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刘尚海
柳青的高原韶光


  导读:刘尚海,陕西巨鹰集团董事长,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中诗网签约作家。

  黄昏,晚霞寂照大河滔滔东流,一泓汩汩思潮潆洄不愿离去。

  清晨,韶光初露高原茫茫北望,一束熠熠灵性之光熹微千里之外。

  高原飞雪流云,一抹远处的高原韶光熙照在洁白的晨雾里。我双手轻轻摩挲镌刻着《创业史》的石岩,虔诚的凝望,凝望大山深处圣洁的昨夜的那场烟雨未曾被湮灭的火源。这火源也许就是高原生生不息的韶光映燃燎原的,也许是黎明开始的地方。

  漫步曲径石间,幻想着奇迹在大拐弯处再次惊现,望眼浮光掠过后,彩虹山谷中柳青的心灵之翼在高原的山脊梁的上空飞翔。让我快要荒芜的心野,有你像大雁一样飞舞的绰影而葳蕤。我想你的样子,一定是那石头城太阳部落不屈灵魂的样子;同样你的样子,让我看清楚了什么是苍海桑田的样子。在无垠的高原,你的样子被感动着,让无数懂你的人听懂了你温暖的语言和真挚的呐喊。

  漫步在山沟小河的沙石滩,凛冽的风让我慢慢醒悟:一代大师柳青,纵然胸中有一汪寒江怒涛,但总是把悲伤留给自己,以自己殷红的血魂晕染了这块热土,将高原韶光一缕一缕编织成无数人的光翼梦想。

  柳青,你从漭漭高原赤裸着走来,从渺渺田野赤裸着活着,从巍巍长城山麓脚下赤裸着走了。但是,你没有忘记在雨夜里风中曾经的誓言,没有让大河神圣的文明赤裸着奔跑。

  柳青,你往日时光徜徉在高原崖畔的山花丛中,永远守望着那片令人神思的黄土地,注目着高高山上架着牛犁的人们。还有黄河人家脑畔上那淡黄色的淡淡的枣花清香,给人以无限想象的听着黄河的水声慢慢开花结果的磨盘大枣。柳青,你就像那千年的古枣树,无论怎么贫瘠总能给生命以万般渴望和憧憬。一蓑烟雨任平生,你的澹然总能给一切生灵赋能希望。

  柳青,你从嶙峋间阑珊的走来,带着高原祖先种谷的抱朴守拙的遗风,在你的擘画里,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独特鲜活的一面。你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人,但却过度消耗自己的能量。苍天动容,月亮在更高的星空看着你的模样,你一盏心灯目光勾勒,你用一个紫色激情的美丽的故事,回答了你在风中的誓言。

  柳青,你的名字是一种最中国的风舞者的风骨。

  柳青,你的生活是一场叫惊醒飞鸟的火鸟飞翔。

  告别了盛夏的玫瑰,就是告别了昨日的自己。苍穹之下,大河之上,在微微的寒风的陕北高原峡谷间,风声水声啸啸,我溯河寻找藏在巨石崖间的不老的原始灵魂,夜隼嘎嘎的叫声穿越了雾色之河,我仿佛听见柳青的脚步声从山那边的山边的寺沟的山峁上走来,他用坚定的脚步丈量山河的起源到远方的距离,丈量道德礼制到法则秩序的距离。目光描摹星河画卷,向高原诉说你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理由。

