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2021年2月卷(总第105卷)《春天的颜色》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元业。张艳君、袁树雁等十位作者的作品上榜。


一、榜单

【状元卷】
1. 南柯梦丨张艳君

【榜眼卷】
1. 清明丨袁树雁
2.立春丨钱松子

【探花卷】
1. 念丨明月之喵
2. 遇见,游来游去的鱼丨诗者絮语
3. 立春贴丨白公智
4. 黄花词丨铁万钢
5. 雪丨记住忘记
6. 春天的颜色丨长安肆少

【同题卷】
1.蝴蝶丨三且

二、编辑小记
  短诗有短诗的妙处,在十行内,可以表达诗人的思想情感。这次的简牍,我们还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揭示对生活、社会、自然的种种感受。每个诗人有每个诗人的表达方式,每个读者能从诗里读出作者的思想,我想,这已经够了。
  再说句题外话。中诗简牍已经走过这么多年,编辑也换了好多次,但它依然在。在诗歌的某个角落,支撑着我们的信念和希望,这就够了。
  让我们继续走下去,因为爱,因为诗歌。

三、作品展示
【状元卷】

南柯梦
文丨张艳君


穿过弄堂,遇见女书,驿亭
铜人指路
左转,左转,巷子的尽头可以见到沈郎
他用井困住了虺
你打开包袱,取出山海经,米粒
水声停止了沸腾
虺对井起誓,剥下三片鳞甲
交给你一个新的地名

黎落读诗:组诗《画壁》中的一首。小诗虽然是依据图片来展开想象,但并不局限所见之图像,能将永州地界的历史文化与传说赋予新的命名,文本中的:女书,驿亭,沈朗,虺,山海经,被巧妙地穿插在想象的行动之中,却并不感到突兀和分散,带来阅读的新奇感,最后又能落于现实中来。


【榜眼卷】

清明
文丨袁树雁


分不清阳光,花朵,和雨水,
因为我说的是明丽。
最初的情色,
用一对儿乳房,收纳世界。
江水蓝,
蜂鸟停在它的宁静上。
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我们等到了什么。

小雪人读诗:阅读一首好诗,就像剥洋葱,从外到里,每一层都会触及肌肤下不同程度的神经。                           
  文本八行小诗,使用了八个以上的物象:它不是单一线也不是复合线推进,读来却简洁干净,内涵丰盈,诗意笼罩在物象集核的彼此投影之间。文本看似只是一幅画面的剪影,彼此之间松散,但是,作品不仅在每一句明朗的表达之中有情思意糅合下的内在张力:比如用“乳房”之小收纳“世界”之广大、比如“蜂鸟”本身给人的蜂鸣常态对比“宁静”之蓝、比如三种花从实到轻盈的递推,而且对于句与句之间彼此投影炼意象也是匠心独运:比如“乳房”内涵的诗性是通过参照系“阳光、花朵、雨水”的回应投影来溢出的;比如蜂鸟褪去喧嚣后的“宁静”内涵是“桐花、麦花、柳花”的次递花开。而这种“宁静”又非是狭隘的清静而是阳光之上有花开,花开之上有雨水对万物的洗礼与滋养,它又回投向“乳房”。
  “我们等到了什么。”,这不是问句,是肯定句,是“清明”,其内涵是这首诗在你心中投影出了什么?一千个读者有一千种自身经验在内心回响。它外在是敞开的,核心是收缩的。这便是一首深度意象诗歌的无中心又无不中心的内涵。


立春
江苏|钱松子


早起的面试官,卡住发音,
晚来的班车,还在一条山道上盘旋。

今天,植物园开放,
请欣赏积雪和整夜无眠的人。

我在江中小岛,
补考地理,走的时候乘鹤。

小雪人读诗:文本在虚实融合之中构架事象,外层表达“立春”节气之上的出游,深层表达情境、心境、智性上的“立春”从冬到春的转换。这种切入角度很常见,但是作品的非常在于事象的开放性与独特的组合,及其组合之间相互衍射与回应时收缩得平滑又顺理成章。追根究底,其独特的根本在于作者语言的独特性意识与驾驭能力。
  读此诗需要从诗眼“立春” 打开,揪出第二段的纽带一一在临界线上破“冬”立“春。在此,从读诗角度剥情境内核:
  1.  第一段与第四行相呼应是“冬”,第三行与第三段相应是“春”。
  2.“卡住发音”是“积雪”下的欲言:未发之音是“晚来的班车,还在一条山道上盘旋。”
  3 .“植物园”与“江中小岛”同是内心之地。前者有“积雪”下欲发的葱茏,后者有心中沟壑需要自省(补考地理),及自省后的心灵洁净自由(走的时候乘鹤)。


