浩特
 

晋铭简介

晋铭:呼伦贝尔人。国家二级创作,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呼伦贝尔市广播、影视家协会秘书长,文学期刊主编。有作品在《民族文学》《散文选刊》《草原》《中国文艺报》《青年文学家》《人民日报》《北京晚报》《内蒙古日报》等国内正规报刊发表并获奖。著有散文集《枕梦北方》。

简介
布日古德(常用名:张黎明),蒙古族,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散文、歌词、文学评论作家;高级记者、记者站长。有大量散文、诗歌、歌词、文学评论等作品在《诗刊》《北方文学》《诗林》《词刊》《内蒙古日报》《中国国门时报》《中国文化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贵州日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奖。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长征三部曲》《黄河三部曲》《红海滩》。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