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中诗翻译
《英诗同题翻译》第34期 "ALL FOR LOVE"


  导读: 乔治•戈登•拜伦(1788—1824)是英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那些雷奔电激、波翻云涌的诗篇,在他生前便震撼了整个欧洲大陆,他死后一百多年来仍在全世界传诵不衰。

栏目主持:杨中仁、余新

本期审校李正栓、杨景荣、张琼、晚枫、赵佼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赵宜忠
2.崔传明
3.王昌玲
4.余新
5.吴伟雄
6.薛琴
7.林尚源
8.张书明
9.杨国民

10.杨中仁

编者语
      乔治•戈登•拜伦(1788—1824)是英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那些雷奔电激、波翻云涌的诗篇,在他生前便震撼了整个欧洲大陆,他死后一百多年来仍在全世界传诵不衰。歌德说拜伦是“19世纪最伟大的天才”;普希金称拜伦为“思想界的君王”;鲁迅坦然承认:他自己早期对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思想和“不克厥敌,战则不止”的精神,都是从拜伦那里学来的。本期所选为《英诗金库》第169首诗,拜伦有名的爱情诗篇。本期共收到十六版译作,经过李正栓、张琼、杨景荣、晚枫、赵佼五位顾问和编委盲评推荐,在此推出十篇,以飨读者。特别感谢五位专家在百忙中劳苦劳心的审阅推荐,同时感谢晚枫和蔡铁勇两位老师为本期奉献的朗诵和书法。

ALL FOR LOVE
By Lord G. G. Byron
O talk not to me of a name great in story;
The days of our youth are the days of our glory;
And the myrtle and ivy of sweet two-and-twenty
Are worth all your laurels, though ever so plenty.
What are garlands and crowns to the brow that is wrinkled?
'Tis but as a dead flower with May-dew besprinkled:
Then away with all such from the head that is hoary----
What care I for the wreaths that can only give glory?
O Fame! ----if I e'er took delight in thy praises,  
’Twas less for the sake of thy high-sounding phrases,
Than to see the bright eyes of the dear one discover
She thought that I was not unworthy to love her.
There chiefly I sought thee, there only I found thee;
Her glance was the best of the rays that surround thee;
When it sparkled o'er aught that was bright in my story,
I knew it was love, and I felt it was glory.

英文朗诵: MP3:
 
朗诵者: 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翻译作品。另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以及合编翻译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现居加拿大。

书法分享

书法家:蔡铁勇,字堂荣,号东海居士,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理事。在福建省福州市从事外贸业务,平时爱好双语书写,以“丹翔和鸣,双语共雅”为座右铭,丰富业余生活。版本1音乐,当曼妙的声波消逝了……


1. 一切皆为爱
乔治•戈登•拜伦 作
赵宜忠 JOHN 译


莫提伟名故事中,
青春时代多华荣。
山菍青藤二十二,
足抵诸多荣耀丰。

桂冠何用额满皱?
五月露覆落花稠。
所有光环离苍首,
荣冠与吾何用有?

倘若曾喜尔称赞,
绝非缘于堂皇言,
却愿目睹尔明眸,
伊知吾配爱其颜。

吾曾寻尔欲见汝,
伊人媚眼绕君出。
其中乐事闪烁时,
吾知此爱荣光殊。

译论:
      此诗ALL FOR LOVE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泰斗拜伦最经典的爱情名诗之一,该诗分四节,每节四行,韵式对行韵AABB。我以古风译出。缘乏译功,理解不一定到位,请高手斧正!

