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2020年12月卷(总第103卷)《沙漏》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小雪人。这里有阳光、峻刚行者、庄子明等十四位诗人的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小雪人
 
一、榜单

【状元卷】
1. 光辉岁月丨这里有阳光

【榜眼卷】
1. 空管子辞丨峻刚行者
2.古渡丨庄子明

【探花卷】
1.旧船票丨冯金华
2.小手红彤彤 |乐山船公
3 浮生丨熊加平
4.老拱桥丨黄前
5.捡垃圾的李铁匠 | 伍小华
6.缓慢书 |陈敬良
7.能见度丨剑方
8.山村雪夜丨zcz780720
9.早晨的曹娥江丨行歌黍离

【同题卷】
1.沙漏丨西衙口

【嘉宾卷】
1.不能打开椅后的茶桌(组诗)湖北丨郝在春(恩施溪语)

 
二、编辑小记:
  庚子年的列车即将入站,诗坛上关于诗歌的年度总结也如鞭炮开花,声声响亮。最让人发笑也悲哀的是年度抄袭榜。诗歌繁荣之下的抄袭,不仅是道德问题,其实从另一方面透析也是创作问题。我们创作的作品是否具有独特性或者说创造力。真正独特的作品的被复制比较难,除非你的诗歌语言走在公共通道上。
  陈超说:“什么是有创造力的大诗人?我的标准是,既不仿写前人,又无法让后人仿写”。
  又说:“诗,是个体生命和语言的瞬间展开。与其它文体相比,在于它的不可复制性,不可复制别人,也不可复制自己。”
  比如本期状元榜作品,它的诗意不在单句,而在整体构架之中,任何拆解都将使作品成为一堆枯木。也比如嘉宾卷作品,同样值得学习。
  借此,中诗简牍祝福诗友们在这沙漏人间有光辉岁月,生活幸福,有诗有远方。
 
一一小雪人笔于2021年1月7日

 
【状元卷】

光辉岁月
文丨这里有阳光


那年,顾城的诗集刚出版
我步行到县城
去看生病的表妹 
怀里揣着
自己的诗歌
马路是石子的
一路走去
背熟了我那首著名的作品
念给表妹之后
她的病渐渐好了
(论坛推荐:野兰)

小雪人读诗:“光辉岁月”其实可以唱一首歌来抒情。这首作品,我多年前看过,作者应该是最新修改过题目。目前版本中,文本在这个题目下激活了,或者说文本因为题目与正文之间的张力而更显出作品在极其简洁地叙述下的克制抒情。这种冷抒情或说零度抒情恰好将情感蕴含在咽喉处,不发而发的情更有内力且绵长。
       那是个精神狂热的年代,或者是崇尚诗歌。表妹或者说是另一个“我”,更或者说是那个年代的缩影。那个年代生病,不是因为物质匮乏而是精神缺失,而顾城诗集恰好填补了这种需求,因此文本说“顾城的诗集”,是“自己的诗歌”是“我那首著名的作品”。这种看似矛盾的表述中恰是情感浓郁的源泉,而题目恰是泉眼。
 
 
【榜眼卷】

空管子辞
文丨峻刚行者


管子顶部,风向外抽纱巾
槐树冠上空,月亮剪出一坨方圆

我听管子底部的嘀嗒,无影的夜生活
在空管子里冷凝不放权的时间

枕头上不眠的人有了度量衡,突然的困意
身体里空洞与虚无,与黑的意志力

相比,人间尽是
一座座颓塌的圆明园

黎落读诗:管子和树,烟与天空,诗作一上来就创造出虚中见实,实从虚来的感官效果。时间,人,空虚感和胶着力在场次中一一出现,被吸纳在空和实的对立之中。这种现代人的通病简直和空管子如出一辙,外在坚硬内里荒芜,都像一场繁华过后的颓塌。文本偏于冷峻,切换出其不意,象征意味较浓。


古渡
文丨庄子明


只立着块石碑
碑上凹刻着古渡二字
遍野黄沙漫漫

没见那条摆渡的船
也没见摆渡的艄公

我被搁浅于古渡岸边
听,大河滔滔
看,彼岸茫茫

小雪人读诗:我们常说“言有尽,而意无穷”,因为诗意在诗的文字之外,但在诗的构架之中。文本整体采用悖论式叙述来寄寓诗意。比如,前面两段叙述古渡“遍野黄沙漫漫”,而最后段却说“我被搁浅于古渡岸边/听,大河滔滔/看,彼岸茫茫”,这前后的矛盾正是外在形式逻辑的悖谬,而内在精神的契合。从而让“古渡”在虚实相生中上升到追求精神彼岸。

 
【探花卷】
 
旧船票
文丨冯金华


压在木箱里———
是三十年前,父亲陪母亲去娘家的
至今还完好无缺

它记录着浪漫的时光。是一份
厚重的情感,在清茶淡水的日子
擦亮贫穷的坚强

它连接着江南、江北
似乎还有浪花溅湿的痕迹
和一脸微笑藏在里面……

老家梦泉读诗:旧船票这个意象并不新颖,但作者却翻出了新意。朴实无华的语言,也不时有精彩、灵动的浪花泛起,比如:

“在清茶淡水的日子
擦亮贫穷的坚强

它连接着江南、江北
似乎还有浪花溅湿的痕迹
和一脸微笑藏在里面……”

  诗歌不能陷入纯粹的语言游戏,还是要有感人的东西,那怕一点点,只要深入人心,拨动心弦就好,当然要诗意化的予以呈现。


小手红彤彤
文|乐山船公


阿土列尔竖起崖壁800米
垂直往下望穿浮云就是勒尔小学
此时已经冬裂的肌肤
甩掉冰风雪雨
抓紧藤编的17条218步软梯
准时下到学校操场
举起红肿小手
仰望猎猎飘扬的红旗
“我的国,我每天都爱您一次”

顾念读诗:这首诗是一个小小的纪录片情节,而末句就是旁白,简单却有力地凸显出赤子之心的珍贵。
  简牍编辑部在讨论的时候,觉得"我的国"用"我的祖国"更显庄严。但我觉得原诗"我的国",更能体现出孩子们的亲昵和依恋。孩子们对于我们的祖国有着极为纯粹地热爱。这种热爱,无论是诗里的勒尔小学,还是我们每一个城市里的每一所小学,都几乎没有区别。我想,这才是这首诗想要陈述给我们的核心内容吧。


浮生
文丨熊加平


无聊或臆想,都是孤独的  
月光的白,被困在一所小房子里

荒草、落叶、风刮起的纸屑  
多像我许久未剃的头发和胡须

深夜,石头和风声都倦了  
我试图打开一个女人的内心

她胸前游出的白鱼  
将我灼伤

黎落读诗:总分总的结构。生活中的月光白和胡须都是真实的琐细的,通过物象对心境的描述展示一个人在时间里的惆怅和向往,这里的女人和白鱼是美好事物的代名词。思而不得的浮生啊,令人感慨。诗作很能引发阅读者的共情。


老拱桥
文丨黄前


我走在上面,脚下发出嚓嚓声
像是骨骼的断裂
低头细看:石块之间,开出不少裂纹
好似一个久愈的病人,伤口
再次被撕裂
岩罅中,黄桷树晃动着虚弱的惊悸
真担心呀——
我一生的罪孽
会不会压塌,你的坚韧和善良

老家梦泉读诗:一首小诗有没有自己的独特发现?有没有感人的细节?有没有感性延伸到知性或智性的提升?有没有诗化的语言予以呈现?是一首小诗是否成立的必要条件。这首小诗似乎都有了,前三句是感人的细节呈现;四五句是延伸的发现;六句是拟人手法呈现的细节,有别于前三句,由俯视的近景转换为平视或仰视的中景;最后三句是知性的提升。试想,桥是渡人的,老拱桥更有了历史的沧桑感,是坚韧和善良的象征,我们踩着前人的辛苦和善良通过,是否做着有益于大众也提升自己的事?是否守住善良不做损人利己的事、不做损人也不利己的事?这是值得每个人深思和拷问的,这也是这首小诗的不言之言……


捡垃圾的李铁匠
文|伍小华


他有几分气喘。一拉,风箱就响
有时拉动一下,有时拉动数下
看不见火苗。只有心细者能听见
他身体里叮叮当当的打铁之声

顾念读诗:与时代紧密结合的写作。诗人将气喘和“风箱”“火苗”“叮当的打铁声”等关联起来,很好地具现了“李铁匠”这个角色在工业化发展的进程下,对职业逐渐没落的不甘和对美好生活仍存有的执念。


缓慢书
文|陈敬良


你说石要隐忍多少年才炼成玉
人类的祖先要爬行多少年才站起来
四十多年都过去了,再等二十年
恰恰好。那时天将暗未暗,月欲圆未圆
你问的和说的都对,你的话都是真言
乌木能在地下熬过几千年
我手握阳光站在大地的肩膀上
为什么就不能将二十年
当做,下一秒

顾念读诗:表层是对话,是“你”的“再等二十年恰好”的安静与“我”的“将二十年当作下一秒”的急迫之间的矛盾,但实则是“我”的心境强大与安定。


能见度
安徽丨剑方


细小的水飞起来
像梦,生在了旷野

高树凭空举着树冠
所有的低矮伏地不起

太阳脸色惨白
第一次,我目睹君王的落魄

晃动、跟风,躲躲闪闪的言辞
能见的仅是几丈红尘

有时候世界无须过多打量
你慢下来,它就会渐渐敞开自己

老家梦泉读诗:诗家于坚说过:“第三代诗是一种现象学式的写作,看见而不是解释存在,超越了我国那种普遍的本质主义。本质主义意味着观念、解释,这种写作经常需要革命,打倒某个意义,因为唯我独尊,非此即彼。存在之诗不解释,向语言致敬,在着,如此而已,语言说而不是我说。莫若以明,不比而周”。这首诗前面四段,都是诗意化的呈现存在或此在,最后一段,却走出来说了,是好乎?还是坏乎?似乎不必过早定论,也许修正后的第三代观念更好、更可取……


