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贺文键
死亡告白(组诗)


  导读:“眼角滴落最后的泪水 / 并不是一种悲哀现象” “因为存在过/也就不为毁灭而痛惜/因为幸福过/也就不为苦难而悔恨”

 

末日来临 
 
当末日审判到来
我走到上帝跟前
过失不可遮掩
我的一生没作任何修改
成了不可饶恕的理由
 
也许  上帝
会把我下在地狱
而我被押下时
还高声大笑
在炼狱的火沼中
与魔王撒旦对饮毒鸩
永恒地死去之前
眼睛里却满阖着
香甜的泪水
 
因为存在过
也就不为毁灭而痛惜
因为幸福过
也就不为苦难而悔恨
 
 
 
太平间来客 
 
在酒馆中麻醉不醒
之后  医生
嘴对嘴教会我许多法门
他的捶击让我灵魂出窍
终于  我被推进了太平间
里面住着
许多陌生的朋友
 
没有饶舌的人打扰
自由自在  毫无拘束
聊起外面的经历
哄笑中都很淡漠
 
癫狂
是最人性的体现
遥远的亲属
总是少见多怪
 
眼角滴落最后的泪水
并不是一种悲哀现象
笑声之外
包涵了
某种最沉痛的体味
这是悲欣交集的境界
 
我常常在生与死之间徜徉
去太平间做做客人
投机一些身份  捡拾一些故事
让我尊敬的是那些
没有面孔的人
 
不信  请你在夜晚
去太平间听听壁脚
有许多无法言传的经验
值得生者传扬
 
 
殡仪馆所见 
 
在殡仪馆中
伫立有许多面谱
象牌桌上排列整齐的老K
打着沉重的领结
石灰质的表情不可熔化
俑人的眼睛里
没有瞳仁
 
从子宫滾落世界
一路颠儿颠儿走到这儿
说容易也容易
说不易就很不易
几十年里程
用光年来纪年也无不可
 
还没到海
河道已然干涸
仰躺的人是一条季节河
重复着先人的轮回的命运
哑然地沉思着
一个斯芬克斯的谜语
 
那些
被河水奶大的鱼们
早已经进化了自己的双鳍
习惯生存在冷库中
殡仪馆的音响
释放出许多绿头苍蝇
缓缓地萦绕着
僵立的他们
 
 
骸骨 
 
生命
从哭声开始
生下来
是否预兆不幸
 
每个人
注定归于尘土
再多的疼痛和幸福
注定被时间遗忘
 
我的骸骨
某天被后人掘到
他用食指弹弹
铮铮有声
 
 
墓 园 
 
墓园  一个港湾
许多被生活打烂的船
在这里翻覆
他们拥有不同的吨位
 
总有一些细碎的好奇
在船壳之外
撞成美丽的浪花
他们渴望晓
船壳之内的故事
是否精彩
 
有一日
他们散步走进船去
再也没有回来
 
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