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黎阳
静物(组诗)


  导读:黎阳,曾居天津十年,现居四川。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及获奖若干,作品入选多种选本。2003年荣获“中国金号奖”天津赛区银奖。

liyang003.jpg

 一个拔了牙男人不再完整

 
从阵疼到摇晃,这座生命的桥头堡
已经不再坚固 有些偶然的念头不断推翻
尖锐咀嚼的初衷
 
成熟的代价除了白发
还有无法尖锐下去的牙齿
哪怕一颗毫不重要的智齿
也会背叛
 
一个拔了牙的男人
拔掉了伤痛,也拔掉了完整的记忆
抱残守缺,或许是所有幸福的根本
 
一个拔了牙的男人
不愿意开口,只是默默地聆听
那些关于幸福的说辞
 
一支铅笔在岁月的指尖涂抹远逝的光阴
 
这支笔的青春留在生活粗糙的纸张上面
沉甸甸地缀着光阴越来越多的斑点
故土的余温,也留在那些涂抹过的痕迹上
是一种方言,或者也是留在空气中的回音
 
午后的阳光站在笔尖上缓慢地舞蹈
从另外角度看是呻吟过后片刻安静
孤独地守着一寸光明的选择
下一笔或许足以慰及余生的潇洒
 
一支笔躺下去的时候,岁月也就安详了
再也不用把圈圈点点的琐事放在嘴边
只有这一刻,你才能看懂
放下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一只玩具狗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他一动不动地关注着各个频道的消息
偶尔被插播的公益广告伤害一下
更多的时候,会被一集又一集的连续剧抓着
被那些曾经的记忆抓着
 
他趴着,趴在生活之后
不理会那些措辞不清的笑容
更不理会酒后踉跄的步伐
他只是趴着,等人掀动沙发才动一下
 
没有谁记得他来自哪里,我知道
几乎所有人忽略的我都知道
这只玩具狗的命运,就是趴着
趴着,等待岁月的尘土埋过他的头
 
 
 
 
       两百年的座钟,还有美妙的声音
 
如今他坐在那里了,在孙女的房间
这个两百岁的老家伙又有了自己的位置
 
爱人莆田的阿公走了,他跟着爸爸
来到成都,在我的正厅坐了下来
 
我的女儿喜欢用手去碰他的身体
美妙的钟声,会环绕着我们的身体
也缭绕那些被忽视的时间
 
如果有天,我也走不动了
我想也坐在那里,看着女儿和她们的晚辈
从我的面前走过
 
          
 
 
 一阵风撩开笔记本的扉页
 
他记了些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有记
他的前任主人离开后
就留在我的面前,我没去翻开过
 
这时候的一阵风多么重要
他撩开了这颗关闭了很久的心扉
哪怕这颗心已经落满厚厚地灰尘
 
你看一眼就知道
他上面没有文字,没有一点墨汁
或者留有主人的指痕
或者留着一枚春天的花瓣
简介
黎阳(1974-),原名王利平,黑龙江讷河人。曾在《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绿风》《中国诗歌》《扬子江》诗刊《诗林》《诗潮》《诗江南》《中国诗人》《文艺报》等国内外200家报刊发表作品,获奖若干,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诗歌精品选》《黑龙江文学大系-诗歌卷》《东三省诗歌年鉴》(06、07卷 )《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6卷》《2017中国年度好诗三百首》《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等多种选本。曾获2016年川东文学奖、2017年巴蜀文学奖,2018年《海燕》签约作家。出版作品集《成都语汇—步行者的素写》《情人节后的九十九朵玫瑰》。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