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王久辛
克什克腾的白天鹅(外一首)


  导读: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著名诗人王久辛作品。
 

天地白冷至银月的深处。
继续着白,继续着冷。
 
向外望,白的,
延伸至无限。白到无比空前。
 
向内望,白的,
幽深无底。白到令人绝望疯狂。
 
中间的风,嗖嗖。
也是白的,冷的。
 
白亮亮的闪电。嗖嗖。
没有张牙舞爪。不动至冷酷。
 
高冷的比月亮白。泛着光。
内敛的银白的暗光。不刺眼。
 
有力道。冷硬冷硬。
包括牛羊皮,照样冰透。
 
一点儿不湿。无痕迹。
冷冰冰的嗖嗖。迅疾似暗箭。
 
极静。极净的极寒至八荒之极。
大地一派,银白冷烈的凛冽之美。
 
不妖娆。白冷铺至天边;
不娇媚。白冷至永冻层。
 
风在吹,向东极南极,
西极北极,白着冷着,冻着。
 
这银白的美。冷着的白,
有温度。零下40的冷酷之魅。
 
晶体通透,暗含亮光。
弥漶。浸骨入髓却拒绝张扬。
 
大片大片的银白之素颜,
覆盖着天地。风,微茫无限。
 
银白无限。风光无限。
雪野,一颗高冷至极寒的心。
 
向下冷烈,极度以下冷烈。
是白的极致。在我的双眼——
 
把所有缝隙塞满。大白于天下。
没有瑕疵。起伏是优扬的。
 
优扬的白,没有忧伤。
淡淡的微笑含着自富的高昂。
 
我心上,魂是银,发放星辉;
白是魄,自带光芒。魂魄啊!
 
