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2020年8月卷(总第99卷)《怒放》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顾念。游金、雪迪等十三位诗友的作品上榜。


一 榜单

【状元卷】

1. 春田…………………………………………… 游金

【榜眼卷】
1. 老歌…………………………………………  雪迪
2. 街角拾光…………………………………… 养心兰

【探花卷】
1. 小相岭遇陷入窘况的红蜥蜴………… 王子俊
2. 鸟鸣…………………………………………  西厍
3. 时光…………………………………………  袁好
4. 风,压下心头的狂乱……………………袁同飞(邮箱投稿)
5. 一只小羊…………………………………… 李正国
6. 母亲…………………………………………  楚木
7. 钟声…………………………………………  彭纯廉
8. 插秧…………………………………………  予衣

【同题卷】
1. 内地之夜……………………………………  碧水寒

【嘉宾卷】
梨花落(外四首)………………………  一树



二 编辑小记:
    我深信,作为一个诗歌习作者应具备对于情绪最敏锐的触觉。“敏锐”甚至是“偏执”式的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方式,往往会诞生极为动人的诗歌。如何界定一首诗是否优秀,于我看来,不在于修辞学,而仅仅在于读者因此能产生愉悦、悲伤、热烈、低落等等情绪上的共鸣。
把情绪交给读者,把诗歌交给诗人,最后,让我们把理论交给理论家。这其实也是我一直所践行并且深信不疑的道理,对于诗歌的信仰,本质上也是对于人性的信仰。我们试图通过诗歌表达什么?或者获得什么?也许我们是不知道的。但当一首美好的作品在我们的眼前出现,我们就会禁不住心生喜悦;但我们在情绪起伏的时候,就挥笔写下酣畅淋漓的诗句——这一切的感觉是如此美好,当我们信仰诗歌,我们就是在信仰美好,信仰这世间恰好的一切。
    本期作品,恰是这世间繁杂却动人的情绪展现。基于此,我愿意将本期命名为“怒放”,并与诸位一起分享这世间的美好。
                                                                                                                           ——顾念 2020.9.9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春田
文丨游金


生长最为可怕,逃不过开花
在寂寥春田,时间不放过
最小的一颗荞麦
荞麦逃不掉的,你也一样

春田囊括了全部的哲学
只有神知道,荒芜才是最后的拯救

小雪人读诗:小诗以小见大,简洁而不简单。全文在看似悖论的张力中切入与结尾,实则是困境生存体验在诗语言上的异质同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芥子纳须弥,一粒抗逆性强、极耐寒瘠的荞麦种子涵盖生命的全部内涵。


【榜眼卷】

老歌
文丨雪迪


几只独脚蚊子站在增厚的雪上。
另一种语言的雪,使人在深夜的窗前

哽咽。单频道录音机在水声中
尖锐地唱着。粘呼呼的脏的童年。

客人早已离去,更冷的雪落着。
早年的生活像忘不掉的老歌。

隔着一堵墙有人在洗一堆脏碗。
墙这边是深夜。流亡的人

在零下的气温中竭力唱着。

老家梦泉读诗:小诗的诗题就是诗的核心意象,它被一些跌宕起伏的音素环绕、拱卫:独脚蚊子站在增厚的雪上,似有些违背生活逻辑,却符合诗意逻辑,特别是一个独脚,一个增厚,更加深了悖论里的诗意张力。接下一句,由实转虚,另一种语言的雪在深秋的窗前哽咽,更加重了诗意的厚度。什么是另一种语言的雪呢?作者又化虚为实:单频道录音机在水声中/尖锐地唱着。粘呼呼的脏的童年。据说雪迪老师的童年不是太幸福,从这里似乎可以窥见一斑。接下一段,客人早已离去,更冷的雪落着,在这冰凉、沉重的氛围里,作者忍不住潸然点题——早年的生活像一首忘不掉的老歌。一般作者也许会就此打住,结束这首小诗。若如此,似乎会把诗意坐得太实,少了些回味。作者不愧为诗写大家,跳跃性地续下后面几句(似乎隐喻作者刚出国的一段打工生活),像一首歌的副歌,悄然响起,婉转、飘荡……

雪迪,生于北京。是圆明园诗社的主要成员。出版过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等;布朗大学驻校作家、访问学者,现在布朗大学工作。


