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燕超
乡村记事(组诗)


  导读:河南诗人燕超诗歌作品选。

 
麦田的猜想
 
其一
 
我始终坚信,五月的麦田有两部分组成
一半,是童年天空的一块蓝布
另一半,是母亲灶台的一块抹布
 
地球 地表 田垄 眼睛的吸引力
导致云层漏掉雨水,额头流淌汗水
加速一块布两部分的下滑,缝补愈合
 
一块完整的布,包裹十万颗星星 十万粒麦香
跌尽泥土中,渐渐膨胀成麦田无际
遥远的星空是家,近处的麦场是家
草青色,从泥土点燃 蔓延
风雨声,加剧植物毛孔拔节的声音
 
夕阳下,乡村的男女老少喊叫着 奔跑着
用力把古铜色的麦茬地,驱赶进身体内
晨曦中,又把青绿色的麦子赶出来
 
我是田野的孩子,别无选择无处可退
顶着麦芒的针刺,向前涌动成麦浪
奔跑向金黄,等待一夜间焦麦炸豆
被镰刀凛冽的寒光,无情收割
干瘪抑或饱满的麦秸秆
打成一捆,搬运回家


 
其二
 
麦田,被燥热的风声卷着
不断涌动,一波又一波绿色的声音
高于我的头顶,滚动如潮
 
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的孩子来说
我,从不担心汪洋肆虐
会淹没我,和我身后的村庄
 
文人妙手偶得的“麦浪”,在立夏前
形不成气候,无法制造金色的漩涡
暴风眼中心,没有农人和镰刀
 
麦田,只是一张摇曳着狗尾巴草的大绿毯
我和村里一群几乎光腚的伙伴,踩着它疯跑
从大清早上,到暮色渐沉
就是追赶不上天空,大海碗状的太阳
 
在乡下
 
千万不要,相信眼睛
有时候,眼见为虚
 
一条水泥路,分开村落
连体二层小楼,冒出来
一条泥土路,牵扯人家
稀疏三声狗叫,咬过来
人们脸上的笑容,绽放如花
阳光灿烂的日子,幸福温暖
 
但是,我始终听不懂
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老太太
萦绕杨树梢 桐花丛的话语:
金家银家,不如穷家
新居,可没有老家美哩
 
——西北方向,煤矿 黑洞
引燃黑色的火焰,向地层深处扩张
地面上,还有稀疏村落
墙体开裂,和人的痛风一样
人声溃逃,和兽的亡命一样
 
内心,有一种隐隐疼痛感的人
才会怀旧 絮叨,说些不合时宜的话
 
花池无花
 
我十万分诧异,村中绿化带 花池
竟然混进一大片,小葱 笋 蒜 豆角……
扭着腰肢 摇曳手臂,野性舞蹈
吞吐着,翠绿色的语言
和阳光挑逗,与风声私语
 
这些乡下乡民饭桌上的家常菜
怎么能够,这么肆无忌惮
抢占城市的绿化树木花草
譬如银杏 丹桂 樱花等等的地盘
随心所欲,留下歪歪扭扭的脚印
踩出不成调的绿色曲子,仰脸对着村庄哼唱
 
走了一圈转了两遭,溜了三趟晃了四回
我,终于似乎明白
那些习惯于,生活在城市的观赏树木花草
是身份高贵的植物,没有金钱不肯露面
没有出场费,不愿意在乡间体验生活
 
于是,天生身份低微的疏菜们
这些土里土气的乡巴佬,就赶趟应急
朴素着装,一头钻进裸露泥土的花池
梦想着扎根萌芽,和村庄厮守一生
 
世间,总有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存在
没有太多美好浪漫的装饰
只有实实在在的,烟火气 泥土味
 
简介
燕超,网名关山月明,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近年来,在国家、省、市报刊杂志发表各类诗文200余篇,全国各级征文大赛获奖30余次。著有小说集《落花人独立》。另有作品入选诗歌选集20余种。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