魂魄之银白与白银之魂魄,
都坦荡。君子坦荡荡的坦荡。
 
高洁无比。脱俗无羁。
害得嫉妒狂几度发作而歹念频生。
 
白。白雪公主。
我不会因为歹念之围,而放弃冷。
 
白。白雪莽原。
我不会因为歹念恶毒,而抛下寒。
 
攥紧极寒。攥紧冰冻。
我以此为灭绝祸害之核武库之器。
 
冻死苍蝇。冻死苍蝇。
冻死所有歹毒之邪念。
 
哪怕一丝丝。
一丝丝的蚊蝇之嗡嘤细喘。
 
和邪念所有滋生之孽源。
都决不能放过。誓灭绝其迹。
 
而与志洁行芳之高士为伍。
毕生追随,不舍昼夜。
 
我歌颂克什克腾雪野。
和雪野上的祁寒。我歌颂。
 
我歌颂太阳和月亮送来的温暖,
和柔情。我歌颂。并且领唱。
 
冰冷凛冽的寒极之美,终幻作,
今生今世,我之心头唯一的白天鹅。
 
生冻鲜活。高翔蔼蔼。
垂翼天宇。浩瀚乎淼淼。
 
飞。在冰冻的天地间飞,
飞。充盈着希望的极寒。飞。
 
克什克腾。克什克腾在飞。
看雪野上下,那翱翔的白天鹅。
 
生冻无比。光芒无限。
此刻,正在我遥远的心上,飞。
 
那么远的白,瞬间飞至脚下,
那么高的白,转眼来到眼前。
 
银月的白,像我的魂魄,
向四面八方的天地间飞去。
 
克什克腾。克什克腾。
克什克腾雪野飞着一颗心。
 
巨大的。白色的。心。
天帐月白如一床棉絮。
 
云锦布设天地之帐,
红日的红如红鸡冠的鲜艳。
 
却是高音女花腔顶至云端的缠绵之绕。
华丽至朴素的胴体之全祼。
 
月白的白,涌入心头。
银辉遍洒万水千山所有折皱之背。
 
没有遗漏。不是光。
是雪。没有遗漏任何角落之阴。
 
白天鹅的心。穹窿之翅,
飞。在生冻冰封的雪野上飞。
 
克什克腾。克什克腾雪野,
一只充盈着英雄梦的白天鹅。
 
在飞。飞入我之外,
所有我看不到的地方。仍在飞。
 
而所有我看不到的地方,
都是克什克腾。都是冰封的雪野。
 
那是我的心。在飞。
我冽凛至寒极的心。在飞。
 
纵横四海之冷烈,以广袤,
无垠的极寒,高举着我的魂魄。
 
飞。一颗火热与高冷合铸的心,
在克什克腾雪野以炙烈之指试寒。
 
寒极至冰点以下的凉薄,
一如我高热至宽广的诚厚。
 
无需过度,我的兄弟。
不要客气,我的姐妹。
 
我的热烈。将以极寒辽阔的狂野,
——为标志:一试身手。
 
无论多么庞大深厚。我的热烈,
——都能获得渊薮之底的托举。
 
放心吧!冷烈极寒之疆域,
你大至何方,也是我热恋的故土。
 
它飞,就是我飞,
我在什么时候都可以上天入地。
 
无论广寒宫,还是太阳城。
都能够凭仗我自由的意志飞抵。
 
不会畏惧骤雪狂风。
白天鹅,有永远高傲倔强的灵魂。
 
冷烈不屈,酷热不挠。
在我之内外所有的地方,它都是
 
——不灭的星辰。克什克腾。
克什克腾。你是我的白天鹅。
 
当然,我也是你的白天鹅。
我们彼此的一见倾心即成永久。
 
永冻的,活的理想。
永冻的,飞翔着的爱情。
 
我的。和你的——克什克腾。
是同一个灵魂的精神伴侣。
 
克什克腾。克什克腾雪野,
是纯洁养育的精灵——我的精灵。
 
亘古以来的涵养。
开天辟地的哺育。
 
冷烈与酷热深广之空间,
是克什克腾和我之魂魄的遨游之所。
 
思想光芒万仗。
灵魂精骛天外。
 
克什克腾,克什克腾。
白天鹅的诞生,不仅是象征。
 
 
2020.1.15. 北京.
 
克什克腾,即克什克腾旗。冬季大雪纷飞,一望无际。位于内蒙古东部、赤峰市西北部,总面积20673平方公里。辖区总人口25.1万人,是蒙古族为主体,蒙、满、汉、回等10个民族聚居之地。
 
 
作者在波兰大使馆与波兰青年作家交流
 
云游的红兜兜
 
大红  谁会从颜色的内部开始回忆
谁会从童贞的记忆开始追问
——题记
 
 
1
 
蓝梦迸出辣辣光芒
光芒,光芒一如哑语
哑语意味无穷
无穷的声音和无穷的颜色
冷冷地漫过人们的猜想  大红
大红。是大红省略具体的事物
漫过冬耕的镢头,春播的手掌
进入抽象。在抽象的广阔天地
人啊 不正是一群蹦跳的蛐蛐儿
逗着的大红兜兜
 
2
 
只有少年
只有少年能够切肤地感受这触觉的
奇异  他们在野草茎叶撒上笑声
任阔野捧起天真的幻想
也任我的回味在其中激荡  大红
大红  童年记忆中的大红兜兜
在所有厌倦的心空铺天盖地
如大风起兮  江涛怒吼
在漫天的大红之上
先进一段即兴的舞蹈
后入一节欢蹦的音符
你回忆你深刻
你想往你云游
无边无际的大红兜兜
随你扬起灵性之旗  挥舞
挥舞  你的想象挥舞着你的想象
你的想象  是最本质的象征
更何况你面对的诞生
是红若鸡冠的一声声啼哭
 
3

在根本就不存在的未来
它山摇水荡。摇着鱼尾下的航线
荡着鱼脊上的惊险
自由自在地游动
使水成为风。使风成为你
你的所有想象与回忆
都成了你的山山水水
而风在其中穿梭成悲泣
阳光从悲泣中放射光芒
悲泣灿烂辉煌
往事不动声色  大红
大红  多少代人童年的大红兜兜
在你合目想象的刹那之际
出现了。大红
令人眩晕并感到热血灌顶的大红啊
 
4
 
没有风。大红却飞舞起来
没有声。大红却喧响起来
你站在我面前没有动
我却感到了  你灵魂深处的大恸
表情早已没有意义
沉默都显得张扬
谁在仙游童贞的快乐
谁在追寻大红兜兜的蹦触之疼
你坐在触疼之中无视目的
我站在触疼之外蔑视结论
一样的无情
两样的真理
 
5
 
现在,行云流水的我
在行云流水的心灵深处
追求一个行云流水的过程
你呢?你的过程在大红深处漫游
没有窒息  没有阻挡
你自由自在  你随心所欲。而我
只要你让我去干我想干的一切
我就是你最听话的孩子
 
6
 
孩子啊
翻开眼皮你可以看清面前的一切
合上双目你可以省略所有的景物
在钢铁拼合的四季之中
可以铤而走险
也能够安度晚年
在我。我永远面对庞大的无奈
想象无奈的颜色  红的
大红的  有无数种红
无数种红  隐藏那惟一的红
童贞的红  你在哪里
你连童贞的颜色都想不清楚
你还说你是努力的吗
 
