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张黎明
沙棘之歌——陈人杰的组诗《在高高的雪原上》


  导读:诗作者:陈人杰,1968年生,浙江天台人,现工作于西藏。曾获《诗刊》青年诗人奖、《扬子江》诗学奖、珠穆朗玛文学艺术奖特别奖等奖项。诗评家:布日古德,蒙古族,常用名张黎明。黑龙江哈尔滨人。诗人、作家,文学评论家、诗评家。

1、何去何从

我为那走失的小羊在哭泣
你为在公路上撞死的阿爸在哭泣
我们在哭泣
在高高的雪原上
在低低的人世间


布日古德点评:
看似迷茫,实质上诗人是以拷问哭泣的对象为核心,把人性善良、悲悯的制高点放在最可仰望之处。雪原、人间层次感喻意清晰。一个“为”字,介质感情鲜明,人间何不如此?


2、树  桩

树桩的截面上长出了新枝
砍伐过后,沉默曾长久捍卫过这里
日子坚硬,但一粒嫩芽撬开了它
也把朝圣者心中的孤独推动
 
世界在弥合它裂开的部分
在逝去事物的根祇上
寻找逻辑,滴着绿血


布日古德点评:
一个生命结束了,又一个新的生命在此长出了新枝。轮回是坚定的信念者的终极目标。逻辑之道是弥合,是新生。树桩是绝望后绽放新枝的根基。写景与叙述自然贴切,隐喻感强,诗短,耐人寻味儿。



3、岗  巴

藏西南,高原上的高山
金丝黄贡菊,艽野、冷凝的庇护
弹性的乳房


雀姆亚青,父山;雀姆雍青,母山
干城章嘉是远走锡金的子山
蓝天上娇嗔欲滴的雪乳
供晚归的岗巴羊吸吮,娇酣半边雪域银轮

    布日古德点评:
    以山为父,以山为母,亚青、雍青比喻准确,干城章嘉这一座子山是“二亚”的孩子。在这一组完全人性化的意境之中,“雪乳、岗巴羊、吸吮、银轮,以及金丝黄贡菊”全部活灵活现地呈现给读者。画面饱满,情感厚重。这样的诗潜在的“跪拜”暗含其中。

 
4、云

云在天上也站不住
石头总能落地生根
多少年了,有人想给云一个怀抱
有人想给石头一个家
——所有开始过的
都不曾结束


多少年了,云影从石头上滑过
石头被压进心底


布日古德点评:
其实,云和石头一样都是生命,都具备了个性化的性格。云需要温暖,石头不需要漂泊。以此看来,诗人的一个“想给”的“怀抱”和“家”便具备了诗人的善慈之心。一转笔,第二段以“多少年了,云影从石头上滑过,石头被压进心底”这样的句子结尾,蕴含深刻,留白的空间大,使得张力按照第一段的向度,回弹出空灵之音。


5、火

血液的火,在体内创造河床
燃烧的余生,被火的流水搬运
告别岁月里融化的冰


光芒在遥不可及处汹涌
把黑白相间的日子化作金色矿藏
西藏,金之华,星眸
一颗舍利,在火焰的足尖上修行


布日古德点评:
火与水,与冰本是相生相克的,可在诗人的笔下都是“血液”河床里的燃烧。火产生热量,火焰集聚光芒,西藏,修为、修行像一颗舍利子,终于成仙入境。
 
6、沙  棘

将盐碱地酿成红果园
教一只小蜜蜂采蜜


笨拙的啜饮
甜蜜就是蛊惑、伤害
而一株植物迷狂于爱的时候
让荆棘发出低低的吼声


布日古德点评:
盐碱地尽管贫瘠,但是诗人的构想水到渠成,很符合生活本真。那么,用这个“酿”字就是红果园的抒情目标,再贴切不过了。这里“教一只蜜蜂采蜜”,与下文“甜蜜就是蛊惑、伤害”使用的是叛逆法,对接罅隙和裂痕。正因为“迷狂于爱”,所以“酿”字才产生“吼声”!
 
7、石头在吃草

石头在天上吃草
草,要吃掉石头剩在人间的山脊


申扎的早晨是光线的神殿
一群牦牛来到草场
来到神留下的大厅里


布日古德点评
想象奇特,构思新颖。诗人在很平凡的石头、小草之间提炼出唯美、唯真的意境。结尾一段有空灵的世界进入尘世,最后突出了:神!