译者:
赵宜忠,1966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大学英文专业,后又在黑龙江大学和北京二外进修两年。曾任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政府外办副主任,市译协副主席,省译协理事,市旅游局总经理,一直从事翻译工作。曾任美国L&A水处理公司驻大庆化肥厂总代表的首席翻译,也曾陪同部级、省市领导多次出访美国、加拿大、日本、苏联、瑞士、德国等国家做翻译工作。现居捷克首都布拉格。喜欢翻译古诗,曾翻译出版《邯郸成语典故》,《邯郸画册》,《韵译中国古诗150首》,《韵译毛泽东诗词一百首》等。此外曾译古诗近千余首、莎士比亚诗篇多首等,英文翻译阿紫的《翻阅阳光》《锦绣》,闰龙的《我是雪花》,叶舟的《祖国在上》,玉扣子出版的《我住在鼹鼠的故乡》等多部。

2.念奴娇·一切为爱
乔治·戈登·拜伦 作
崔传明 译

        
名流轶事,
怎堪比,
时下青春景物。
多莲春藤,
惠弱冠、
胜过金缕玉衣。
冠冕加身,
枯花披露,
怎奈皱满额。
一头白发,
何须光环罩得。
吾以美誉为喜,
得华丽辞藻,
顾此及她。
如是情郎,
非等闲,
吾爱情深意切。
美目流光,
闻叙言情事,
烁眸生花。
这就是爱,
吾心喜幸如雀。

译论:
      原文ALL FOR LOVE是英国浪漫主义文学泰斗拜伦最经典的爱情名诗之一,该诗由四个段落组成,每个段落由四行组成,段落之间的韵脚不同。由于该诗较长,如果直译,译文很难达到一贯到底的押韵,即使能达到,读者也会有视觉的疲劳。因此,为了吸引(中国)读者的眼球,激发他们的阅读(朗读)兴趣,译者采用了中国读者喜闻乐见的词牌名《念奴娇》作为译文格式,采用意译方法,将原文的四个段落合成一体,组成一首《念奴娇》,字里行间诠释了原文爱情诗中的爱情主题。在翻译中,译者侧重“雅”:音美、形美、意美。
译者:
崔传明(CUI Chuanming),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学位,山东科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公共外语系书记。爱好诗词创作和诗词翻译,出版诗集《诗书四季情怀》(汉语)一部,译著《译抒古人四季诗情》(汉诗英译)一部。在翻译中,侧重追求“雅”:音美、形美和意美。

3. 一切为了爱
拜伦 作
王昌玲 译


哦,别跟我提传奇里美名远扬;
我们的青春岁月就是那荣光;
二十二岁馨香柔嫩如迎春花
可与你多如繁星的桂冠等价。

皱纹密布,花环花冠有何意义?
不过是花瓣枯萎,沾几滴露水:
干脆全部扔掉,既已鬓发如霜—
花冠象征荣耀,我又何必惆怅?

哦,美名!--你的赞许若让我开怀,
不是那冠冕堂皇的词语铺排,
而是看见亲爱的人美目流盼
她发觉我并非不值不配爱恋。

在明眸里寻你,你深藏明眸里;
她眉目生辉,好似天光沐浴你;
我的故事精彩,将她双眸点亮,
深知那就是爱情,感觉是荣光。

译论:
       不管是荣耀,名誉,桂冠,都不及爱人脉脉含情。或者说,功名利禄不过是获得爱情的途径,爱才是一切努力的终极目标。译诗每行12个汉字,大体对应原诗每行12个音节。原诗story/glory; hoary/glory; story/glory韵脚在译诗里有所体现。

译者:
王昌玲,女,七星译诗社之天璇。研究领域:英美文学批评、诗歌翻译。出版合译著数部;两次获得韩素音翻译大赛汉译英之优秀奖(2009, 2018),2010年首届海峡英语竞赛汉译英一等奖。座右铭:我译,故我在。诗观:诗是灵魂的救赎。

4. 一切为了爱
乔治•戈登•拜伦 作
余新 译


休提故事中伟名,
青春美誉是一同,
妙龄多莲常青藤,
足值恁多汝誉称。

覆顶花冠压额皱,
恰似枯花玉露盈,
苍头白发弃冠去,
花环虚誉何心痛?

