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冰虹
冰虹,人类“诗歌之园”的“炼金术士”
——冰虹近作速读,抒情的哲理的


  导读:杨新刚: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文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潮及作家作品研究。

  著名诗人冰虹是一位跋涉在诗歌创作之途而且无比执著的诗人,在诗歌越来越不被商业化时代的世俗所重视的背景之下,冰虹的跋涉与执著显得更加的独特。我想创作诗歌的人,欢喜诗歌的人,心灵至少是很简约的,即使他们的言行与世俗中的庸常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故而俄国诗人普希金在《纪念碑》中说:“既不畏惧屈辱,也不希求桂冠,/赞誉和诽谤都要处之漠然,/更不要同愚妄之徒争辩。”同样还是普希金在《给诗人》中说:“你就是主宰:你要掌握自己的方向,/走上自由的智慧指引的自由大道,/要把你自己设计的作品精刻细雕,/这种高尚的业绩并不要求奖赏。”我想,这,就是诗人冰虹及冰虹诗歌存在的价值及其意义。

  自古以来诗歌就被誉为文学中的文学,有其区别于散文、戏剧和小说等常见文学文体的自身的独特性,诗人就应该有专属自我的表现题材及风格。冰虹是一位不倦的行吟者,她致力于属己的“虹园”建构,并且为“虹园”不断开疆拓土。冰虹曾经将笔触聚焦自我对情感的体验与感受,尽可能淋漓尽致地予以充分表现,近年来冰虹书写范围有所拓展,从身边事开始试图表现每个个体所托身其中的社会,社会的变迁,社会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也似乎成为其关注的对象。如冰虹组诗《2021星空下》:“虹与月亮星星墨蓝的雾交往/那些星星是滴泪的带着伤痕的仙女/吞咽着2020的呜咽焦虑/并在天空写下2021的序语//虹也闪着彩光在星空下舞蹈/驱逐着2020的恐怖和忧郁/祈愿人间清澈,弃绝人世之恶/还有地方供真、美、爱、幸福停泊//那些苦难结出的果实/要虹遗弃那个往昔的自己/让旧我在过往的懦弱中溺毙/新生的虹血流里涌溢出新生的春天//把真我呼出温暖放出丰饶飞出/充满无限空间的清风徐徐吹拂/轻轻掀开新春的面纱,丰盈的翼翅/翩翩着四海八荒的风和光芒//”。

  总览冰虹近作,会发现无论是表现题材、内容还是诗风均有常有变。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惯常的抒情类诗作和新出的哲理类诗作。

  一.

