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2020年6月卷(总第97卷)《活着》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宫白云、离若等诗友的诗歌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


一  榜单

【状元卷】
1.活着………………………………………………………宫白云

【榜眼卷】
1.大雪………………………………………………………离若
2.登鹳雀楼………………………………………………呆呆

【探花卷】
1.野草………………………………………………………许剑桐
2.妻子………………………………………………………码头水鬼
3.荷…………………………………………………………陈敬良
4.夜晚………………………………………………………邱枫
5.寒山寺…………………………………………………占东海
6.难眠……………………………………………………看风景的人
7.雨后的晾衣绳………………………………………禾秀
8.天问……………………………………………………空也静
9.灿烂……………………………………………………素峰

【同题卷】
1.转………………………………………………………凌语

【嘉宾卷】
1.夹竹桃(四首)…………………………………庞白


二  编辑小记:
  时值盛夏,到处燥热。莲花池畔,也热风习习。好在有青翠、好在有含苞、好在有清香、好在有盛开、好在有柳飞莺舞、好在有青松且挺直、好在有造型各异的植株和睦共处、好在可以静下心来:看——蚂蚁执着地走,蜻蜓奋力地舞,莲花平静地开落,白云悠然地聚散,凝聚的是一颗纯粹的诗心。
  新一期【中诗简牍】又要和大家见面了,写下这段话,是实写也是虚描,道出一些时下的心境。从这期开始,我们将有限度地从外面约稿,以更开放的姿态办刊,以提高刊物的层次和质量,进而引领大家向更高的台阶迈进。当然,论坛选稿还是我们的基础,还是我们的重中之重,须臾不敢偏离。这只是我们的良好初衷,在以后的探索中,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断修正、勇于面对是我们开阔的胸襟。知行合一、知行合一,行永远比空谈重要。这期简牍我们尽可能选取各种风格的作品,尽可能避免一些极端诗写(过于大白话和过度晦涩),尽可能深入浅出地点评,尽可能逼近大家的殷殷期待,尽可能把刊物办成:既兼顾四野,又独具特色的一方荷田。愿我们的努力能取得实效,愿我们的朋友们能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愿中诗简牍这艘小舟能剪开风浪,扭开朦胧,更加坚定、稳妥地前进……
  此刻,我怀着一份忐忑,将同仁们共同努力推出的这期简牍交付给大家,真心期盼诗友们多多批评、指正,先谢谢大家了……
 
——老家梦泉于2020年六月七日夜
三  上榜作品

【状元卷】

活着
文|宫白云


天要黑了——
一些人掏出眼眶的咸涩,流给海水
活在星星照亮的小径

一些人取下月亮,明灯一样拧开
坐在贵族的亮堂里,谈论
贫民的黑暗

老家泉读诗:
  诗,有时就是抓取一个瞬间、截取一个断面、打开一幅图景,将其情其思其悟寄寓在里面,最好让个感与众感撞出火花,这样,你的诗就立住了,甚至走进历史的经典。我看,宫白云老师这首就接近了这个高度。活着,不过是在“明”与“暗”间穿梭,作者抓住这一点,切入,形成段与段的明暗结构,段之内的明暗结构,期间分布着明与暗,大与小,小与小,真关照与假慈悲之间的张力,读之令人拍案叫绝。其诗语也非常出彩,试解一二:
  1 “掏出…咸涩,流给海水”,这 流给海水 四字,看似突兀、无理,其实是中国古典诗词“无理而妙”的化用,你想:天要黑了,一切都隐进暮色,像黑黢黢的大海,眼泪不就流进了海水。当然,也可解为贫者众,泪流成河,汇入大海。
  2  “活在星星照亮的小径”?月亮哪去了?这是暗喻这些人的月亮还没有出来,另外星星的小和小径的小也暗含张力,是真正的同情与关照,与下一段:
  坐在贵族的亮堂里,谈论
  贫民的黑暗
  形成鲜明的对比与反讽!
  3  这句:
  一些人取下月亮,明灯一样拧开
  写得何等灵动,有点超现实主义的味道,结合下句,更加逼真地勾勒出这群人毫无敬畏,不费吹灰之力攫取和假模假样的“关照”……
  诗不可解,还是说了这么多。非常惊叹作者的笔力,区区几笔,就写尽了 活着 的百态人生。令人惊奇,亦令人唏嘘……