  高原不会忘记你曾经在故乡晚风里的思念,因为你的根深深的埋在这里。

  禾塬不会忘记你往日在松间听涛中的仰望,因为你的生命的书藏在这里。

  柳青,一个朴实的生命传说,从曲折陡峭的羊肠小道把理想的印记留下;一枚信仰的种子,从黄河悬崖峭壁的石缝里种下,你是在湍急和静水里肆意起航的人,为一切生命寻找意义和价值的人。这个人,就是人民作家柳青。柳青的那棵长青之树的精神境界,就是一个作家在社会中主体思想的光辉,也是市场地位和价值标签的北斗星。因为,这种价值是根植于生活根植于人民而永恒。就像柳青说:“只有人民是永恒的”一样。我尝试着想,一个作家的终极胜利,不仅是他的文学语言的胜利,也不仅是他文学梦想征服欲望的胜利。一个作家的终极胜利,也许更会是他的社会主体思想和市场价值观的胜利。这种胜利实质上是作家巅峰思维的不可颠覆性和唯一性的胜利。就像宇宙中太阳不可替代,月亮不可替代,无数星星不可替代一样,而他们又是相互照亮而共存而永辉。

  柳青,一卷诗书,宛若一座恢宏的文学艺术殿堂,那座令人仰叹的高耸的山峰。 这座山峰的潇潇浮起,那是因为柳青勇敢地撕裂了自己的胸膛,装进了真实人民的原风貌和故乡的原风景。就像大地撕裂胸膛让大河奔流一样。这种胸襟和境界的格局,无畏和无私的奉献,才是柳青长青的真正遗产。柳青孤世遗产,是没有贵胄和金钱的,而是文化价值的光芒永浴。柳青追求的光明,无论晴雨或雪霁的碧空里,不是让自己有耀眼的位置,而是让这个龙的传人的民族和民族文化,在宇宙间像恒星一样永远有光明。

  柳青,你有微笑的眼睛,才看见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

  柳青,你用瞬间的永恒生命,把最清晰的脚印留在最泥泞的路上。

  柳青,有你的天空,良知会透露着本性和愿望。

  韶光,高原洪荒的韶光,开启了大河文明的韶光。柳青,你一只眷恋故国的青鸟,也是一只自带光芒的飞鸟。高原的韶光,沁润着微湿的夜露,也沁润着曾经少年柳青的点点微光。这样的韶光温暖了无数归家的路人。同样,今天也温暖了我苦苦寻路的一个路人。我一个旅人在冬夜里铭记着,一个作家的天职,也许就是帮助无数人解脱枷锁,可能往往作家自己又被无形的枷锁窒息。但是,柳青从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生存者肩上的担子和使命。没有忘记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答案的路在哪里,永远将自己的镜子擦得干净无尘,照着人民真实的模样。

  鸿蒙的曙光,挥洒在高原的崎岖山路间。柳青,我追慕着你逝去的背影,向你奔跑着呼唤,茫茫终南山的夜幕里,还需要你那盏闪闪的心灯,微微点亮禾塬人家的夜窗;漭漭高原上打谷场的阵阵梿枷声,还需要你擂鼓而起舞;山那边一群用唢呐吹奏《百鸟朝凤》的人们,盼着你回头再听一回;山脚下你一瓢瓢喝过水的小河沉默无言的流淌,等待你缓缓的抚摸和亲吻。你走了,坚定的走了,微笑着不留尘埃的走了。我又听到你在远方的远方的脚步声,那是又一个时代的脚步声。我震颤的感悟到:如果一个人,你只听见你自己的脚步声,而听不见时代和大众的脚步声,那么你的脚步声会是内卷式环绕,是微弱浅显的。柳青,你逝去的脚步声,也许在另一个世界的大潮里回荡。

  柳青,一个多么富有东方诗意的名字,醉了无数追梦人的心,醉了高原文明起始的地方。那片你栖息的黄土地的颜色,就是你的英雄本色;那条你曾渡己渡人渡社稷的黄河,就是你坚毅的性格。你从容的走了,带着曾经十四岁少年油灯下的熬煎和宣言默默地走了,正如你默默地走入一场风暴一样。也许是你自己活成了一抹风暴,你就是时间之河的风暴,才大写了时代的黎明风暴。

