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贺文键
孤独行走于大地(外一首)


  导读:“已经好多年/ 没被一个女人好好亲过/ 也没有好好亲过一个女人/ 难道这就是生活?”这是诗人的心语,也是当代城市人们现实状况……
 
《狂想·爆裂》之一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年
 

一个孤独的孩子
成长为一棵流浪的大树
从天的这头
走到天的那头
穿过旷野   大山  河流
平原   沙漠
曾经以为大地并没有尽头
长大才知道
大地尽头是海
海的尽头又是大陆
如此反复
就到了出发的原点
他在寻找什么
影子是他唯一的伴侣
 
他的根
始终留在故土
汲取着
一切值得吸取的养分
满身树叶
长成了明亮的眼睛
凝视一如风筝的线索
思想的果实
逐渐成熟之后
在人生的秋天   终于
定居在一座叫长沙的城市
然而    寻找并没有结束
 
他并不知道
这一辈子在寻找什么
许多人在陆地和海洋
来来去去    忙忙碌碌
走的时候还不是两手空空?
也许   你去问他缘由
他的双眼木然
许多理由
悬坠在眼角旁闪闪烁烁
最终才明白
所有的渴念并不重要
一切痴心与妄想
撒开之后就没有回答
 
如一粒灵性的种子
随风而去
种子的归宿何必弄清去向
走过
寻访过
就是此生美好
 
2020.10.13
 
 
爱的宿命
 
让我悲恸欲绝的女人
就是那么一个人
我只愿忘记
她的无信与无情
我愿意悄悄地离开
祈祷着
一个从来没有过爱的人
是无法学会爱的
我希望着 用我的爱
带给她爱的感觉和幸福
 
已经好多年
没被一个女人好好亲过
也没有好好亲过一个女人
难道这就是生活?
生命的价值在哪里体现
人为什么活在世上
飘泊异乡  
挣扎在生活的旋涡
挣了那么些钱
又是为了一些什么?
 
为什么不能忘记
忘记往昔
那些相逢   相聚
每天象针一样扎着我的心
天地这么宽阔
为什么
就让我遇上了你?
这是什么样的机率
比中奖还要神秘
难道
这就是我的宿命
 
当秋天来临
落叶一层层覆盖
夏蝉沉寂
萤火虫瞎撞去了何处?
原野苍凉
当秋风秋雨挥之不去
许多心事如野菊般绽开
冷暖寒凉
喷散一阵阵暗香
在深秋的昏暗中
一个人在路上
只怀着
果实般殷殷的祝福
 
2020.10.11
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