若吾曾喜汝赞语,
不单只为尔词琼,
更因见尔明眸闪:
在思吾值爱恋卿。

多因寻爱唯见汝,
眸光最美绕君行,
闪耀欢乐故事里,
吾知是爱觉殊荣。

注:多莲,桃金娘的别称。

译论:
      原英诗为优美的言情诗,押韵严谨,清新、自由、流畅。翻译时,欲韵意同辉不易,故勉强为歌行体,但愿诗意贴近原诗。

译者:
余新,笔名余心,哈工大毕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译协、欧华新移民作协会员,现任唐山诗学女工委主任,河北省诗协女工委委员,欧华新移民作协责任主编,中国区负责人,中诗网《中诗翻译》编委会编委。2019年获得中华诗词学会女工委年度佳诗之一。已出版《诗词百首选译》。

5. 全为了爱
G. G. 拜伦勋爵 作

吴伟雄 译

哦,别对我说起故事里的伟人名字;
我们的青春岁月是我们的光辉日子;
甜美廿二岁佩绣的常春藤和爱神木,
胜过你所有的荣耀,无论多么丰足。

皱纹满额,上面的花环和花冠算啥?
不过就像一朵洒上五月露水的枯花:
那就把它们从白发苍苍的头上拿开!
对只带来荣耀的花环,我何足挂怀?

名声啊!如果我曾经喜欢你的赞美,
与其说是因为你的言辞曾令人陶醉,
不如说是为了看见爱人明亮的眼睛,
她认为我绝对配得起对她表达爱情。

因此,我曾寻找你,并且与你相见;
她的目光便是环照着你的最美光线;
如听着我美好的经历,她明眸发光,
我知道这就是爱,也感到荣耀辉煌。

译论:
      关键词语的翻译:①story,在首行与“伟人名字”相连,译为“故事”;在倒数第二行,aught等于anything,据后接从句that was bright in my story,story可译为经历。②myrtle,据《朗文当代大辞典(英英•英汉双解)》,为“爱神木”,花语为:爱情密语。英诗《多情的牧羊人致他的爱人》有:a kirtle embroidered all with leaves of myrtle(绣满爱神木叶瓣的裙子),还有A belt of straw and ivy bud(用麦杆和长春藤芽编一条束带)。第三行the myrtle and ivy of sweet two-and-twenty,为“甜美廿二岁佩绣的常春藤和爱神木”。③over,同上词典有while doing…的释义,即“在(做)……时”,故倒数第二行可译为:如听着我美好的经历,她明眸发光。
      特色句式的翻译:①’Twas less for …,/Than to …,是“与其说……不如说”,两行译文如上。②not unworthy,双重否定,强调肯定,故译“绝对配得起”。
过去时态的翻译:后两节用过去时态,拙译在每节的首句有所显示,各译为“如果我曾经喜欢你的赞美”和“因此我曾寻找你,……”。
原诗韵式的翻译:原诗每节双行联韵,译文照其韵式不变。

译者:
吴伟雄,英语译审。中国译协四、五届理事、 “资深翻译家”。 长期从事地市外事工作,曾赴五大洲20多国任随团翻译或参加国际会议。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教授,授英汉互译及中英诗歌鉴赏等课程、兼《独立学院外语界》主编。在翻译类核心刊物发论文16篇,出版翻译研究编著6本。研究兴趣:应用翻译,诗译鉴赏。

6. 一切为了爱情
乔治·戈登·拜伦 作
薛琴 译


哦 别和我谈论故事里了不起的名字
我们的青葱岁月就是我们光荣的印记
甜蜜的二十二岁得到的桃金娘和常春藤
比得上你所有的桂冠,虽然它们数量极丰

如果满额皱纹,花环和王冠有何用处?
那不过就是五月的露珠洒上枯死的花木
不如从你的白头上将这一切拿开
对于只给人荣耀的花环我怎会介怀?!

哦,美名!--如果我曾经喜欢你的称赞
那与其说是因为你夸张的语言
不如说是为了看到我所爱之人的眼睛
发现我并非是配不上她的低能

因此我才追寻你,也因此我才把你找到
她的一瞥是笼罩你最好的光照
如果我故事中的任何亮点让她神采飞扬
我知道这就是爱;我感到了爱的荣光

译论:
      拜伦的这首诗《一切为了爱情》,用心绵密,但表达热烈直接,从诗行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拜伦式英雄”的能量。语言结构上,时而有跨行;语言风格上,有些华美。强烈张扬的情感,搭配上两行两行押韵的一唱三叹,使得这首诗就像一支需要高声唱出的歌,余音袅袅。这首诗翻译的难点就是如何处理押韵的问题,个人觉得押韵虽然难,但是全诗风格依然应该保持,才可以保存原诗的音乐感和浓烈的情感。综合以上考量,有了上面的拙译。不到的地方,还请专家们指正。

