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中诗翻译
《英诗同题翻译》第30期A Lament


  导读:本期选取《英诗金库》第285首诗“A Lament”,这是雪莱创作的一首短诗。本期共收到十六篇译作,经过柏敬泽、赵宜忠、王琳、赵佼、馨阅五位顾问和编委盲评推荐,在此推出十一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五位专家在百忙中劳苦劳心的审阅推荐,也感谢晚枫和蔡铁勇两位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读和书法。
《英诗同题翻译》第30A Lament

 
栏目主持:杨中仁、项少晶

本期审校:柏敬泽、赵宜忠、王琳、赵佼、馨阅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王昌玲
2.林文君
3.吴伟雄
4.张琼
5.林尚源
6.薛琴
7.禄沐东
8.陈赛花
9.罗淑萍
10.晚枫
11.杨中仁
 
编者语:
  雪莱(Percy·Bysshe·Shelley,1792年-1822年),英国诗人、思想家、改革家,出生于英格兰苏塞克斯郡菲尔德庄园。其一生见识广泛,不仅是柏拉图主义者,更是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创作的诗歌节奏明快,积极向上,主要代表作有《麦布女王》《伊斯兰的起义》《致英国人民》、《西风颂等。本期选取《英诗金库》第285首诗“A Lament”,这是雪莱创作的一首短诗本期共收到十六篇译,经过柏敬泽、赵宜忠、王琳、赵佼、馨阅位顾问和编委盲评推荐,在此推出十一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五位专家在百忙中劳苦劳心的审阅推荐感谢晚枫蔡铁勇两位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读和书法

A Lament
P. B. Shelley

O World! O Life! O Time!
On whose last steps I climb,
Trembling at that where I had stood before;
When will return the glory of your prime?
No more--O never more!
Out of the day and night
A joy has taken flight:
Fresh spring, and summer, and winter hoar
Move my faint heart with grief, but with delight
No more--Oh never more!
 
英文朗诵
 
  朗诵者: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翻译作品。另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以及合编翻译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现居加拿大。
 
书法分享
书法家蔡铁勇,字堂荣,号东海居士,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理事在福建省福州市从事外贸业务,平时爱好双语书写,以“丹翔和鸣,双语共雅”为座右铭,丰富业余生活。版本1音乐,当曼妙的声波消逝了……

译文分享:

1.哀歌一曲
雪莱  
王昌玲 

哦,生命!哦,时间!哦,世界!
我攀爬最后几步台阶,
回首登高处,不禁浑身颤抖;
你鼎盛的荣光何时会再来?
一去不返——哦,化为乌有!
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
欢乐离弦之箭般飞掠:
早春、夏日、还有那白雪悠悠,
我衰弱的心啊,却尽感悲哀;
欢愉何在?——哦,化为乌有!


  题目A Lament译为《哀歌一曲》。哀歌一曲的平仄与A Lament的轻重音节比较合拍。全诗基本采取直译,顺着原诗的语序一路译来。为了押韵,首行“O World! O Life! O Time!”进行了词序调整:哦,生命!哦,时间!哦,世界!时间世界音韵极为相似,正好回响Life/Time元音韵。译诗主要考虑音韵和谐。再比如,第二节的“Fresh spring, and summer, and winter hoar”原译为:早春、夏日、还有那冬日白霜,与末行“No more—Oh never more(欢愉何在?——哦,空梦一场!)押韵。但考虑到ang韵太过响亮激昂,与No more—Oh never more!所表现的幽怨情感不符。改译后两节押韵模式相同:aabcb,与原诗略有不同。

译者:
  王昌玲,女,七星译诗社之天璇。研究领域:英美文学批评、诗歌翻译。出版合译著数部;两次获得韩素音翻译大赛汉译英之优秀奖(2009, 2018)2010年首届海峡英语竞赛汉译英一等奖。座右铭:我译,故我在。诗观:诗是灵魂的救赎。


2. 哀歌
珀西·比希·雪莱 作
林文君 译

唉,这世界!唉,这生活!唉,这时间!
我登至其顶尖,
为曾所立之处而颤抖;
辉煌何时能再见?
不再有啊,唉,辉煌再也不会有。
于昼夜中,
快乐已终。
新春,夏日与冬雪,
使我愁心悲无乐。
不再有啊,唉,快乐再也不会有。

译论:
   1、诗歌题目奠定了全诗情感基调,传达出一种悲伤之情,原诗中的“O”和“Oh”均译为“唉”,更有一种哀叹之感。
   2、原诗歌两节均押韵为aabab,译者第一节与原诗一致为aabab,第二节为aabcd

译者:
  林文君,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学生林文君


3. 哀歌
珀西·比希·雪莱 作
吴伟雄 译

哦世界!哦人生!哦时间!
处于最后里程的登攀,
回首以往,我心抖颤;
昔君荣耀,何日再来?
不再来呵——来日不再!
日夜已去,光阴流逝,
有种欢情,飞无踪迹;
春夏至冬,我心悲戚:
惟有乐事,不会再来。
不再来呵——来日不再!