【探花卷】


文丨明月之喵


这需要一些假设
譬如说杯子
从手指间挣脱出来,很快……
然而故事却戛然
结尾处
一切都很和煦
阳光弹跃在几瓣清透的叶片之间

黎落读诗:“念”是一个慨念 ,一个瞬间发生的思想动态。从这一点来看和“一只脱手的杯子”在形式上具有相同的路径,都会带来刹那的顿挫或惊异或沮丧。所以文本并没有给出杯子的结局,正是这种戛然而止的处理手法表现出主题的深意和空间想象感。文本的转换设置到了窗外,从内到外,从小到大,这首诗的巧妙之处就在于恰到好处的停顿和转换,一念之间尽在不言。


遇见,游来游去的鱼
陕西丨诗者絮语


夜晚,异常清澈。风从北方来
巨浪刚刚落下
我像一粒失去自由的沙砾
被裹挟,被诱惑,被滚滚水流撕扯以及摔打
那条游来游去的大鱼
像一位智者

元业读诗:诗贵在炼句,也贵在意境,一词顶千斤,一句也能顶千斤。这首诗好像没有表达完,也好像表达完成了。这首诗,贵在语言的层层推进上很自然,也很克制。自然和克制中,作者也完成了自己所要表述的想法。但我总觉得,这首诗中缺少了一点抓住眼球、猛然悟醒的东西。个见,与各位诗友商榷。


立春贴
文丨白公智


一缕风,扶着农历站起来
阳光开始点化残雪
墙角的暗香,不再遮遮掩掩
几只小鸟,被风吹高了
被太阳照黑了,鸟鸣雨点般
往下落。冰封的修辞
晕起一抹春光
揭开了桃树,满枝头的羞涩

元业读诗:这首诗,开头推进比较自然、顺畅,到结尾处,感觉有点落俗了。作为短诗,要么开头诗眼有惊句,要么结尾要迭起,要么层层推进有惊奇。这首诗从头到尾都比较平淡,诗意营造的意境弱了不少,感觉为仓促之作。个见,与众诗友商榷。


黄花词
文丨铁万钢


秋分成南北两半时
山坡高举着蒲公英,夜空高举着星星

起风的日子,一切都会选择飞翔
蒲公英飞向远方
思念,适合种在天涯
星星飞向低处,落在姐姐窗前的沉思里

大雁一路向南
飞过插满头的黄花,飞过昨夜的春天
折叠的翅膀带不走一缕暗香

元业读诗:万钢兄,是我的老朋友。我们见面不是太多,但与他在一起会很有趣。万钢兄一笔钢笔画非常不错,看他的钢笔画也是诗意满满的。这首诗,写得隐忍,也写得饱满。我以为,还可以写得再清晰一点,再顺畅一点。



文 | 记住忘记


我该如何表达心境
用白发或是余生

大地紧迫,山川苍莽
浆洗了半生的抹布
把自己也浆洗了进去

多么白洁啊
一只叫不出名字的黑鸟
从天外飞来
又在上面涂写着什么

顾念读诗:白发或者余生,紧迫,半生等词语,映射出心境的苍凉,但末节天外飞来的黑鸟,则在这苍凉的心境之上萌生出勃勃生机。


春天的颜色
文丨长安肆少


刚开始是一个褐色小点
在白底的雪原,战战兢兢

一场风,又一场风
黄土疙瘩散开,如母亲胸膛

黑色的燕子停在檐角
简谱的黑,却是音乐符号

一抹嫩绿被唤醒,轻舞
映在有阳光的河面,泛着微澜

终于,几丛三叶草的台阶
黄色迎春花张开手臂,怒放

老家梦泉简评:这首小诗吸引我的有两点:一是意象的独特、鲜活;二是递进间的草灰蛇线。先说意象:作者很注重意象的提炼,融情智象于一体,奇绝多姿又不失法度。你看,春天的颜色刚开始是“褐色小点”在雪原战战兢兢,给人印象深刻吧,另外黑色燕子是“简谱的黑”也很形象别致,其它几个意象虽普通些,但也很有画面感,一下就抓紧读者的眼球,引发读者的共鸣;再说递进:小诗需要推进,这首小诗跳跃有度又暗含粘连,即所谓的草灰蛇线。你看,由雪原到风;由简谱的黑到唤醒;由唤醒到怒放……总的来说,这首小诗中规中矩,颇具特色。但要跃入好诗,似乎还有待一道神谕的光芒植入。


【同题卷】

蝴蝶(节选)
文丨三且


B
欲飞的不止山河,还有身内
生长的翅膀

有人唤我的小名
我从一句越剧唱腔跌回今生

元业简评:这是一组诗里的片段,但在这片段里,将“山河”“体内”“小名”拿出来组在一起,并与“生长的翅膀”相结合,眼界开阔了起来。一只蝴蝶能让“河山”“欲飞”,这是怎样的一只蝴蝶?很期待。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