译者:
为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外语学院教师。

7. 唯有爱
G.G.拜伦勋爵 作
林尚源 译


噢勿和我谈论故事中伟人的名字;
咱青春岁月就是咱们荣耀的日子。
甜蜜的廿二戴上常春藤和桃金娘,
胜过你所有的荣誉,即使很多项。

啥皇冠花环往满是皱纹之额头放?
不过是五月朝露洒在枯萎之花上:
若把它们拿走,那就是满头白发,
我在乎这些只给人荣耀的花环吗?

噢名誉!若我总是喜欢赞美于你,
那不是因为你那富丽堂皇的措辞,
而是想看到心爱之人之双眸明媚,
让她知道我与她是何等先天之配。

正因此我把你寻觅,且把你发现。
她的目光是环绕你最艳丽的光线,
听到我辉煌之事,她的目光显曜,
我知这就是爱,感到这才是荣耀。

译论:
      这是拜伦经典情诗之一。在诗人的眼里,年轻和爱情胜过世上所有的东西,什么皇冠、花环、名誉,一切皆可抛于脑后,唯有爱才是荣耀,表现了诗人极致的浪漫情怀和不羁的感情。
原诗中有倒装、省略、双重否定等结构,翻译前应充分理解。此外,原诗中的“myrtle”和“ivy”这两样东西也应充分理解。在西方的婚礼上,新郎新娘戴上它们,象征着收获爱情。所以,翻译该行时,译诗中加上了“戴上”两字。还有,原诗中“a dead flower”中的“flower”理解为“花卉”比“花朵”更为合适;而“dead”译为“萎”比“死”更合适。原诗分为四节,每节均为aabb韵式,译诗也配之每节以aabb押韵。

译者:
林尚源,广东肇庆人,英语爱好者,肇庆市译协会员,从事英语翻译20余年。曾多次为国内企业到国外担任项目翻译,如1992年为国内知名企业肇庆蓝带啤酒厂在美国的拆厂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一年、2001年为一家知名港资企业在南美洲苏里南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二年、2003年为广东大型国企广东国际经济合作集团在阿富汗项目担任翻译长达一年等。

8. 倾力为爱
拜伦 作
张书明 译


哦,莫要跟我谈论故事里伟大的名字
青春的时光便是我们最为荣耀的日子
甜美的二十二岁拥有的桃金娘和常春藤
远远胜过那些数不清的桂冠的价值

皱纹横生的眉头拥有花环和皇冠又能如何
如同五月晶亮的露珠白白洒满枯萎的花朵
之后当所有这一切从灰白的头顶上移去
难道还让我在乎花圈带来的虚幻的荣誉

啊声名! 如若我曾因你的赞誉而感到欢愉
那并非缘于那些高调华丽的辞句
更多的是因为从亲爱的人的眸中读出
她心中认为我有资格爱她的美丽

我倾力寻找你,我终于找到了你
那惊鸿一瞥是环绕你的最好的光缕
当她的光辉胜过生命中所有的绚烂
我知道那就是爱,我为此深感荣耀无比

译论:
      文学作品的翻译很难,译诗尤为不易,信雅达当是所有译者努力追寻之目标。人生苦短,若能偶得佳译,足矣。
译者:
张书明,河北人,现居美国。热爱文字,学生时代开始写作,有作品散见于《飞天》、《长江丛刊》、《中国校园文学》、《星星》、《长江诗歌》、《诗殿堂》、《国际日报》等报刊和多种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走过青春》等。

9. 一切都因为爱
拜伦 作
杨国民 译


哦,别跟我谈论故事里的伟大名字,
青春岁月是我们最荣光的日子。
甜美的青春年少获得的常春藤和桃金娘,
它们胜过你所有的桂冠,无论多么辉煌。

对于皱纹满额,鲜花和花冠算得了什么?
那不过是枯萎的花朵,洒上了五月的朝露。
那么,不如把这一切从白发苍苍的头上扔开——
对于只予人荣光的花环,我又何所挂怀?

