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王久辛
灿烂红莲
――献给中国共产党85华诞


  导读: (1) 据历史记载:那一天―― 阴。且有小雨。我不信。 在我想来,那天肯定阳光灿烂。 必定阳光灿烂。一定阳光灿烂。 我都闻见灿烂阳光的芬芳了, 我都听见灿烂阳光洒向湖面时, 那“涮”的一声――美丽的投
                    (1)
据历史记载:那一天――
阴。且有小雨。我不信。
在我想来,那天肯定阳光灿烂。
必定阳光灿烂。一定阳光灿烂。
我都闻见灿烂阳光的芬芳了,
我都听见灿烂阳光洒向湖面时,
那“涮”的一声――美丽的投入了。
怎么会阴?怎么会有小雨?
怎么会违背四万万五千万同胞的心愿呢?!
 
      (2)
那一天,太阳仍然不是,
不是从西边升起。仍然不是,
不是从南边从北边升起。
仍然是――
必定是肯定是一定是――
从东方升起――我听见了,
那鲜红的惊雷。如色彩般灿烂,
从天而落。“哗”――大地被染上了,
七彩霞光。十三位英俊书生,①
和一名秀丽的少妇,便驾云而至。②
仿佛太阳说:要一条船。
于是就有了船。再要一条小船。
于是便又有了一条小船。
一大一小,一大一小。
两只船,便成了中国第一大党的
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最后一次会议的
会址。会址在南湖的水面上摇荡,
会议在八十五年前的今天上午召开。
关于中华民族向何处去?
关于组建一个政党。
以及这个政党的所有追求、纲领
使命、责任与纪律等等。
都在这个摇荡的船仓里产生。
仿佛是一个婴儿的摇篮,
又仿佛是一位伟人的昨天。 
  
                    (3)
昨天,少妇坐在船头望风,
也不时回望船仓。她美丽的眼睛,
使仓内的书生们都心情灿烂。
仿佛这美目的流转,
如未来的明天。奋斗吧,同志们!
董必武颤动着山羊胡须,说:
如果没有饥饿,
我们中国的女孩子――
个个都是国色天香;
如果没有封建专制,
我们中国的女孩子――
个个都是绝代佳人;
如果没有愚昧和无知,
我们中国的女孩子啊――
个个都是精灵。
生活在美丽动人的土地上,
谁还不会唱歌?谁还不会跳舞?
随便拉出个人来――
肯定是诗人!
 
毛润之激动了,说――
是啊是啊!如果没有帝国主义,
如果没有封建主义,
咱们的中国――
咱们的中国男耕女织,夫妻双双,
那日子比红辣椒还红火呢!
 
是啊是啊,周佛海――当然不是
不是后来的周佛海。陈公博,
还有张国焘,也都不是后来的――
陈公博和张国焘。
他们年青的脸胀红了
挥动着拳头,激情满怀,
他们说:
黑暗啊!列强的强权!
黑暗啊!军阀的蛮横与混战!
李达,推了推眼上的珐琅镜,
又摸了摸,
因愤世嫉俗而剃光的脑袋。
说:把他们全扫光!
船头的小少妇――
他的妻子,回头抿嘴一笑。
他眨眨眼,问:我说错了吗?
毛润之笑了:一阴一阳。
润之说――水火不容,
可李达与会悟却如天仙绝配啊!
哈哈哈哈!红船上荡出了笑声,
落入湖面。凝作一朵盛开得极其灿烂,
极其灿烂的十三瓣红水莲。 
  
                    (4)
红水莲,红水莲。
红水莲的花蕊有奇香弥漫。
那每一粒香指都在抚摸苍天,
抚摸大地,抚摸大地上――
衣不遮体的百姓人家。邓恩铭,
只有十九岁的邓恩铭说:
从贵州荔波到山东益都的投亲路上,
我见惯了尸横遍野的饿殍,
见惯了乞讨的老妪与儿童。
他说:我的祖国呀,
必须富强。没有道理不富强!
王尽美问:靠你一个人能富强吗?
何叔衡答:因此,必得有我们的党!
不!人民的党!代表人民利益的党! 
  
                    (5)
这时阳光从窗棂照进船仓,
在李汉俊、刘仁静、何叔衡,
还有李达的眼镜片上――
晃悠了一下。又被眼镜上,
那八张镜片反射在船仓的
八个角落。船仓更亮了。
人心也更亮了。这时――
船头的少妇――王会悟哼起了,
西塘田歌――感动得水面上那十三瓣
红水莲,在阳光下通体晶红,通体晶红,
奇香弥漫整个环宇,整个环宇。 
  
                    (6)
绝对服从党纲!董必武说。
绝对服从党纲!其他人压低声但坚定地说;
绝对严守党的纪律!董必武说。
绝对严守党的纪律!其它人
斩钉截铁地说;
邓恩铭憋不住了,
呼:中国共产党万岁!
其它人发自心底地小声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
 
他们的声音是那样的小,那样的小,
然而,却响遏行云,直冲霄汉。
直至今天――
仍在我们的心上赫然醒目!
使我坐在南湖的船头凝思良久。
我想:是啊是啊,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把陌生人变成了熟悉的战友和同志?
是什么力量?把十来个人的最初的誓言,
变成了推翻三座大山的擎天膂力?
 
我在想,从昨天到今天――
八十五年的萌芽、成长与壮大。
如果谁不相信水滴石穿的事实,
可以看看今天的中国共产党;
如果谁不相信百折不挠的理想,
可以看看今天的中国共产党。 
  
                    (7)
毛润之夸赞过蚂蚁啃骨头,
毛泽东赞美过愚公移山。
毛润之还说过――
中国共产党要压倒一切敌人
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
毛泽东甚至在五二○庄严声明中
高呼――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是啊是啊,联合起来!联合起来!
像南湖上的水莲花瓣――
一瓣一瓣地挽起心来――
让心花怒放!让青春怒放!
让理想怒放!怒放吧!
从昨天怒放到今天,
再从今天怒放到未来――怒放!
怒放!让十三个人的怒放,
变成十三亿人民的怒放!
让中国的所有江河湖海
都怒放红水莲,让全世界的
江河湖海都怒放红水莲!
怒放,怒放!
怒放吧!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 
  
                    2006年4月6日 于北京
 
注释:
①    第一次党代会正式代表12人;另有一名为陈独秀指派出席的,他就是包惠僧。
②     这里指李达夫人王会悟,当时她坐在船头为会议警卫,当时他们新婚刚一年。
简介
王久辛: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首届方志敏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大地夯歌》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随笔集《他们的光》,文论集《情致 •格调与韵味》等。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曾任《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大型中英双语《文化》杂志执行主编,编审。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