街角拾光
文丨养心兰


坐在第六阶台阶
我并不比他们高
黑夜披在我身上
同样披到他们身上
河流湍急,每一滴水都在
奔赴自己的大海
灯盏次第开放
它们是纯净幕布上纯净的花朵
在花心,一只蜜蜂正在
等着另一只

顾念读诗: “每一滴水都在/奔赴自己的大海”,诗人由“我”的个体及“他们”的社会性群体,极为自然地楔入了积极的,向上的内容,读来让人不觉心生喜悦。这首诗蕴含的内容有很多,但我更愿意单纯地解读为美好,读一首诗,然后心生温暖,愉悦莫过如此。


【探花卷】

小相岭遇陷入窘况的红蜥蜴
文丨王子俊


黄昏时分,
小心穿过林场。
我必偶遇那只趴在白石上,陷入窘况的红蜥蜴。
它胭脂一样的鳞片,
像风紧,
它率性,它充斥着神经质。
岭上短暂的暮光,
几乎是慈父式的,在蜥蜴的断尾处,停顿了一下。

黎落读诗:这个漂亮的,意味深长的尾巴带动整个诗歌,给前面的自然呈现以动人的,甚至是悲悯的冲击。两者的有力冲撞使诗歌形成张力,将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文本的内核提升到一个更深沉,豁达的意境。


鸟鸣
文 | 西厍


鸟鸣在晨光熹微中把我唤醒
它已功德圆满——
它和蝉噪一样陈旧,又如此新鲜
它几乎是噙着雨水,把古老的诗意翻新
在这古老又新鲜的诗意中
我像一枚古老的叶子醒来,又像
一枚新鲜的叶子翻身坐起
我支楞着耳朵,听世界上最清脆的
诗经晨诵:鸟鸣,我的佛门

黎落读诗:这首诗有一种洁净的,类似禅缘的宁静和通达。鸟鸣司空见惯,诗人在处理的时候把物象与心象相互融合贯通,从听觉体验进入内在感悟和修整,以自然之声和心灵之声的交迭转换抵达物我两忘或物我相生的境界。


时光
文 | 袁好


夏天对羊儿来说,是个好的季节
你不用跑很远的路,就可以拥有美好时光

海倒扣在天上

你不用担心,它会掉下来。
你行走在草丛中,蝴蝶教你跳舞

顾念读诗:悠游的时光书,小小的五行,为我们呈现了时光的浪漫。喜欢这样简约极致的美好,有时候读诗,我们其实是只需要单纯的读就能感觉到美好的,这首诗就是这样。


风,压下心头的狂乱
文 | 袁同飞
   


他们奔跑:在字里行间,被生活牵绊
他们恍惚:却竖起耳朵,听一场大雪落下的声音
他们虚无飘渺:将日子颠倒来、颠倒去
他们麻木不仁:自己坑害自己。一杯一杯喝醉
他们转瞬即逝:穷尽一生也写不了一首诗

顾念读诗:人类生命的本身相对于时光长河,无疑是极其短暂的,奔跑但却被束缚,煌煌然但却注重于某个细微的美好,如此等等,这些都是生命最真切的体验,也都是诗性的体现。这首诗不仅非常有辨识度的,而且对于诗歌的浪漫性做了很好的诠释。


一只小羊
文丨李正国


一只羊
正在走向屠宰场
它没有挣扎,很安静
它回头看了我一眼

从它的眼瞳里
我看见一片山谷
山谷里有一片草场
草场上有一只小羊
它正好看向这边
有更清澈的目光

小雪人读诗:小诗构思奇巧,以羊与我的眼瞳互望中无限循环,让虚实相生,从而跨越了时间及其中的空间,让生命的长河在大时空里流淌,得到审视。


母亲
文 | 楚木


总爱把她认为最好吃的菜
往我碗里夹
有时也夹唠叨
夹希望
夹我的反感与叛逆

此刻我们再次团聚
在一张老旧的方桌边坐定
眼睛里的血丝她一揉再揉
我知道她已看不清
哪碗是肉哪碗是豆腐

老家梦泉读诗:这首小诗,让我想起一句话:有时候,最简单的就是最好的,它是退尽繁华的那一份纯真。一个虚实相生的“夹”,一个跨越时空的场景对比,让母亲的形象一下活了起来,拽紧每一个读者的感动……