哦,美名!——倘若我对你的赞美感到欣喜,
那不是为了你富丽堂皇的词句,
我更想看到亲爱的人儿睁大明亮的眼睛,
让她知道我这爱她的人也并非等闲。

正是如此,我才追寻你,
也因如此,我把你发现。
回眸是你发出的最美的光线;
如果那光线与我的故事灿烂篇章交辉相织,
我知道那就是爱,那就是荣光。

译论:
      拜伦是英国十九世纪末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这首诗,描绘了诗人为了爱而舍弃世俗的光环、美名。其中对“老年的爱情”,别有新意,也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J.B叶芝的“当我老了”那首驰名遐迩的小诗。两首诗的主题和对爱情的描述何其相似?同样让人读后爱不释手。
翻译上的难题举一例:原诗中对于“年轻的时候”用了“two-and-twenty”,这与本诗节的韵律要求非常配合,也很体现出诗人的写作水平。然而,如果直译到汉语,则无法传递出原诗的旨意。所以我只好把它译成“青春年少”这个中国味道很足的样子。此外,原诗中也采用了不少古英语的说法,给全诗呈现出一种古朴、隽永的味道。但在翻译的时候比较难以传译。看来,需要在后面的修订进程中进一步完善。初步设想是如何引入古汉语的一些东西。

译者:
广东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外语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全国外贸行业职业教育指导委员会会员、广东省高职高专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翻译协会常务理事、广州市翻译协会会员、广州市外国语协会副会长。长期面向全校学生开设“汉英诗歌赏析”公选课,并带领学生与意大利开展“中意国际视频会议——中意读书会”。研究方向:实用英汉翻译、英语教学。微信号:18028622808

10. 一切为了爱
乔治·戈登·拜伦 作
杨中仁 译


哦,故事里的英雄莫对我讲;
青春才是我们美好岁月的荣光;
廿二岁之甜美犹如常春藤和桃金娘
抵得上你数目繁多的所有桂冠。

皱纹满满的额头戴着花冠又能如何?
像五月露珠洒落在一朵凋谢的花上:
何不把这些从白发苍苍的头上摘掉----
仅仅象征荣耀的花环于我有何相干?


啊,名声!---倘若你的赞美我曾喜欢,
那不是你溢美堂皇的言辞之故缘,
是我读懂了心上人明眸里的期盼,

心中已然接受了我情真意切地爱恋。

我找啊找,终于找到了心上的人!
那明媚的一瞥就是最美丽的光亮;
那光亮会在我曾出彩的故事中闪烁,
我感知那就是爱,就是美好的荣光。

译论:
      拜伦这首爱情诗,翻译起来实在不易,费了不少周折,其结果也未必尽如人意。第一个问题是“glory”这个词的把握,文中出现了三次,经过斟酌分别译为“荣光、荣耀、荣光”;第二个问题是“though ever so plenty”的所指到底是什么,译文确定其所指为“all your laurels”;第三个问题是“all such”的意义,译者认为是“garlands and crowns”,并译为“所有这些”;第四个问题是“discover”这个词的处理,译者认为起作用更多是文理语法意义,所以在汉语意合中省略了;第五个问题是文中代词的指称关系,如“thee, her,it”等,确实需要认真分析(大家都知道英语长于替代,而汉语长于复现或省略。)所以译者也做了一些这种调整。译诗如有不妥之处,祈请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译者:
杨中仁,译审,文学文化翻译爱好者。过往已成历史,余生将以教为职,以诗为友,以译为好。现为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责任教授,《中诗翻译》版编辑,《英诗同题翻译》栏目主持人,《诗殿堂》汉英双语诗刊执行主编,世界华人文化艺术研究院译审。认为:翻译应在忠于原文旨意的基础上追求地道表达。主张“诗应有感而发,而非无病呻吟。”
本主题由 宛城卧龙 于 前天 13:38 审核通过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