  抒情诗是诗人冰虹创作的强项,或者说最为出彩之处,这也是冰虹创作的主要特点之一。如《像风,带动着岁月》“倘若,你爱我/只像爱一团火,那么/火熄灭了,你/还爱什么?//倘若,你靠近我/只是为了从我这里拿取快乐/那么,快乐尽了/你又该怎么着?//我是你眼睛里的光芒/身体里的血液/可是,我并不想照亮你的信誓/掀起你的狂热//只想把你的爱/谱写成荡气回肠的歌/高兴的时候听,让快乐/由一个变成两个/不高兴的时候也听,让忧伤/由两个变成一个//或者,让音乐变成一条河/去浇灌你的田野;或者/让音乐变成一条船/载去我的寄托/一切都融在音乐里/像风,带动着岁月”。当是无意中耳中飘进的一首歌曲而引发的抒情主人公的无限情思。或是即将逝去的爱,或是飘摇不定的爱,过去与未来的岁月中曾经或将要充溢其人生的长途。不论是甜蜜忧伤抑或是深化沉沦,它将永远在那里,即使穷尽一切的办法,也绝不能够将其从记忆的相册中移除。故作轻松轻描淡写的一句忘却,无异于掩耳盗铃,更无异于自欺欺人。岁月之河永流,心迹潜隐,但还是会时不时地冲破心灵的地表,就像春天挡不住地要来到,就像草芽钻透土层,倔强地向天空射出一支稚嫩却锐利的箭。再如,《在月夜》“在月夜,我想/坐在风上去见你/顺便采集一路盛开的月光/多带些春夜的清亮//在月夜,我想/乘着风姿绰约的蝴蝶去爱你/顺便吸纳一些迷死人的清芳//在月夜,我想/顺着幽泉去看你/混同于蔓草、花瓣或山影//于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在寂静中秘密地回响/而月光/已替我弥漫过你在的地方”。静谧美好的月夜,令抒情主人公感到无上的欣悦与莫大的欢喜,面对如此的良辰美景,内心腾跃着妙处须与人说的想法,但这人又不是随便哪一个人,而是特定的那个人。举首仰望悬于天宇的同一轮明月,想到此时此刻的那个人不知其所忙为何?是否也能够如抒情主人公一样感受月下静谧与欢愉?一样闲愁,两处相思,日日思君不见君,只能遥寄愁心于明月;而“我”亦极其乐观地以为,对方一定能够感应到“我”所送出的殷切问候与隐秘致意。这乐观又似乎令人起疑,究竟是暌违日久,月下的伊人是否无恙,是否伊人爱的意志如磐石般坚定如蒲草般强韧?对伊人的一切质疑与不安都可以完全抛却,只要“我”在此刻能够一心一意地想着伊人就足矣。或皎洁或朦胧的“月光”、或骀荡或调皮的“风”、飞舞翩跹的“蝴蝶”、汩汩涌流的“幽泉”,冰虹诗歌通过灵动意象充分展露着安静却腾跃、静默却热烈的思念之情。还有冰虹诗《光,照着》:“我想象中的你也放着光/你的声音放着光你轻轻的吻/放着光/光在水边的空气中照亮我/的记忆/光照着自远而近是澄澈/的明朗/正好润开一只秋鸟的翠鸣/我静静听/我想象中的你放着光/光的长度/正好是你爱着我的长度/正好是你的温暖将我围拢的长度”。该诗抒发了抒情主人公对爱人顶礼膜拜俯首臣服无条件的爱情,即将自我完全消融在爱人光辉的包围之中,不再凸显自身,因为自我已显得不那么重要,抒情主人公渴望永远得到爱人的温暖的照拂与围拢。再有冰虹组诗《夏日魅虹.之三》:“隐于时光的秘密如暗花开放/既近尚远熟悉尚陌生/是人间没有的桀骜/翻滚的花香/飞姿比梦轻比云远/蔚蓝流辉的山水/冲开十面埋伏的红尘”。冰虹隐匿的心灵世界中盛放的神秘之花,似无色无味乃至无形,但根本上却无色而五彩缤纷、无味却五味俱在,无形却永续显现。再如冰虹诗《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从伤口长出的花朵,如诗般美/有泪,有雨,有雾,有风月/滞留在冬与春的间隙,她那/寻找光源的花红/簌簌而下的悲伤的香/向苦难抓取活着的根/虽历经百毒,心田尚青葱,明月依旧/依然不屈不挠地爱着高居王位的爱/她那半开的南山,携带唐诗宋韵/清风沁凉,山泉清澈,春城草木深/她有瞬间明亮的星空,幽静的光芒/神秘地诱惑美,这样或那样翻涌而出……/”。诗作写的凄美而坚决,无论遭遇怎样的磨折与苦难,对爱的痴守与奉献永恒不变。