【榜眼卷】

大雪
文|离若


雪落时,我又想起了那天的你。
巨大悲痛面前,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就像灌满铅的天空,强忍着,不让雪落下。

落下来的雪从不后悔
它想让谁白谁就得白。
——-它雕刻的山峰,有嶙峋之美。
它做出来的屋顶,格外慈悲。

它披在一个悲伤的人身上,就成了孝服。

大雪中。你越走越远,越走越苍茫。
你没有了父亲。

黎落读诗:诗歌诠释真情。这是一首写给儿子的诗,全诗流动着巨大的悲情和深沉的爱。借“雪”的意象铺开,雪覆盖山峰,屋顶,将一个少年对父亲的怀念和内心的悲伤外化成可视可感内敛深情的诗句,呈现出在场感,读来令人嘘唏。

登鹳雀楼
江苏|呆呆


即使把地球看成一颗远星
也还是
不能捉到落日片刻衣袂。江河能把我们拽入何等境地?

四野间繁茂正在
层层展开
它们享受着虚无和浪费

年轻的朋友,此刻你正在太空行走。溪边铺满婆婆纳,一位父亲
高高举起他年幼的女儿
他们的影子落入幽暗的平原。蒙着微尘,不久也会开出花瓣

小雪人读诗:从题目看文本,本诗是一首象征诗,是对王之涣古典诗歌《登鹳雀楼》情境的现代性重构。文本从大构架到小细节都构思细微,以大时空为背景,设定了人类漂离地球之后,作为太空上的异乡客梦幻看见地球从荒芜到动植物新生到人类的繁衍生息。从情感上说,从悲凉到逐渐地温暖。这种大跨度时空获得的温暖之下,则更显心境之悲悯。这种真实感的虚构是扎根于现实性土壤。这种悲悯既是当下的,也是未来的,更具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瞻性、时代性。

【探花卷】

野草
江苏 | 许剑桐


它们节节败退着,撤离了城市
极少数残余,躲在邮筒后面
或苟活,于深巷老宅

出了郊区,它们叫旷野
风往北吹。风往南吹
吹出更多更浩瀚的,旷野

有的脱离群体,成为遗世独立
我曾看到几间悬崖上的小屋
一阵大风穿过山谷
绕过了门前晾晒的谷物

老家梦泉读诗:野草是实指亦是隐喻和反讽,或更多的是隐喻和反讽。通过对野草被逼撤出城市,出走旷野,甚至个别脱离群体,遗世独立,反而更加自由、自在生活的描绘,隐喻、反讽了现代社会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裹持下,畸形发展,过于追求精致、修饰,渐渐失去纯朴、自在的天性。城市如此,城市里的人亦如此。特别有趣的是小诗最后三行,由描绘野草突然插入如野草一样遗世独立的山民生活,这与当下城市生活形成巨大的反差,判若两级,留下深邃的思考空间,也许这才是作者要提醒世人的……

妻子
文|码头水鬼


她可能是一只豹子
用毛皮上的斑点写诗

丛林深处,巢穴里镶嵌着宝石。剑麻
疯长的夏日,她会出现在
岩石后面的池塘边喝水

我还会看着她慢慢脱下骨骸,变成人的模样
然后从水里拎起一件白色长袍

顾念读诗:惊人的想象力。“豹子”作为核心意象,更多地是作为妻子的另一种直观的概念化图解。诗人用一种想象的妻子形象来支撑自己对于妻子的热爱与情怀。前面几节毛皮上的斑点也好,宝石也好,剑麻也好,都是日常生活的常规体现,但末节则将”妻子“这个意象带入到一种全新的诗歌体验里,这可能就是我们所追逐的诗歌的异质化吧。


