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特刊 > 中诗简牍
【中诗简牍】2021年5月卷(总第108卷)《定都阁》


  导读: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本期责任编辑:顾念。永笑、长安肆少等十位作者的诗歌作品上榜。

编辑团队:元业、小雪人、老家梦泉、顾念、黎落
本期责任编辑:顾念

一、  榜单

【状元卷】
1 永笑:定都阁

【榜眼卷】
1 长安肆少:汗珠
2 顾西决:练习

【探花卷】
1 养心兰:初夏
2 张艳君:女人鱼
3 龙秀银:在天王殿
4 诗者絮语:小满
5 彭纯廉:空旷的山村
6 周建好:嫁接

【同题卷】
1 尚能饭否:蚯蚓
 
二 、编辑小记
 

  什么是诗歌?诗歌能带给我们什么?这是一直以来所困扰我的。
  ——曾玩笑般的评论自己喜欢的诗人,说我喜欢你的诗,读起来觉得十分美好,但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儿好。
  ——其实不是玩笑,有时候想想,正是因为这些说不出来的美好,诗便成为诗了。
      是这样子的吗?
                               ——顾念  2021.6.7


三、上榜作品

【状元卷】

定都阁

文|永笑

不要浪费指尖的力量,去遥指远方的飘渺
不要偏听是非,不要动用黑白的力量去理解对错

遥望,不需要清晰

没有比模糊更能看清时光深处的血腥烽火
更能看清,这座被宣纸托住
而又无法着色的北京城

顾念读诗:定都阁位于北京城西的定都峰上,千百年来,一直遥遥东望,默默地见证着北京城的起落与变迁。本诗的主题是定都阁,但却着力于“遥望”,用虚写的方式,写出了时光之沧桑纵横,定都阁之气象万千。


【榜眼卷】

汗珠
文 | 长安肆少


一榔头敲下去
一坨土块碎了,溅起金色泪花
一轮夕阳,竟也碎了

一群鸟尖叫着飞远了
一只蟋蟀匆匆窜进草间了
一丛树桠把远山涂黑了
一只手揉揉眼睛,连手指都看不见了

一阵风吹过田野
一滴汗珠从脸上淌下来

咚!

老家梦泉读诗:一首小诗既要有宽大的视野,又要有细节的聚焦。其实,后者往往更重要。细节写活了,大的所指也就隐含期间了。长安肆少这首《汗珠》就是对细节的一次次聚焦,细节的聚焦也延伸出了大的视野观照。人类劳动,改造了自己、也改造了自然和社会。当然,也在某种程度上打扰了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及其它静物。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是当下的一个热点问题。也是人类一次次被自然反向惩罚后的反思和回望。当然,劳动是光荣的,和自然和谐共处的劳动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小诗艺术地呈现了这一意指。其手法也很特别:一是对一开头句式的反复运用;二是不露痕迹地参入虚实、夸张、拟人、悖论等手法;三是最后祭出象声词“咚”,且单独列行加感叹号,是对劳动者艰辛的点赞,亦是对异化“劳动”的反思和拷问……


练习
文丨顾西决

为了能够如鱼得水
我每天要做的
就是在正午的太阳底下
一遍一遍地练习
如何否定事物阴影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眼底只有光
只有光明

小雪人读诗:诗歌本质上是“抒情言志”,“练习”的叙述看似诗意清浅,实则是它由浅入深地构架完成了口语诗的整体隐喻。文本在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之间留下空间以“言志”:正午下只有“站直”才能否定阴影的存在,身心只有不被外界影响歪曲,顺和心志才可“如鱼得水”,因此,“练习”则是“每日三省吾身”的洗涤与正身。


【探花卷】

初夏

山西丨养心兰

诗人纳兰寻欢说
“我需要一个女人”

篱笆上的蔷薇花一夜间
都开了

小雪人读诗:一首简洁中繁复的小诗,读来诙谐风趣幽默。文本看似简单的记叙外表下,是作者对于技艺、活力、趣味的恰如其分地把控。作品中初夏的人与物在摩擦中重构,从而唤醒彼此的能指边沿,蕴酿流动出初夏的风情。
一首好诗,可能是妙手偶得,更可能是技艺修炼到炉火纯青后的顺其自然。诗意不可分解,但是,我试图学习体会作品的匠心独运:
1  “纳兰寻欢”,在文本选取这个笔名,可能是其人真有其事,但是,在作品中笔名也成为意象,则是“兰”唤醒“蔷薇花”、“寻欢”不仅唤醒事件,如“我需要一个女人“,也唤醒“篱笆”的物象的情感。
2 在上述的唤醒中,“诗人”身份的强调增强了唤醒的作用。因为诗歌是一种特别的体裁,任何人与事,进入诗便赋予了更多“隐喻”,则诗人说话更有其身份下的习性。
3 文本用词简约有效力。此如 “一夜间”将“初夏”的时间节点再往细微上推进。第四行,“都开了”,而不是“开了”,则更显对上文两小节的统射。