8、喊疼的树 

相对于无知
我们又知道什么
在羌塘,冰雪推敲着那些新栽的树
一次我经过
看见西风中喊疼的树
像浪子,被故乡那巨大的吊瓶维系
而它的身旁,是草
耸着覆霜的肩膀,在憔悴、消退
这世界,生存需要勇气
理想也许另有脾气
真理根本用不着氧气
稀薄的难求,为星辰辩护


布日古德点评:
生存需要勇气,生活需要脾气,理想和希望也需要勇气和脾气。诗人特制的脾气、勇气表现在一株株树木上。那么,疼是冰雪中、风雨里很自然的事。唯一不能替代的是,只要艰难地活下来,就必须面对现实,就要有勇气和脾气。脾气、勇气就是一个人的个性。一个没有疼痛感的人,不可能是一条坚强勇敢的汉子。因为“真理根本用不着氧气”。
 
9、曲登尼玛

岫岩间陡峭的烟篆
是朝圣者登天的古道
曲登尼玛,金刚太阳石
让我狂想怎样的坛城
将胸中的火燎向着冰柱投去
圣泉如少女
适合畅饮,更适合谱一支乐曲


跨国的雪山,灵府顿生神圣、荡然
疆域有界,明月无界
渊底,九头狮仰天长啸
跃上峻岭,眺望东方黎明

万古投以一瞥
峨岩上没有人间的历史
冰湖交合,若美人垂下眼睑
凝聚从流云到闪电的时序


我是谁,谁又最理解大地?
喜马拉雅皆在世界尽头
多情地,养我蛮荒之旅如汁
 
布日古德点评:
喜马拉雅皆在世界尽头,多么曼妙的诗句?一座跨过雪山,曲登尼玛“让我狂想怎样的坛城
”。诗人的精神世界是纯洁至高无上的。诗人用曲登尼玛喻意“我”、用“太阳石、明月、冰湖”衬托蛮荒、实质上是喻指一切大美、大气磅礴皆来自于原始的本真。曲登尼玛在一个多情的怀抱里是一支乐曲,明月无界,大爱无疆。
 
10、柏 

没有什么青可以代替
柏树的青
没人知道它和冬天的契约


侧柏并不侧向一边
扁柏也不是扁的
苦柏的苦味,往往
夹杂在香柏的香气里


不知道它的根怎样生活
只能想象里面也亮着灯
宛如谱系树
在不断分叉,像某种分歧
又统一于挺拔的固执


它被喻为长寿、风尚、高洁
但在古罗马
它们集体运送过死亡


布日古德点评:
新颖别致的想象,起笔就用了“柏树”和“冬天”。把它们用一个“契约”埋下一个未知的谜底的伏笔。“侧柏不侧,扁柏不扁,苦柏的苦味往往夹杂在香柏的香气里”。诗的立意高雅,端庄,排除了一切固有的观念甚至流言蜚语。这首诗直接拷问历史、观念,传统思维。可是江山一统铁板一块的古罗马也不如眼前的这一棵柏树。这一棵柏树连同它们“集体运送过死亡”。


11、矮脚牦牛

纵使狼群有温柔的舌头
你向死而生
为鼓作皮,献出了雷声


纵使狼群有怜悯的舌头
你向生而死
倔强的尖角戳破夕阳的血
苏醒的残肢在月光下炼制还魂
你仍活在自己的音阶上
活在脊椎骨统领的霹雳上
高原震动,你的一声声回响
让狼群惶恐
 
布日古德点评:
恶劣的环境能有牦牛、雪莲花,在这高原上说明了什么?“向死而生,仍活在自己的音节上,活在脊椎骨统领的霹雳上”让高原震动,让群狼惶恐,写得有气势。让在海拔度以下的人仰望着,匍匐着,嫉妒着,悔恨不已!
 
12、陈塘沟

穿越飞雪,便是陈塘
桃花也知苦寒来
比江南更解春意的渴望


沟壑,大山的小嘴唇
吊着秦腔,心事渐生辽阔
鸿鹄,安知博大
须一段比朋曲河谷更幽暗的低回?


贸易风从尼泊尔吹来廓尔喀弯刀
松月,锋刃上的眼眸
到子夜,释放万古一念之凉意


唯夏尔巴人额上星光
九眼温泉
九龙回日之垂泪,沐我于心
——人间几许幸福,词语白云之上
 
布日古德点评:
如果把陈塘看作是一个集市。那么集市上一定存在着尼泊尔“廓尔喀弯刀”。这样“沟壑,大山的小嘴唇”也一定会食人间烟火,也有喜怒哀乐和万变不变的信仰。天上人间,神与人并存的时候,既是我们期许的“几许幸福,词语(在)白云之上”。
 
简介
布日古德(常用名:张黎明),蒙古族,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吉林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人、散文、歌词、文学评论作家;高级记者、记者站长。有大量散文、诗歌、歌词、文学评论等作品在《诗刊》《北方文学》《诗林》《词刊》《内蒙古日报》《中国国门时报》《草原》《中国财经报》《中国文化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贵州日报》等报刊发表并获奖。著有诗集《苦楚》《鹰》两部,代表作《长征三部曲》《黄河三部曲》《红海滩》。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