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崔荣德
是不是好东西大家都知道
一一读崔荣德诗歌《好东西》


  导读:崔荣德诗歌评论,作者:(重庆)王丽宏。
  和崔荣德认识,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时我们一起去首都京西宾馆参加祖国好华语文学征文大赛颁奖典礼,一起去登八达岭长城,朴素拘谨的他好像没有什么言语,可是一旦打开他的话匣子,他滔滔不绝,足足可聊几个小时。那晚我们在大赛组委会为我们预订的宾馆里聊起了诗歌也聊人生,他说他来自重庆酉阳乌江河边一个乡村小学,二十多年的代课生涯,艰苦的生活没有磨灭他执著乡村教育的雄心和意志,我问他是什么支撑他坚守乡村教育这么多年,他说是他的诗歌。
  后来我在百度上搜索崔荣德这个名字,哇噻,符合他身份的辞条竟有上千条!于是,我非常庆幸能与他这个重庆名人相识,于是我们就有了后面的往来。
  酉阳这个地方我虽然不是很熟悉,由于喜欢文学的缘故,因此也有一些文友,从他们的交谈中,知道长期居住在酉阳的,除了冉仲景、杨犁民的诗歌稍有名气外,就要数生活在后坪偏僻乡村小学的崔荣德了,他不但诗歌写得别具一格,而且对语文教学研究也有一定的造诣,短短的几年,他先后加入了重庆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我真不明白,他这些身份对他的生活环境竟然没有多大的关联。
  前不久,我和他通了一次电话,问他在诗歌和教育上做出了如此多的贡献,怎么不改变一下环境呢,他淡淡地回答我,在哪里都是教书,乡下还清静些,况且现在五十出了,什么都是过眼云烟。我放下手机,心里什么话都不想说,我明白,崔荣德只能生活在他的文字世界里。
  昨天,我又点开崔荣德的QQ空间,在他的空间日志中有这么一首诗《好东西》,这首诗虽然没有几行,但很快引起了我的阅读兴趣,“有一种东西/细娃不要 大人要/这种东西肯定不是/好东西",这种东西是什么呢?绝对不是玩具,只有不是玩具,细娃才会不要。在大人眼里,细娃要的玩具肯定不会是好东西!这也是诗吗?哈哈,崔荣德莫非把诗歌当成口水了吧!本来我不想再读下去了,但想到前年7月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读过一篇关于崔荣德诗歌研讨朗诵会的消息,文中有一句“与会评论家认为″崔荣德诗歌″叙事彰显棱角,语言暗藏锋利",难道他是借"这种东西"影射其他事情吗?我继续读下去“有一种东西/大人要,细娃不要/这种东西,也不是/好东西",啊,在有点意思了,这时头脑中好像突然闪现一种什么似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现象,在我眼前时隐时现,“大人要,细娃不要",大人比喻什么,细娃又比喻什么,我似懂非懂,如坠雾里了,怪了,刚才认为是白水的,现在倒朦胧起来了!我冥思苦想,仔细搜索,哦,这个东西不会是在说时下某些用人机制吧,"大人"好比主管部门,"细娃″就应该是"基层″,主管部门通过招聘考核分配到基层,但基层个别领导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人定会处处被穿"尖尖鞋",长此下去,生活环境会让他在芸芸众生的眼里早已不是″好东西"了。只有是上下一致认为这个人好,他才有一个宽松的环境,发展业务,提升自我,"只有细娃要,大人也要
/的东西,才是/好/东/西"。
  通篇读完这首诗后,我觉得崔荣德诗歌的风格,确实有别于他人,他的内心世界不是生活的傍观者,他秉承诗言志这一亘古不变的真理,把当今生活融入诗歌的字里行间,已走向了更深层的空间,难怪去年7月18日酉阳县委陈文森书记在全县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还专门点名称赞崔荣德诗歌创作上取得的显著成绩。
  其实,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也就越是能造就一个人的优秀品质,崔荣德在乡下兢兢业业教学,勤勤恳恳写诗,他从没有报怨生活,相反,还滋养了崔荣德诗意的人生,从他近几年发表的诗歌,我相信,他还有更广阔的诗歌空间,我们期待着。

       2019年12月4日写于上海

附:

好东西
 (重庆)崔荣德

有一种东西
细娃要,大人不要
这种东西肯定不是
好东西

有一种东西
大人要,细娃不要
这种东西,也不是
好东西

只有细娃要,大人也要
的东西,才是


西
简介
崔荣德(1968一),重庆酉阳人,苗族,笔名仁之,网名千年乌杨,乡村教师,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诗歌创作并创办私立中学,2004年12月结业于鲁迅文学院。在乡村任教近30年来,先后获得“时代开拓最强者”“语文教坛明星”“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作百名最具活力诗人”等荣誉称号。现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国萧军研究会大众诗社理事、华语红色诗歌促进委员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