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赵振王
赵振王:墓地上的诗歌


  导读:  居然,祭奠活动的尾声是以自己在杨善洲的墓地朗诵长诗《公仆本色》的开篇《生命亮色》落下帷幕,这是事先没有准备而即兴增加的内容,在场的人泪雨潸然。
  因为创作长诗,与老书记的在天之灵结下不解之缘。这辈子已经
  居然,祭奠活动的尾声是以自己在杨善洲的墓地朗诵长诗《公仆本色》的开篇《生命亮色》落下帷幕,这是事先没有准备而即兴增加的内容,在场的人泪雨潸然。
  因为创作长诗,与老书记的在天之灵结下不解之缘。这辈子已经走不出老书记为我们构建的精神世界了,杨善洲是纯粹的人,我却没有能力为他写出纯粹的诗。此次去祭奠老书记,避开大亮山蜂拥而至的人群,专程到大柳水扫墓。这是清明节前就决定了的事情,原委很简单:作为《公仆本色》的作者,在长诗公开发表后,心中顿起把长诗的样刊烧给老书记的念头。清明节,搭了顺风车回老家祭祖,而到大柳水为老书记扫墓的行动是在清明节后的事。
  预想一个人静悄悄地前往大柳水,可半道还是遇到几拨祭奠杨善洲的人,在这个泪雨纷纷的季节,想念老书记的人远不止我一人。我的步骤就分三个:鹅黄的菊花探着传统的头,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向墓地;三炷在很久前从鸡足山带回保山的香,被带去烧给老书记;长诗样刊,都是近段时间收集的起来的,有《施甸文化·共产党员的典范——杨善洲》特刊、《保山日报·文化周刊》、《云南日报》、《边疆文学》等。青烟飘过青松健长的山岚,飘过心里静默的祈祷空间,也飘过老书记60年坚守的精神家园。
  整个鲜花、进香和焚烧的过程里,咸咸的泪水在眼里打着转转,却被强忍住没有流出来。我知道,静谧且庄严的墓地,经不起泪雨狂泻的泼洒,不能让老书记的家人再流过多的泪水。在场的人与我一样,在哽咽中谁也没有哭出声。
  近一个小时的活动,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最后,一群人站成三排,立于墓前给老书记鞠躬。三鞠躬后,我突然起了给墓中的老人朗诵一首诗的念头,用声音弥补一下烧尽长诗样刊时没有声音的遗憾,也就提出朗诵的要求。然而,问题在眨眼之间冒了出来,被忍了又忍的泪水一下子就奔涌而出。心里在想,泣不成声的状态里我还能朗诵诗歌吗?在断断续续中我说:“老书记,今天特意来看望您,为您写的长诗已经烧给您了,写得不好,您多原谅。”随之,朗诵了长诗的开篇《生命亮色》。在我哽咽不止的朗诵时,老老少少就下跪在老书记的坟前,就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把“一位公仆走了/给我们留下一部教材/标题不长/就一行简洁的文字/为人民服务/没有尽头……”
  第一次在墓地朗诵诗歌,虽然,哽咽中的节奏不均匀,时高时低,时断时续,却还是完成了一次特殊的朗诵,也不知道老书记可否听懂了浓重的彝人普通话,然而,我却如释重负,从内心里感觉到这应该是我至今在不同场合的朗诵中最出彩的一次!
  在怀念、抽泣、失态和敬重中结束祭奠的活动。把真情实感一并敬给老书记,应该是最好的一次祭奠。我这样琢磨;:喝多少酒,就会流多少泪,人生就是这样的礼数吗?平日里,我是喝得多的人,所以,在老书记的墓前,泪就特别的多。回想在创作长诗《公仆本色》时,泪就没有少流过,为一位近于迂腐、固执的杨善洲流泪;为一位勤政、廉政的人民公仆流泪,也为一位执着、坚守的共产党员流泪。投入地创作,投入地感动,这是我的生活之幸,创作之幸,心灵之幸。
  墓地上的诗歌,就是这样从无声到有声的过程里形成的,无须作秀,一切由内心开始在回归内心。
  祭奠回来的次日夜晚,蓝天发来手机信息说,央视二套财经频道二十二点整的《对话》,有一台与杨善洲事迹报告团成员对话的节目。我就守着电视看完整个节目,为报告团以另一种形式出场而感到由衷高兴。在一个小时的节目里,我牢牢记住蓝天说的那句话:“老书记的草帽与乌纱帽平齐。”
  墓地上朗诵诗歌一事,在QQ签名里被仁兄董保延看到了,他为我写下《闻振王4月9日专程赴大柳水祭奠杨善洲老书记有感》一诗:无情非豪杰,
9 7 3 12 4 8 :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