海南|陈敬良


在不知道你和莲的区别之前
把你当做莲。在知道你和莲的区别之后
还是把你当做莲

我爱。不止于风中的独秀
不止于水上的倾城

就像,我爱清水的清,也爱
墨汁泼在清水中,那不可抽离的风骨

小雪人读诗:咏荷诗在诗史上也算常客,但是,此诗具有非常明显的独特性与标识性。小诗咏物,但是又不局限着物具体本身,而是以物为核心,通过几组对比来界定一种轮廓,至于其下的精神由读者于其自身共鸣的水中自由游戈。因此,诗歌以荷为核心,又非常地具有开放性。

夜晚
文|邱枫


每一个方向,钟都哑了
我回到黄昏之后的时刻

——我曾经穿过了田野
田野以一瞬的时间留在了我的身体里

夏日平静,夜晚空如手影
我又回到了我的单调、虚脱的年代里的缝隙之中

黎落读诗:时间在夜晚沉静下来。已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交错浮现,一个人在自己的感官和思维里产生多维度的时空场景切换,仿佛经历着什么又仿佛所有的事物和所见都不过是“空如手影”。在来与往的循环里完成与自己的交谈。

寒山寺
文|占东海


路过,钟声一半
我已走远,夕阳正坐金顶
三二游人误入小巷
又出,对街忧伤的渔火
随河水分岔
与我去了城外
(会员推荐:彭纯康)

小雪人读诗:
  
文本的白描手法非常洗炼,看似简洁纯朴之中,有遒劲之美,意境于拙中见高远。 解析一首浑然一体的诗歌是一种伤害,但是,不解又无以慰读者推荐的一份纯然诗心。我们来欣赏作品的匠心独运:
  文本起句不凡,外看像先设置悬念,更深层技巧是,切入瞬间展开全能视角,在隐喻与转喻之间推进镜头。 “钟声一半” 是虚实合一的隐喻,从“实”是时间的某一瞬间,从“虚”是什么?文本开始“转喻”发散:“我”与“夕阳”,约等于肉身离去与精神留下各一半,约等于“城外”与“寒山寺”,约等于“小巷”的出与入。因为“钟声一半”隐喻的存在与对下文的统射,衍射到文本后面出现的物象,比如“对街”、“渔火”、“河水”,都会有隐藏的另一半存在。
  无论是在技巧,还是立意,文本在深浅之间游刃有余。浅层是游景,深层上是“我”一半与另一半的対话,更深刻一点是社会这土壤上“寒山寺”与“城”的对话。


难眠
文|看风景的人


群山披上黑毯
世界是真的。此刻
母亲瞳孔里微弱的光
是一道道发散的裂缝

我们还需要穿过更多隧道
才能抵达蛾虫萦绕的路灯
才能接着睡去

顾念读诗:一次小小的失眠事件,被诗人赋予了温暖厚重的情感。真实世界与虚构的隧道或者裂缝,做为失眠的”我“的主体,诗人尝试将作品引导到母亲眼里可靠的立足之地,不动声色地阐述了”我“与”难眠“之间的关联性。


雨后的晾衣绳
文|禾秀(河北)


一滴水也可以安静地呆着
呆着,呆着,就跳下了悬崖
一滴水也可以慢慢靠近另一滴水
从问候开始 到相拥着跳下悬崖
一滴水也可以走近一群水
站成一排,你拥我挤中手拉手跳下悬崖
谁也想不到 一根钢丝晾衣绳
可以晾晒一支军队
一根钢丝晾衣绳
也有过绝望的孤独和爱情

顾念读诗:分享这首诗,不是分享诗人写作的方式和修辞,而是要分享一种态度,关于生活和写作的态度。诗人朵渔在《致友人》里写”为晾衣绳上的水滴写作吧“,这首诗恰好就是。诗人写诗,是在享受,这种有别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态度,或者正是当下的我们所缺失的。