译论:
  散文理解,诗文译句:雪莱的A Lament诗短意深。理解不易,译之更难。惟尽量求似了。可把难点的诗行化为散文,分析理解后再译出诗文。首节的On whose last steps I climb,/ Trembling at that where I had stood before是个完整跨行句,whose,应指上一行的世界、人生和时间,steps是复数,就不是一个台阶应为既表时间又表空间的一段人生历程。后一行是表达回首以往所处历程的感概。故此跨行句拙译如上。第二节的Fresh spring, and summer, and winter hoar, /Move my faint heart with grief, but with delight也是跨行句,前一行是主语部分;后一行是谓语move,宾语my faint heart和状语with grief, but with delight but是个关键词,意为“除…以外”。故拙译为:春夏至冬,我心悲戚:/惟有乐事,不会再来。
  辞韵处理,和而不同:辞韵,指修辞与声韵。 “和而不同”,是保全整体辞韵特色,据表意的需要,译“似”而非全“如”。此诗最显著的修辞是重复,两节的末行都是No more—Oh, never more!译文亦重复,译为:不再来呵——来日不再!原诗韵式是AABAB。译诗韵式再造,为AAABB

译者:
  吴伟雄,英语译审。中国译协四、五届理事、 “资深翻译家”。长期从事地市外事工作,曾赴五大洲20多国任随团翻译或参加国际会议。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教授,授英汉互译及诗歌鉴赏等课程。在翻译核心刊物发论文16篇,出版翻译研究编著5本。研究兴趣:诗译鉴赏、应用翻译。


4. 一声叹息
珀西·比希·雪莱 
张琼 译

哦人间!哦生命!哦时光!
最后几步阶梯,我攀爬而上,
颤颤惊惊,回首观望,
何时再现,昨日辉煌?
辉煌不再——啊,再无辉煌!
石火光阴,日夜过往
欢乐离去,再无芬芳:
春生夏长,冬日披霜,
脆弱我心,黯然神伤,
欢畅不再——啊,再无欢畅!

译论:
  诗歌作于1821年,次年1822年,雪莱与世长辞,年仅30岁。诗歌基调忧郁伤感:第一节,诗人说他正在攀登人生的最后几个阶梯,感叹昨日荣耀不再;第二节,诗人触景情伤,感叹昨日欢乐不再。
  原诗每节五句,韵律为AABAB。译诗尽量译出诗意,一韵到底。两节最后一行为重复修辞,但no more之后的名词分别为glory, delight, 译诗类似,但不尽同,第一节是“不再辉煌”,第二节是不再欢畅。

译者:
  张琼,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肇庆市翻译协会会长。


5. 悲叹
P.B.雪莱 
林尚源 

啊,尘世,人生,光阴!
当我登上你最后顶峰之时,
再回首往昔,我全身颤抖;
敢问,辉煌何时可再现?
不可再现——啊,永不再现!
时间不分白天黑夜地流逝,
喜悦之情也一去不复返:
从清爽的春夏到寒冬,我倍感悲伤,
为何唯独欢乐不再现?
不可再现——啊,永不再现!

译论:
  原诗的大意是:诗人说他正在攀登世界、人生和时间的最后历程,但回首过去的人生,感到全身颤抖,感叹自己的荣耀不会再来;随着时间飞逝,喜悦也一去不复返,一年四季都用悲伤催残其脆弱之心,唯独没有快乐来安慰,悲叹自己再也得不到快乐了。诗歌表现了诗人的厌世之念,全篇充满悲伤。
  翻译这首诗,有几个关键句子要理解透彻,否则容易译错。首先,是第一节第二行的whose,它表示上一句的世界、人生、时间;第二,第一节第二和第三句是一个跨行句,表达诗人对自己走过的人生历程而感慨;第三,第二节的第二句用了冒号,解释了为什么喜悦飞走了;第四,第二节的第三和第四句也是一个跨行句,表达诗人再也感觉不到喜悦,终日得到的只有悲伤;第五,就是第二节第四行的but,它与前面所说的形成鲜明的对比,表达唯独没有快乐之意。另外,原诗每节最后一行都用了重复修辞手法,译诗也再现了重复修辞手法。