女人鱼
文|张艳君

绕过鱼市,过毓秀坊,寻竹,问贝
你把腰线放进孔雀蓝
凤仙领镂空小斜襟
高开叉,小碎步
光阴屏风为你撤回一圈圈鱼龄
回到贝屋,哦,你想起母语还寄存在螺纹里
让鱼形钥匙从耳孔里游出来
清风摆水,轻叩一扇绿漆闺门

黎落读诗:细腻的笔触,及物的诗写,有女性诗歌特有的静雅与含蓄。气息绵密流畅,用词干净玲珑,尤其喜欢结尾的几句。


在天王殿
文|龙秀银

天王殿座落在半坡上,它的对面
是一个挖掉半边山的砂场
“挖机哐当哐当挖石头,你们诵经
能够静下心来吗?”
“权当它敲木鱼就是了……”

女主持说完就关门了
她把我们和砂场关在了门外

顾念读诗:本诗类似于偈语,诗思与禅机交融。虽试图陈述的仍是明心见性之意,但却因天王殿的静和挖机的动,门内的守一与门外的破坏,如此对立,赋予了文本更加深刻的含义。


小满
陕西|诗者絮语


村庄的脊背汗渍叠加着汗渍
白得刺眼
几只蝴蝶的悠闲缓解了一些疼痛
鸟鸣散落在田间地头
炊烟的漏洞被一一覆盖
游子开始思归
在北方,麦穗的饱满虚张声势
很多事情悬而未决

老家梦泉读诗: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农作物开始灌浆,即将走向饱满、走向成熟。时下的农村,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留下一些老弱、妇幼。炎热的田野里,男的光脊搭衣,女的套个背心,露着雪白的肩膀和胳膊,“汗渍叠加着汗渍”。作者用“村庄的脊背”以虚写实,并用“白得刺眼”四字补足,一下勾连出我过往的生活经验,不由得暗自唏嘘,非常独特的意象打造。继而,经过蝴蝶、鸟鸣(都有虚指,比如儿童的跑动和欢叫)两个普通意象的过渡,用一句:“炊烟的漏洞被一一覆盖”,再次将诗意推进高潮。村庄里,不少人家都外出打工了,暮色里已无炊烟冒出,田地也包给了留守的老弱们,这更加重了留守者的负担,一句独特的意象打造,储存了太多内涵,亦有时空的推进,很亮眼的一笔。最后,经过一个跳跃拉伸——“游子开始思归”,一个推近聚焦——“在北方,麦穗的饱满虚张声势”,一句:“很多事情悬而未决”留下无尽的留白。谁来收、运、打、播?这些都是老弱,妇幼不能完全承受的农事之重。小诗艺术化地为当下农村拍下一幅剪影,也有望存进历史。由此可知,一首小诗的意象不在多少,关键是要能打造出独特的意象,且要相互观照,和谐共处,拱卫主旨。


空旷的山村
文|彭纯廉

那些民谣旧事,可以用手指头一个个掰着数
那些山几个指头轮换着翻阅
夹在山丘之间的平槽
石磨、篱笆,院坝可以一句句唱出来

唱累了就叫下五月,翻一翻拇指一样的后山
那十里的平槽
就像个十六开的唱本儿

其间一只狗
一个担柴人
不经意间,已经从唱本儿上返回半天了

黎落读诗:内容与形式结合妥当,有一种冷幽默式的从容和反讽,以及对当下社会生活的关照与写实性描述。质朴中蕴藏筋骨,且有民调的韵律美。


嫁接
文丨周建好

呈现在世人面前的
总是葱茏和甜蜜

挨过的那几刀
以及切口
从没有人提起

光鲜的背后
有多少不被人知的痛苦

而我从农村泊在城市
是不是一种嫁接

顾念读诗:本诗构思巧妙,赋予了嫁接新的含义。末尾二节,虽是提升,但却有不着力之处,或可有更好的展现方式。


【同题卷】

蚯蚓  

文丨尚能饭否

“看天上的蚯蚓,那洁白的羽毛,风是听话的孩子”。
小鸟说。
“妈妈,为什么我们两头尖,只长肉肉。”

“孩子,你没有羽翼,但你可以飞翔,你何必在意,蚯蚓与鸟的差异”

“妈妈,我怎么飞,我是鸟呀。”
“孩子,鸟与蚯蚓都是名字,也许有一地方,那里的蚯蚓叫鸟,鸟叫蚯蚓。”

“飞的理想,在土里,是更深,更广,更松软。”
“嗯,妈妈,我在松软的大地飞翔,让麦子伸开翅膀,让稻草人从云朵里撒下雨滴。”

顾念读诗:这首诗就语言来说成人化和逻辑性非常强(对话的内容可以体现),但不影响这首诗歌强大的诱导教学功能。虽则成年人所谓的童诗,往往都是站在成人的立场,觉得孩子应该会如此如此,孩子的想法应该会如此如此——但作品的创作,尤其是童诗,本身就应当具备相当的目的性:启智,教学,美的诱导等等。童诗之于成人来说,很难写的有趣生动,这首诗已经做的非常好了。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