天问
文|空也静


几千年过去了
汨罗江水依旧东流
人们忙着扒龙舟、吃粽子
挂艾草驱邪祛病
那一串问号
仿佛一把把生锈的镰刀
悬挂在历史的
墙头

老家梦泉读诗:有时候,一个形神兼备的比喻,就能让一首小诗立住。这首天问就是,你看:“ 那一串问号/仿佛一把把生锈的镰刀 ”多么精彩,加上生锈两字的修饰,更具厚度。最后一句:“悬挂在历史的/墙头”。让这首小诗彻彻底底地抵达、抵达……


灿烂
天津|素峰


一杯烈酒,放入虞美人花瓣,将会是
怎样的口感?我没有尝试过
却知道,你骑一匹雪白色快马直插绿波时
在我鼻根内荡起的滋味
你一遍遍从草尖飞过去。千里之外
也不过是我,把盏独饮就能到达的远方
那酒的温度,像鲜红的花朵般
在每一寸肌肤开了又开
正如那年我拉你的手时,经过的每一处
满院的蔷薇就会相继绽放

黎落读诗:“灿烂”是一个相对虚泛的字眼,如何将这样的主题诠释得有形有色,必须借助物象或场景上的实指来达成诗意。诗人从感官的体验入手,在连续生发和回望中打开一条思念的通道,把感觉倾注在可以触摸回味的具象之中。诗作有印象派的味道,有跨度和张力。用词诡谲,个人觉得语言还可以更质朴一些。


【同题卷】


文|凌语(山东)


我回到那里,随父母科研迁徙
落脚的西凤村。提到西凤村
不得不说鸡冠山,小河沟
那个山顶洞里
人类无法解释的古老岩画
山洪总是躲着走的小河沟
我在梦里打探过无数次
当我筛选小河沟里遗漏的细节,鸡冠山
环绕四周刮了一圈山风
西凤村的村名,大秦朝的时候就有

老家梦泉读诗:现代诗加大了叙述的分量,这首小诗犹是如此,是最后三行:
  当我筛选小河沟里遗漏的细节,鸡冠山
  环绕四周刮了一圈山风
  西凤村的村名,大秦朝的时候就有

  让它从散文走进了诗,且是一首特别有厚度的诗。小诗有由回忆转回过去,又转向遥远的历史……

【嘉宾卷】

夹竹桃(四首)
文|庞白


医院侧门的小路上
一排夹竹桃靠墙生长
正午磅礴的阳光中
它们似乎比往日更端正
每一片花瓣都写着清白

七个神态各异的人
怀抱香火蹲在树下
如同落花
他们悲痛欲绝
又微微有些窘促


哑谜

多么拥堵。轰隆转动的地球
在眼镜片上
一晃而过
雨点成群结队跑过头顶
比蝗虫飞得更快


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漫山遍野的白,遮天蔽日的白
在太阳的透视中
像是一种炫技
千百年以来,雪从未下到我们这个地方
现在下了,下得透透的
这并不让我出乎意料,而似乎还在情理之中
我惊讶的是,雪落下的快速和强硬
先是像大海瞬间翻倒
然后盐花一样,不动声色地腌泡着人间


夜半

牛在栏,鸡在笼,人在床
狗蜷窝。都睡了
屋檐下,似有远方之雀来去
才记起,镰刀仍插在收割后的稻田
月光下,田野里
它当如孤胆英雄
一半锈迹斑斑
一半闪着寒光

元业读诗:读老版主庞白这几首诗,让我眼前一亮,发现他诗歌语言的定位,语言叙述的构建,有着自然的清香,也有着纵深的浮现。他总是在简练的表达方式中呈现更深层次的东西,这些东西看着那样熟悉,却又有着独特的呈现方式。一株夹竹桃,一片雪花,一把镰刀,在生活的大背景的衬托下,侧重于敏锐的呈现和静止的原初的对比。它们都溃烂在日常场景的卑微中,却不断散发着生活内部的气息和凌驾于词和物之上的延伸。这种现实景象的呈现与异质的表述方式之间相互碰撞产生的力量,个体的物性和物象,洞察着诗意的折叠和语意的扩张,从而在清淡的表述中赋予浓烈关注、深入的挖掘,语言干净,利索,试图达到朴而见雅的诗歌语境。
简介
责任编辑: 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