译者      
  林尚源,广东肇庆人,英语爱好者,肇庆市译协会员,从事英语翻译20余年。曾多次为国内企业到国外担任项目翻译,如1992年为国内知名企业肇庆蓝带啤酒厂在美国的拆厂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一年、2001年为一家知名港资企业在南美洲苏里南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二年、2003年为广东大型国企广东国际经济合作集团在阿富汗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一年等。


6. 挽歌
珀西·比希·雪莱 作
薛琴 

此生此世此时间
登临最后几道槛
回首来路心成灰
旧日荣光何时返
一去永难回!
日日夜夜不停歇
有种欢悦已杳绝
春夏严冬同是悲
昔时心中诸般乐
一去永难回!

译论:
  雪莱的这首《挽歌》,基调忧伤,第一诗节和第二诗节最后一行的重复又把诗人低落的情绪推到至高处。这首诗看似不难翻译,但是如果既要考虑意思忠实的传达又要考虑诗韵和诗美的保存,其实并不容易。第一诗节的第三行和最后一行,为了照顾到尾韵之故,第三行我意译了原诗的Trembling at that where I had stood before,译成了回望来路心成灰,但是我想这行诗的精神应该还是被保存了下来。同样,第二诗节的第三行,我把Fresh spring, and summer, and winter hoar意译成了春夏严冬同是悲,没有译出fresh hoar的字面意思,但是原诗的精神应该也有被保持了。

译者
  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语学院教师


7. 如梦令 哀叹
英国 雪萊 
禄沐东  

世界,人生,光阴,
岁月穿越知命,
恋醉心生平,
昔荣何处寻?
殇情,殇情
难复中天盛景。
暖春,盛夏,严冬
艳白怡悦愁痛,
五杂润心动,
昼夜乐归终,
渐窘,渐窘
韶华万事皆空。

译论:
  此译版用旧体如梦令格式进行意译, 由于如梦令特殊需要,已把第二节里的第一句移到第四句。为便于对照,这里再附译者的直译版:啊,世界!啊,人生!哦,光阴!--- 在我攀爬的最后几步阶梯上,--- 我为历历在目的往昔而颤抖;--- 昔日的荣耀何日能够回归? --- 不再有,唉,永不再有! === 昔日的那些喜悦--- 已从白昼与夜晚中飞走:---- 那是春夏的清新和冬日的白皑--- 掀动着我的忧心和愉快,--- 不再有,唉,永不再有!
  直译版忠实原作,读者读到直译后,自己可以去联想其中所包含的所有可能的扩展意义, 也可以写出自己的意译版。
译者:
  Laurence L. Chen(禄润泽陈,笔名: 禄沐东)1994年某著名理工科大学青年正教授,1995年留美,现定居旧金山湾区,2015起大部分时间国内工作。爱好:画油画,雕塑,书法,吹埙,读诗,问天,拜景。微信号:LLCjiujinshanSF


8. 挽歌
珀西·比西·雪莱 
陈赛花  

啊!世界、人生、时光
我将登上诸峰顶端
回望来时驻足处,顿时惊慌
何时重返你昔日之荣光?
不再--永远不再!
快乐已飞往九霄云外
飞离我的黑夜和白天
寒冬阳春,夏逝秋来
忧伤扣动我脆弱的心弦,而欢快
不再--永远不再!

译论:
   这首诗歌创作于1821年。次年,雪莱就与世长辞,年仅30岁。创作此诗时,诗人已有厌世之念。上阕诗人先说他正在攀登世界、人生和时间的最后几个阶梯,快登上顶峰了,而后感叹自己的荣耀时光不会再来,快乐也一去不复返了。全篇基调悲伤,通过采用反复的修辞,重复No more--O never more! 更加深了诗人的绝望和悲伤,也预示着他走向了死亡的结局。这让我想到美国哥特式小说家、诗人和评论家爱伦坡1844年创作的一首诗The Raven,这首诗的每一诗节都几乎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nothing more/ Nevermore,言语间透露着诗人深深的绝望。同样采用象征和意象,着力表现死亡、绝望、犹豫、颓废和悲剧色彩。这是诗人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的短暂的一生的写照,而这一切与才华横溢的雪莱英年早逝、绝望于人生,也是几近相似的。是否文学家有一种天生忧郁的情愫和悲剧的人生结局?我常这么想,所以,我从小避免走上文学家的道路,虽然我很喜欢文学。如此理智的我,也就不可能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原诗每节五句,韵律为AABAB,快乐和悲伤相继出现,情感跌宕起伏,循环往复。在这悲伤的基调之上,译文同样还原其悲伤,并且保留原文最后一句反复的修辞特点。译文上阕和下阕分别采用同一韵脚(最后一句除外),韵式为:AAAAB (“天”除外),而且行内押韵。