山村雪夜
文丨zcz780720


黑猫白雪
跃过谁家的矮墙

雪停的当夜
就升起了一轮圆圆的月亮

浅浅的月光
深深的小巷

几声犬吠,把北风也顶退了几步
晚归的人刚走到门口抬手欲扣门环
南窗上就亮起了灯光

黎落读诗:一首俏皮的思归山居图,生动活泼。将静态画面用动态的笔触和形象描述出来,浅而不淡,有简笔素描的线条美和水墨画的韵态美。


早晨的曹娥江
文丨行歌黍离


一群水鸟飞过
江水平静地记下又擦去它们的悲喜

工厂上空的白烟
像一只掉队的水鸟
在原地扑打着白色的鸣叫

小雪人读诗:五行小诗,“说出事物的秘密,而不是停留于事物的表象”。文本上下两段相互衍射,在一种看似简单的白描晨景下,揭示生态环境现状。而这种文字的简洁下,用虚实的剪接巧妙地构架出多维度空间。比如“鸣叫”,应该是“一群水鸟飞过”时的实,但作者将其衔接在“白烟”的虚鸟之下,不仅化虚也化实,让彼此不相关之物相互渗透,而且打破无声世界以有声控诉。  
  很可惜,文本在处理上还有一点欠缺。若是剪去第四行,转明喻为隐喻,则文本更合理克制且有力。个人观点。

 
【同题卷】
 
沙漏
河南丨西衙口


一只天鹅从我们的头顶落下。
高山湖泊里的涟漪,一层层地荡开了去。

一支军队越过黄河,去教训嗜杀的异族人,
得把他们哄回自己的海岛,重新学习使用锄头。

父亲这边,把一粒黄豆丢在碗里而长出来的一棵村长,
它这会儿领着一群穿补丁的宪法,来割我们的花猪尾巴。

然而此时,晚钟回荡,我们抬头看见彩虹,
在林稍,在山际,在白鸟悲哀的鸣叫里。

小雪人读诗:这首诗歌有着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子,比如“父亲这边,把一粒黄豆丢在碗里而长出来的一棵村长,/它这会儿领着一群穿补丁的宪法,来割我们的花猪尾巴。”这种表达不仅让文本鲜活,更是为了接近文本表达的本质。从一粒黄豆的植物种性到动物性(村长或它)的流转,诗歌在表达什么?作品内部隐藏着深深地对人世的悲悯。这里关于“漏”,是与佛术语相关,比如“又烦恼使人漏落于三恶道,也叫做漏……”。作品通过前面三段中,三次的转换来表达人性中漏业的流转,如“天鹅”降落浊世间,与之后的混浊、人生“苦集”都是业漏,都收在“白鸟悲哀的鸣叫里”。

 
【嘉宾卷】

不能打开椅后的茶桌(组诗)
湖北丨郝在春


不能打开椅后的茶桌

往上抽出来再向后打开
将旅途那些事摆上去
我打开前面座椅的茶桌
椅后的茶桌正被别人打开
此时  动车开始蠕动
挥动手臂的人留在了站台

感觉

总想找一个屋檐躲避点什么
小时候下雨喜欢找一个
山洞   将自己藏起来
被怀抱绿叶的大树庇护
走出来时我披着蓑衣头顶斗笠
从老家的田埂走过

茅草

冬天太沉  茅草顶不起来
茅草已经贴近泥土了
这也没什么  从泥土中来
泥中藏着春天的根呢
叶片倒伏  满地日子的碎片
这也没什么  每一个叶脉中
隐藏着一点就着的火呢

家里的土豆发芽了

将土豆放在一起时间久了
它们大多长出手臂
相互牵扯,传递春天的消息

这些长满秧子的土豆
我从储藏间拿出来
将它们丢弃,如同一袋子旧物

母亲又将它们捡了回来
去掉芽子,放回原处
就像原谅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元业读诗:诗贵在感悟,用心将自己的体验真实地表达出来。这组诗歌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密集的意象,只是在真实地记录自己的真实感受。这些感受,非常形象,比如:“将土豆放在一起时间久了/它们大多长出手臂/相互牵扯,传递春天的消息”,“总想找一个屋檐躲避点什么/小时候下雨喜欢找一个/山洞   将自己藏起来/被怀抱绿叶的大树庇护/走出来时我披着蓑衣头顶斗笠/从老家的田埂走过”。这些句子,不露声色地就把时空的距离,空间的置换巧妙地衔接起来,达到了诗歌索要表达的本意。另外,这些诗歌有着短诗的特质与本性,在短小的句子中,凸显出了巨大的诗意。值得学习和借鉴。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