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刘尚海
晨光里云雀向天空原野大海呼唤(附创作谈)
——致敬二0二0年大潮中祖国迈向紫金时代


  导读:第四届签约作家刘尚海新作,致敬祖国,致敬紫金时代!

(一)

天空邈邈
一片碧红的火烧云和变幻的风
曼妙着映染了一条宽阔蜿蜒的梦河
晨光微微  微微的金色晨光透过薄雾漫照
雪峰  沙丘  峡谷  古道  绿洲  镜湖
精灵俯视着呼唤  问天  我是谁  在哪里
峭壁冥冥回音:
  你是一只云雀一只属于天空的紫蓝色云雀
  绝壁殿堂笼里的鸟是没有天空的
云雀  冰雪幽谷间翩翩轻声吟唱
天幕飞瀑里  牧心解读着镌刻在摩崖的天书
袅袅清音里凝望天空浮现的一幕幕擘画
 
云海滚滚  云潮云栖云涌摇曳入晴空
仿佛远古飘飞的银河  静静的
翩跹着缓缓汇流世纪潮的梦河
云雀看见了山川河流闻鸡起舞与青春相伴
时光娉婷着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如同晨光一样每天都是崭新的
云雀  晨熙里依稀靠泊在梦河的港湾
聆听  聆听着
天空漫射的霞光急匆匆的响响颤闪
  轰隆隆的脚步声轰隆隆的涌潮
  裹挟着云雀如云一样的云之翼从容走来
梦河  一条滔滔浩渺两岸群山绵绵葳蕤的河
岸的一边是高光的紫金大道
岸的另一边是清朗的紫光天路
等待着天边第一道晨曦徐徐来临
 
清风漫飞舞月  梦落瑶池花间
一束一束渴望的目光映照点点繁星
云雀  和云雀一样性格的云雀
瞭望天空  瞭望天空的无限瑰丽遐思
信仰的力量一步一步丈量远方  远方的远方 
 
(二)

原野茫茫
一丛碧绿花木茵茵青山含黛
温润的喙悄悄亲吻着梦河
河水泱泱  泱泱的叠瀑弥漫着漾漾清澈
游弋的生灵澎湃在淡烟急雨里
一回回演绎鱼跃龙门的经典舞剧
 
晨光闪闪  云雀目光闪映着山川河流的横空绰影
百年大象从密林深处历险中姗姗走来
  山的那边  山的那一边是向上的山
  那一座大山的山坡上稳稳爬山坡
你的魄力感动了我  我像谁  想啊想…
红岩临风回音:
  你像云雀  还有像你一样禀赋的云雀
  是的  我就像一只云雀  栖息在一棵榕树
  一棵生长在岭南烟雨霏霏山丘上的榕树
  一棵没有被数百年西风凌辱倒下的榕树
  一棵凛凛的在冰与岩之间凛风的榕树
  一棵裸露着盘根深深扎根在红土地上的榕树
  一棵在春晓拂撩时翘望春风的大榕树
 
风潮啸啸  啸啸风笛空谷悠远
地平线的那一端  一波一波的颤音响起
天籁的琴声洪荒的钟声让月夜无眠
云雀  和云雀们相拥着站在风口让风抚干泪水
 
属于云雀的征程在这一刻终将来临
泛一叶轻舟在大地的旋律里裸着臂膀摇橹
聆听  聆听着夜色的静寂摩挲灵动的思绪
原野无垠处一盏盏灯火闪着慧影
  响亮亮的脚步声从原野的南方
  向着原野的北方响亮亮的铿锵踏去

(三)

大海渺渺
一潮一潮的烟波粼粼狂澜潇潇
海之恋  梦之河  满月之舞的灵魂站在高处
云雀和云雀的祖先清晨里带着露水和野花
  从峡谷风和大漠风里乘风飘来
  从羊皮地图和海志图里乘风漂来
  海的那一边的海  永远是天涯明月下的海
  是心海里的海走出心海的海泛起层层涟漪
  穿越了海的漫漫黑夜的海是敞开胸襟的海
  海的那一边的海边  黎明露出笑脸
 