  夜深深,高原的夜空星星相互照亮着,山野和大河泛着一片银白的光。我沿着石径小路,轻轻拍击山崖下那块落石,轻声叩问:石窝石啊,你可知道大河之上的凤凰鸟从哪里来的。落石说:掉在我脚下的那只麻雀没有变成凤凰,那是因为麻雀总是给自己找理由。我思索着,借着月光爬上山崖顶上,抚摸那块三生巨石,惊奇地问道:火鸟为什么会飞翔的那么高那么远。巨石说:孤鸟折翼才会在悬崖绝壁上放飞心翼,天空是属于飞鸟的。是的,我在想,如果你不会飞不敢飞或别人给你插上美丽的翅膀,那天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天空一定是属于自由翼的天空。

  高原的路漫漫,逝去的岁月里,柳青用蜿蜒的生命,回答了什么叫忠诚;用铁笔的峰芒,回答了什么是真理。你一身披着高原的韶光和高原祖先的慧光,燃烧着你一生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往日诺言,虽有荼蘼花开,但没有什么风雨能阻挡了你,没有什么黑暗能湮灭了你。因为你活成了你是自己文学海洋里的人物,一个大写的主轴人物,刻画时代生活和勤劳人民的人物,一个时代的主角人物。

  韶光,高原的缕缕蔓燃生命的韶光。

  韶光,柳青的文学灯塔的思想韶光。

  韶光,所有的韶光汇聚成大河文明和民族血魂的韶光。

  柳青,你一丝一丝的金色韶光,编织着每个人镜湖里潋滟的彩色星光。编织韶光的人虽然走远了,那韶光依然温暖着原野上有梦想在编织韶光的无数人。我想,这块神奇的土地,还有许多秘境需要我们去解码和探险。背起行囊在暮色里再出发,向着黄河的方向去奔跑。向柳青的不老灵魂行个注目礼,记着:“在生活里,学徒可能变成大师;离开了生活,大师也可能成为匠人”的箴言。于是,我懂得,唯有了生活的根,才会有思想和价值的根,更会有灵性的韶光。

  穹顶之下高原赤日,我多么想让高原的韶光,点燃我的一盏光而不耀的心灯。于是,我倾心听着大河对峡谷坦露的心语:当你的行为对别人是一种威胁的时候,你的威胁终将来临;当你的存在对别人是一种鼓舞的时候,你的鼓舞终将永生。柳青,你的鼓舞召唤着被鼓舞者的觉醒和永远不等待的追梦人。我深深知道:未来,永远不是未知的选择。我更加深信:文学作品就像魔镜,魔力的核心是影响着有影响力的人,影响着被感动而愿意改变自己的人,影响着愿意照亮自己最暗淡和最光鲜一面的人。而这面魔镜的聚光,是真正作家脑海里旷野的风,燎燃的既温暖自己又温暖别人的韶光。

  高原的韶光用洪荒的望,凝固了柳青和柳青一样的高原人铜墙铁壁般的意志和创业史诗,以及一颗颗归于平静波澜不惊的心。而这颗心海的世界,只能容得下人民的汪洋。时间的心湖里涵养着涟漪的灵光,大地的原点,处处一派光翼之景。

  柳青,你淡若晨风微笑着静静闭上了双眸,绵绵记忆的嵱嵷里收藏了高原的一道道韶光和崭新的黎明,收藏了无数人幸福的泪花和自己的苦。你辑睦慈祥的样子就是你盈盈盛开的样子,山花为你欲燃,蝴蝶为你轻舞,那是因为你的人生殉葬的是不朽的精神和遗产;更是因为你眼中的韶光,胜过所有的春花秋月。

  风起乘云归,月光海飘逸着不露苍桑的灵魂;

  犹如星辰里一只羽翼闪光的火鸟飞旋在时光里。

  二0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简介
刘尚海,陕西巨鹰集团董事长,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中诗网签约作家。作品多次被陕西日报、《延河》杂志、文化艺术报、陕西电视台、西安晚报、新丝路杂志、陕西网、陕西诗歌杂志、诗歌网、中诗网等发表。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