7
 
我是咬牙坚持这种努力的
最后一个人。在金色阳光的覆盖下
动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表达每一个细胞里深藏的激情
你会不会欣赏这一触即通的境界
为一句话拨刀相刃
为一句话握手言和
这翻脸的往事像深层的现实
甚至没有养育一只蚂蚁
一朵蔷薇。蚂蚁们在你的关怀之外
自由繁衍。蔷薇们
在你的沐浴之外 处处盛开
它们纯真地表达着这个世界
给予它们的  最美妙的感受
渺小得自由
也自由得伟大
 
8
 
在全人类共度的情人节
谁在亲吻不忍回顾的往事  大红
大红  谁会从颜色的内部开始回忆
谁会从童贞的记忆开始追问
理想遇到现实  人走到绝境
哪一个是刚强的
哪一个又是完美的  大红
大红  我们的大红兜兜
你能够  在漫天的飘舞中回答我吗
我能在你的内部
找到我从未被玷污的情人吗
我所有的一切  都是速朽的
连同幻想。你的一切
你的大红,你的大红兜兜
你的飘舞灵动的一切  都是永恒的
我恨你的恨  也是永恒的啊
 
9
 
“野草莓。野草莓
酸酸的野草莓  青青的野草莓哟
你是否记得  那洁白莹丽的贝齿
它从你的身上切过
用最美妙的轻柔将你翻来翻去 翻你
翻你 你被它翻来翻去
你不记得那柔软的翻来翻去吗
它翻你它翻你呀
你应该记得它翻你的  那个美妙
你应该忆起它将小小的你
整个含在心里的  那个柔蜜之躯
你忘了吗  你的鲜酸刺激了
它牙根下的爱怜  使它一想起
你鲜稚的样子  便在几十年后的今天
下咽一种液体。你不记得了吗
 
10
 
一个人对自身最稀有最深沉的记忆
莫如野草莓进入口腹之后
感觉到的  那种鲜酸的大红
那是大地捧给你的血
也是泥土对童贞的深情 通过
你的品尝 浩浩荡荡
铺天盖地  向你的记忆走去
无穷的声音和无穷的颜色
漫过来了  漫过来了
所有人们能看到和不能看到的地方
都是浮动  飘扬的红兜兜
红兜兜翻动金色阳光
金色阳光翻动红兜兜
红兜兜浮动在蓝天
蓝天浮动着向上的红兜兜
向上。向上。在大地之上
一件无边无际的红兜兜  浮动
飘扬  在每个人眨眼间的回望
凝作一枚  野  草  莓
 
11
 
在这个世界上
敢于  并能够蔑视语言的
只有野草莓
野草莓就是灵牙利齿
所有灵牙利齿  就是野草莓
它饱含着英语。俄语。意大利语
和西班牙语。等等。都无法表达的
绝望。野草莓通体透明
野草莓华光闪烁
一个灵感进入了野草莓
就是一个人戳破了大红的柔肌
热血之浆即刻奔涌在天地之间
和所有灵魂的大红深处
 
12
 
现在,我在热血之浆的推动下
追逐针尖上站着的  数亿声啁啾
在啁啾与啁啾的间隙之中
游龙画出激情的跑道
没有终点。随时可能一泻千里
也即刻可能溃不成军
在古罗马的旧战场上
半跪着的将军呓语不止
仿佛。仿佛上帝说需要光
于是就有了光。光捧着啁啾
啁啾在光的怀抱中透明而又纯净
我的大红,我的大红
我的大红兜兜
你不飞舞在透明纯净的天空
还飞舞在哪里
 
13
 
在一朵翩跹的彩蝶的内心世界
大红的瀑布如云横空
从东到西抖动着芬芳的大自然
触碰壮硕的农妇
渴饮劳动的夯歌
幸福地奔跑在小白兔的脚掌
奔跑在一只蜻蜓飞出的旋律之中
你不感到瞬间是辽阔的吗
你不觉得想起自己是多余的吗
它使你对辽阔的感受归于渺小的瞬间
它使你对大红的记忆归于红兜兜
为此,你没有发现
你对生命的想象是刺目的  鲜红吗
简介
王久辛: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首届方志敏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大地夯歌》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随笔集《他们的光》,文论集《情致 •格调与韵味》等。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曾任《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大型中英双语《文化》杂志执行主编,编审。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