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贺文键
春天是支爵士乐(组诗)


  导读:“大雨如注的夜晚/天空敲过一串架子鼓/一切生物都踩着某种节奏旋舞着/春天
春天是一支爵士乐”

《爱情与春天降临》  

冬雪掠过原野
留下濡湿的面颊
稚拙的春花
在枝头撅起一张小嘴
蜜峰
你是否探测到幸福的气味

推开折叠的岁月
推开白内障眼眸中的阴翳
推开遁迹藏身的甲壳与盾牌
寒冷留下的伤痛
融化成一脉无声的泪泉
盆景中那株肢干折裂的残骸
沉默中又泛起一片绿晕

想象你笑着舞来的姿势
你的吻喷射着阳光的热浪
你的笑具有起死回生的魔力
撩起缤纷乱头的同时
你也撩起我脉管里的旋涡
这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等待燕子捎来爱的口信
活在和风的拥搂之中
怀着一腔蜜的感动

你的降临
是一颗恒星来到世上
给这个季节带来珍宝般的喜悦
点燃了
埋藏在我胸中
孤独了千万个世纪的煤层


《情人与子孙》

揣一把疏松的泥土
一如揣着一把情人湿漉漉的柔发
蚯蚓顺着我的掌纹一路亲吻
在水田的格局里
与大地的胴体亲近
领悟到先人在稼穑中的快感和幸福
这是鲫鱼和泥鳅梦寐以求的境界

一位合格的农民
必定是一位合格的丈夫或父亲
同时也是成千上万株稻穗的统领
他的号令具有不能抗拒的威力
黎明或黄昏
挥戟扬戈的英姿叠印在天幕上
翻动脚下这部史册的页码
锄与犁是含情脉脉的手指

水稻和农民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秋天 它们整齐地列队在田野上
身披一身黄金锁子甲
这一望无际的方阵
蕴含着大战前的壮美

风中 没有送行的酒浆
只有一片喁喁的叮嘱之声
好一批壮实的身板呵
它们整春整夏从原野踢踢嗒嗒走去了
一个也没有回来


《春天光顾大地》

当那些被太平洋放牧的云朵
载来鲸鱼庞大的问候
大地 因为情人手指
一次不经意的触抚就绿了
山岗 河流 树木
还有闲居农家的诗人
都绿成一块一块翡翠
绿成想象的一个部分
这是上帝没法体会的幸福与快感

树根在深究雌性土地隐秘的同时
农民也在深究历史的册页
空气 是一种漾动的水
活在阳光中
就像一条鱼活在液态的时间里
庆幸休眠的冬季
还保存了一个完整的梦境
抵达春天码头的人们
怀念着溺毙在岁月深处的水手
             
 
《驶过洒满月光的原野》

码在硬卧车箱的床架上
做着折叠的梦 
客车用圆腿跑过原野
月光透过车窗
温柔地打着每个乘客的耳光
不由想起少年时一个熟悉的女孩
我曾经试图征服她雕像般的坚贞
结局是一记凶猛的响亮

在汽笛的慨叹中已是人到中年
青春是一朵凋尽花瓣的骨朵
美丽的往事无迹可寻
她的一挥之间修改了我的一生
从此    我一触碰到月光的毫发
就发生严重过敏


《春天是支爵士乐》

掀开一层层雨帘
走进春天的腹地
鲜亮的水泥街道如一片濡湿的绿叶
斑驳的蘑菇群顺着指示灯流动
每一件风衣之后密布根须
每一套百褶裙后萌发芽苞

城市以拔节的速度生长
我是其中一枚松针
那只穿牛仔服的啄木鸟张开翅膀
沿着我两道眼光的轨道飞来
在我的嘴唇上啄食爱情
我的誓言就是古松的誓言

街道的尽头是一棵摩天大树
枝桠上有我们的窠巢
墙纸上挂满红枫构成的图案
席梦思柔软如草地
大雨如注的夜晚
天空敲过一串架子鼓
一切生物都踩着某种节奏旋舞着
春天   
春天是一支爵士乐
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热爱书画创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戏剧《孔丘与阳货》、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戏剧春秋》《艺海》《理论与创作》《中国青年报》《星星诗刊》《绿风》等发表100万余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戏剧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