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赵振王
剑川雕像(五首)


  导读:有27年军旅史,曾任武警某部政委等职;曾就读鲁迅文学院第四期高研班;云南能投集团作家协会主席。作品多次被译成彝、蒙古、维吾尔、景颇、傣、傈僳、藏、朝鲜文发表。先后出版诗集《生命线》《我从哨位走来》《口令之上》《红土之上》《公仆本色》和散文集《橄榄鸽》《同路人》等7部。主编报告文学集《云岭哨兵》(云南民族出版社)和《战场静悄悄-武警缉毒缉私篇》(军事科学出版社)2部。

赵振王.JPG

狮雕
 
 
3268只,狮子或狮纹
在剑川岩场沟
成旅的建制
埋伏于山水间
伺机俘获日月星辰
彰显千狮队伍的磁力
 
一座狮山,绝非虚名
制高点上的狮王
巧用四季风
每天,向自己的部队
发出特有的号令
 
萦谷绕涧的音符
千百年来,让千狮山
儒雅优美地活着
满贤林的雕艺
弹奏着历史的雅曲
软化狮的雄威
 
进山那天,急促的呼吸
和着松涛起伏
在同一个强大的节点
我与狮山一道脉动
瞬间里,就成为
能与狮们对话的朋友
 
抵达山巅的途中
听得见起源于东汉
历经魏晋南北朝
再漫过唐宋元明清
那些雕琢石狮时
回应于岁月深谷
沉闷却动听的敲击声
 
锤子,锥子,凿子
子子坚韧不拔
敢叫坚硬的石头
变作站卧俯睡醒醉
千姿百态状,演绎着
静美与绝美
狂傲美与形象美
 
久久回望,视野里
布满太多元素
久远与现实交错
自然与艺术相融
威严与强大凸显
 
带走承袭中的血性
营养我歪斜不一的脚印
教化我起伏不定的念头
镇定我急躁不稳的情绪
 
千狮山,隐逸于身后
亦如雄性的须眉
再若雌性的妩媚
一缕缕石刻的幽香
凝为文献的美词
飘逸于名邦的上空
 
 
 
佛雕
 
禅修中的道场
佛,像一盏灯火
在人的内心
发着柔美不绝的光芒
风来雨去,不熄灭
 
佛雕,佛香,佛音
佛香生出的心香
化解众生心结
积德与行善,一条路
走着的两匹驮马
运送辽阔的真善美
 
去的人,必经那道门
肉躯从门里跨出来
从此学会呼吸
接受阳光的恩典
听风,从门口吹过
看雨,从门口洒落
闻稻香,从门口飘过
 
石刻的纹路
有物象列队走着
南诏国,十三代王
遴选两尊镇守
指挥世袭的兵马将士
守山守水守天地
 
有意象列队走着
滇西疆土的魂
从未丢失过一兵一卒
都活在历史事件中
南诏,不是虚化的国度
 
被风引来的微笑
紧贴在佛的脸庞上
幻化缥缈的佛光
普照温暖众生
亮了凡间
一个又一个暗夜
 
 
 
 
木雕
 
——“丽江粑粑鹤庆酒
剑川木匠到处有”
这,口传的匠人形象
血肉丰满地活着
极强的画面感
激活空前的史话
和绝美的诗画
 
剑川木匠
能让任何的木头唱歌
剑川木雕
可叫所有的木料舞蹈
 
木匠的双手
十指,造化艺术
不同形状的木头上
留下笑容、表情、步态
栩栩如生不断代
 
平凡的木匠
镂出八层空雕花窗户
纹路,便是心路
一路走得从容
一路,汗血飘香
 
透过心血香味
忆起家里一只木箱
我入伍前两年
剑川父子,木活做到
我穷乡僻壤的老家
 
父亲提议:让两个儿子
——“打个老友”
我的父亲乐呵呵应了
一只大公鸡
一炷香的缭绕
磕三个头的时间长度
就捡的个木匠老友
 
时光碎片,随木屑落下
依然一地的新鲜
依依惜别,后并再未联系
那个年代的交通
那个时日的通讯
断了我们结拜
 
一只木箱里
装满了短而悠远的友情
装满了一生遥念的剑川
 
 
 
水雕
 
湖水,用波纹雕琢自己
岸柳婉约地歌吟
涟漪,剑湖动情的语素
点化大滇西
高山的坚硬与不驯
彩云的变幻与飘逸
 
湖面上,动听的桨声
母爱般喂养着
剑湖深处的故事
鱼群悠闲游弋
鱼尾摆动中的情话
让剑湖妩媚动人
 
退耕护湖,属于情话里
感人的细节和篇章
渔人种下的网
逐渐在岁月的风中
失去网的功用
 
剑湖的风浪
通透着,让污染源
远离湖水和湖岸
鱼米之乡,不再是一个
浪得虚名的称谓
在滇西北的崇山峻岭
高风亮节地傲立
 
剑川,最大的水雕作品
被雕在剑湖里
退耕保湿,湖被人间
暖暖地呵护
这一雕琢技艺
需要胆量和魄力
 
 
 
魂雕
 
一把传承中的刻刀
横在岁月切面上
大写意的剑川
一个历史的尤物
引来的往事,安顿了
滇西北静美水土
 
赵蕃的雕刻技艺
略胜同乡艺人
雕于神州的“攻心联”
不战且为最佳之说
远远超了剑川的海拔
刻下一个人类高度
 
——“满城皆赵字
无处不藩书”
手书抄录大观长联
至今,墨香弥漫南高原
二品官阶入云端
魂依然,志气依然
 
介庵总纂《云南丛书》
石禅老人魂之所系
云南大地魂之所在
剑川生出的大魂
威震大滇沃土
 
剑川的每一个角落
散落民间的石头
木材,乃至悬崖峭壁
再到一湖之水
刻满生命之美
深雕着呼吸之美
 
刻刀之下
艺化的生命不枯朽
刻刀之上
均匀的呼吸坦然而立
刻刀的纵深处
低调发声的雕件
表现着人的悲欢离合
 
石器、新石器、青铜器
久远的呼吸声
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下
均匀地喘息
发着历史优美的微鼾
 
站在剑阳楼
听风铃诵经般地
吟唱着远方,那是给
久远的雕艺叫魂
这片土地,不用假想
任何的一个工艺品
都标注着大美的存在感
 
掏心掏肝的佛
让生者揣着心肝回程
绝不空着双手
失落地回到宅屋
长叹生命短暂 
 
玉津桥的沙溪味道
铺满一条悠久的早街
古镇里,萦绕着宝相寺
传来的福音
 
历史的厚重感
托举起雅俗共赏的土地
剑川的一切
都历经精雕细琢
一切的剑川
都是物化的艺术品
 
剑川的魂
注脚在于“刻”
剑川的魄
释文就是“雕”
简介
责任编辑: 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