译者
   陈赛花,文学和翻译爱好者。广东省翻译协会会员,中大访问学者。早期发表过散文(纸质版)《父亲的手》、《我的书屋》、《温柔陷阱》、《又见茉莉花开》、《望》等,获深圳市散文创作优秀奖;第二届国学外译三等奖。自去年始,进行诗歌翻译和创作60多首,作品发表在中诗网、译原电子、诗殿堂,刊登在“Translating China”、《2019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世界抗疫诗精选》和《世界华语乡愁诗精选》等书籍。


9. 哀歌
雪莱 
罗淑萍 

呵世界、人生、时光!
我登上最后哪厢,
往事兮兮心颤抖,
昔日荣光何时还?
不再有呵—永不再有!
昼夜在流逝,
欢乐已消失:
明媚春夏或严冬,
我的心不再有乐事。
不再有呵—永不再有!

译论:
  雪莱(1792-1822)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马克思称她为“彻底的革命者”,恩格斯称她为“天才的预言家”。《哀歌》写于1821年,雪莱于182278日逝世。由此可以看出诗人当时写这首诗是带着伤感的。她感叹人生的历程,感叹岁月的流逝。我把题目A Lament译为《哀歌》。原诗第一节第二行的whose,应该是指第一行的“世界、人生、时光”。译诗在保留作者原意的基础上,句末大多带尾韵。

译者:
  罗淑萍,旅美作家,双语诗人,中美国际文化交流协会CFO。曾在肇庆学院、青岛大学、厦门华侨大学、四川大学等院校求学和进修,所学专业有法学、英语以及汉语言文学等。热爱写作和翻译,出版过中英双语诗集《诗意栖居旧金山》及文集《品味生活》。在国内外众多报刊上发表过各种体裁的作品。联系邮箱:1143959338@qq.com


10. 悲歌
雪莱  
晚枫  

 世界!生命!岁月!
我爬上你们最后的台阶
颤栗于曾经的足迹
何时韶华重拾金辉?
去了——一去无回!
黑夜抑或白日
欢愉早已飞逝——
初春 盛夏 冬霜雪
惟有悲伤 再无欣喜
去了——一去无迹!

译论:
  雪莱的诗一向多阴郁,悲哀似乎是诗人的一种常态,然而他大多数描写恶运和不幸的诗歌,在结尾常留有一线希望,而这首短诗却没有。“悲歌”感情充沛,语言朴实简练,同时极富乐感,抒情自然,是雪莱诗歌的典型代表,可以起到知微见著的作用。此诗两节,每节五行,抑扬格写成,押韵格式为AABAB。翻译基于以上的认识,为体现充沛的强烈情感,押韵格式改为AABAA。

译者
  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翻译作品。另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以及合编翻译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现居加拿大。


11. 
帕西·比西·雪莱   著
杨中仁 译

时光啊!生命啊!世界啊!
我攀爬在这些末了的台阶上,
过往的足迹令我浑身抖颤;
你的荣光何时再现?
不再出现-----啊,一去不返!
不论白日还是夜晚
快乐已然飞远:
春生、夏长、冬覆雪
羸弱心中生悲叹,喜悦之感
不再出现-----啊,一去不返!

译论:
  翻译首先是再现原文的意蕴,然后才是文采。译诗也应如此,所以译者一贯将直译作为翻译的根本大法,其它译法都是直译的辅助手段。在这首诗的翻译中有几处值得交代:①第1节诗的首行和第三行译文语序做了颠倒,译者认为这个顺序更符合中国人的心理习惯;②第2行的“whose”,译者认为是指代前面提到的“world、life和time”, 也暗指人生,但是译文却采用了模糊处理; ③第2节诗的首行和第三、四行译者做了增译处理,为的是诗文更通畅达观,原诗韵式为aabab ccbcb,但是感觉诗人也有凑韵的情况,如第8行的“hoar”, 为了保持原诗之风格,译诗也差强而为之,所形成的韵式aaabb cccbb。

译者
  杨中仁,译审,文学文化翻译爱好者。过往已成历史,余生将以教为职,以诗为友,以译为好。现为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责任教授,《中诗翻译》版编辑,《英诗同题翻译》栏目主持人,《诗殿堂》汉英双语诗刊执行主编,世界华人文化艺术研究院译审。认为:翻译应在忠于原文旨意的基础上追求地道表达。主张“诗应有感而发,而非无病呻吟。”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