钟声
文丨彭纯廉


平静的钟声
敲了六下
比前一次多了一下
余音一直没节省下来
正在翻过荷塘

我一直还想听,下一次,要响几下
顺便,看那匹马走了没有

那个余音
不知我可不可以充当

老家梦泉读诗:有一种诗,你未必全懂(也不必全懂),就那么咀嚼着:嚼一遍,溢出一个味,再嚼一遍,又是一个味,就那么酸酸甜甜,让你品味不尽。彭纯廉这首就是。钟声为什么是六下?比前一次多了一下,是隐喻周六加班吗?随你去想。看那匹马走了没有,这句也很有意思,随你去想吧。最后一段:
那个余音
不知我可不可以充当
更有意思,随你去想吧、想吧……


插秧
文丨予衣


属水的孩子需要着床
需要平稳的阳光和立体的风

引路的人,必须以退为进
在方寸之间排兵布局,指点江山

春天的脊骨与秋天的弧线
暗藏惊人的玄机

蹲下去,隐忍的时间
是田野最美的高度

小雪人读诗:作为事象诗,事物的发展与情理融合恰当。文本推进梯度缓和而有效,造境入情入理,即接地气又有生命态度与高度。春天的向上生发与秋天的成熟卑谦都是属于生命不同季节的美景。


【同题卷】

内地之夜
文丨碧水寒


蓝色的手抚摸过荒芜的原野,
蓝色的子宫怀着蓝色的种子,
大片,大片蓝色的麦芒
汇成蓝色的河。

蓝色的郁金香,开在边缘,
唇齿间数过无数次,
一朵,

追随蓝色的脚步,
一朵。

顾念读诗:本诗有跳跃且开阔的视野。麦芒,郁金香,反复重复的蓝色,极具浪漫主义色彩。而命题”内地之夜”则赋予了诗歌本身更加丰富与多元化的意蕴。“诗人的任务仅仅是用自己的敏感力和生命之光把这黑乎乎的实体照亮”。在本期引言里我曾有说,情绪最终是要交给读者的,那么在这里,我仅将这样的一首诗呈现给读者,愿本诗能带给读者一些别样的欢喜。


【嘉宾卷】

梨花落(外四首)
文丨一树


细雨摸黑,竟呈检测试剂的模样——
第一滴曰残忍,第二滴曰慈悲,第三滴曰虚幻……
其时,梨花正在淅沥声中收拾行囊。
左邻柳绿,右舍桃红
少数清白的事物在盛年选择了归隐。
三春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素妆的遗孀在小巷拐角,回眸
深深地一瞥。
其时,一株梨树刚施完髡刑。我与小冤家
刚在树下喝讫,最后一盅清凉散。


现象学

折镜中花。
捞水中月。

描救国的曲线。解伊人胸前的第三粒扭扣。

噢,我猜你
不是真相的表妹,就是真理的小姨。

在后工业文明时代
我宁愿相信——

青泥是白莲的证人
火树银花,是众芳的形象代言。

略去千岁忧:万里星空
旱已为完美主义者留好了后路。


致木樨

木樨用涣散的体香统治了整个早晨。
鸟鸣携带判词,在花枝上搭建微软的断头台。
眩晕和错乱,轮番签署爱的不平等条约。
疏影镀金,我似亡国奴,乐于放弃所有抵抗。


得过且过论

夏日多汁——
草莓,西瓜,葡萄,番茄……
动之,摇之
在它们谢幕之前
尚有大截的生活,甜美,可吸。


山花

青山在
不为她人作嫁衣。
这五彩斑斓的
任性,疯癫,盲目,孤僻……
风吹,雨打
似一页早已草拟好的
遁世指南。

元业读诗:好几年没读过向峰兄的诗了。这次小雪人发过来一看,觉得已有老成的气息。这老成,有这么几层意思,一是语言精炼,一语双关,在短小的句子中透露出大量的言外信息,词语背后潜伏着多重情感,具有冲击力和穿透力;二是在诗意表达上,截取的物象,表述方式,都有独特的见解,深挖主题方面有耐心和韧劲;三是诗景中的线条和点,交叉感染,互置交换明快,气息畅通,繁与简,疏与密的对立统一关系表现得恰到好处;四是精神向度,从物到我的切换清朗,入微的描摹和截取的点(物象)的准确,对在很少的句子中涌现大量的信息奠定了基础,也从一个层面表明作者的写作经验和日常生活的观察经验、思考经验得到了有机糅合,明晰的释放,老道的表述。
简介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