  二.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冰虹是一位

  真正的诗人,其持续性的创作历程之中有常与变。常在于其诗心常青不老,诗泉汩汩永流,具有抒写心灵律动与表达自我的永恒欲望;变在于其诗歌表现题材、主题与风格的变化。从精神的层面说,人的成长永续不止。因此,人的精神状态,不能总是一成不变,或是认识的高度与深度在逐日增高与增强,又或是内心原本明白清澈,而今却迷惘错杂。诗人冰虹的诗歌题材与风格的新变,或是冲破固有的困境与模式,或是在诗歌王国中开疆拓土。冰虹诗风的改变,就客观效果而言,要么鸢飞唳天,九霄腾云,浩大空灵;要么雀跃柔草,微尘起舞。从诗人冰虹的成长过程来看,年少青涩时常常乐意展示自我生命力的跃动澎湃动能无限状态,也更愿意表现情感激流的狂放不羁与诗心湖面的波光粼粼,但经过岁月的磨蚀与时光的淘洗,当然,随着生命中浮躁的渐渐被沉稳所置换,喧嚣被宁静所替代,冰虹逐渐陷入沉思与玄想。这常与变,其实都源自诗人冰虹的赤子之心。“什么是艺术的使命和目标?……用言辞、声响、线条和色彩把大自然一般生活的理念描写出来:这便是艺术的唯一而永恒的课题!诗情的灵感是大自然创造力的反射。因此,诗人比谁都需要研究物质与精神的本性,爱它,对它发出共鸣;比谁都需要使灵魂纯净而贞洁;因为只有薰香沐浴,具有大丈夫的智力和婴儿的心的人才能踏入它的圣殿……”([俄]别林斯基:《文学论文选》,满涛辛未艾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年版,第19页。)

  就读冰虹目前的诗歌,分明感受到了冰虹在尝试做出某种改变,冰虹是在挑战自我——偏离业已熟悉的题材与主题,将驾轻就熟炉火纯青转向陌生与跋涉,这无形之中增大了其创作的难度系数。个人以为,诗人冰虹的抒写正经历着从生命的高蹈向内在玄思的呈现的新变。换言之,冰虹在进行抒情诗创作的同时,也在进行着玄思诗的创作尝试。抒情诗与玄思诗虽是两种不同色彩的玫瑰,但各有各的馨香与芬芳。虽然不存在孰优孰劣的问题,但两者创作还是有较大差异。一般而言,玄思诗的创作难度更大,尤其是意象高度契合的玄思诗更是难以轻松出之。因为哲理诗往往表达诗人形而上的思考与求索,诗行外在的明显变化是从现象层面跃升到探寻本质事物的层面。因此,玄思哲理的传达与主观情感的表现相较而言,似乎更难一些。不仅仅与诗人逐日增长的经验阅历有着根本性的关联,更是诗人逐渐深入生活肌理和生活真相所获致的感知、感受、感念和感想的表达,并在在此基础之上,进行进一步的提炼与概括,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冰虹不愧是人类“诗歌之园”的“炼金术士”。诗人内心之中,往往由现象的与本质的、情感的与理性的、心灵的与逻辑的诸多因素所纠合与错综,情感的复杂性与理性的清晰性、现象的丰富性与本质的简约性、心灵的幽深性与逻辑的条贯性,经常处在不休的缠斗之中,如何更好地表达诗人对社会生活和个体生命的感悟,确对诗人而言是个巨大的考验。即使如此,冰虹还是迎难而上,开出了一片新的冰样晶莹剔透的“虹园”。玄思这类诗歌的创作需要创作主体在深度体验的基础之上,感悟自我生命与宇宙万汇、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以及社会和他人交往过程中的心得,只不过是这心得更多是形而上的思索。这些诗作中无疑包含着诗人的宇宙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进而展现其是非观、美丑观。冰虹的这些优秀的哲理诗作,能够展现创作主体思想穿透力的深度,展现其睿智与机敏,创作中依然跟抒情诗作一样,做到了思与象谐,思因象立。换言之,依然通过意象来完成其哲理玄思的表达。同时,冰虹的哲理诗与抒情类诗歌相比较,在诗艺的表现方面,也发生了较大的改变,诗歌主旨的表现由汪洋恣肆而简约内敛,诗歌主题却更加纯粹而醇厚,表达的方式由直接而让位于含蓄蕴藉。如冰虹诗《人生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人生》:“对于我/一个字就能把/满夜的黑覆没它是爱/一滴泪就能让/冬日的大旱泛出水波/我每次从梦中经过/都会改头换面把/窝藏不幸的地点兑换/于是好时光如瀑布落下/在悠悠岁月中时时带着我/替我证明/人生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人生”。这,无疑显露出诗人冰虹转向的明显企图与痕迹——从生命的高蹈心灵的律动向内在玄思哲理的呈现。

  新变,意味着新的转机的到来,诗人冰虹用独特的诗心构筑的“虹园”,愈发百花盛放异彩纷呈美轮美奂。

简介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