晨光熠熠  熠熠照耀
我愿意是一只云雀  愿意是一片海
潮啊潮  大潮卷着大潮拍着云水岸
山崖绝顶观沧海  沧海澹远横流飘
海燕穿破黑雾和硝烟的阵阵侵袭
向着海天一色的北极光方向泣血驰飞
云雀  和云雀一样灵魂的梦之翼
从梦河起飞  追着海燕飞翔的曜影
奔向大海飞翔的姿态就是幸福的样子
 
海潮浩浩  听潮的云雀心里暖雨汩汩涓流
黑眼睛藏了很久很久的一泓清泉
一滴一滴融汇广袤的山川奔腾的河流
  梦河呼啸着向大海谨献一份崇敬
  就像云雀一样向山川河流谨献一份崇敬
海风轻轻吹了云雀的豆蔻面庞
霞光慢慢盈空  鲲鹏在湛蓝的海上长鸣
听吧  海潮涌着大潮喷薄一轮轮火焰
铁铮铮的脚步声从晨光里
深情款款地从东海日升的方向走来

(四)

云雀哟  云雀  我呼唤着你的名字
天空是你梦的翅膀  原野是你青葱家园
大海是你一生汹涌的梦想风帆远影
多么想  多么的想啊
  有一天我变成一只梦之恋的紫色云雀
  也许我就是那只不羁春风的云雀
  云雀的影子就是我梦里的样子
 
日月星辰守望天空  山川河流守望原野
云雀和云雀一样的火鸟守望大海
莹初的心守望着难忘的故乡和热恋的故国
能选择吗  不能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是因为天生的躯体血脉风骨里
  蕴藏着五千年生生不息的图腾梦火
  面对大潮昼夜涌汐湿润了双眸
  无需用诺言告白  因为你的鸿影
  映像的姿态定格成一帧徒手攀岩的风景
 
(五)
 
云雀  溯源间潸然记得  懂得
一片宁静是一隅阳光温婉柔润的
一树梨花是一夜春风吹拂缭润的
 
 
云雀  凝思间憣然看见  听见
雾夜朦胧的深邃处是星河浩瀚
万壑寂色的幽深处是远山泉鸣
 
晨光层层叠叠向山峦向云端倾洒缕缕清辉
眷恋着云雀和云雀一样的梦魂不愿离去
 
晨风  山风  海风  轻轻的来轻轻的去
云雀轻轻地羽化在天空  原野  大海
     
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晨光里长安舍

 
写在《晨光里云雀向天空原野大海呼唤》的随笔
   刘尚海
 
  时值隆冬季节,一夜寒风吹落了硕大的芭蕉叶,心生一丝婉叹嘘嘘。清晨,外面的世界变了,晨光一缕一缕透过山林飘洒在窗台,一阵清辉让我蓦然间感悟到大潮时代的暖流来临。暖流温温地流入我的心房,也温润了我的双手和手中的笔。望着窗外茫茫秦岭,浮想祖国和这一方热土,又一次迎来高光时刻的紫金时代。值此,我怎么也按奈不住阵阵颤动的心和笔峰,多么想抒情寄给山川河流,表达一份敬畏之心,亦是我献给这块热土上奋斗的人们和我们热爱的祖国。
  我虽然只是一只很普通的云雀,一只山里的云雀,但是我想和我有一样性格的云雀,这种云雀执灼的梦想,大概会是亿万人的一场梦想。这首长诗,是山水诗抒情诗意象诗言志诗,更像是亿万人的奋斗史诗,祖国美好前景的海图诗。这首诗,亦是在我又成追梦人,燃烧激情时放飞的一只精灵。唯此愿,为这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砥砺前行的人添一把火苗。
  晨光,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可是在这个时代的晨光显得格外的不同,她是那样的和煦清朗宁静温暖,以及享受阳光的机会均衡,正是这样的不同,晨光在这个时刻赋予了特殊的使命价值。
  云雀,一个很普通的鸟,可是在这个高光的紫金时代,亿万只云雀心里萌动了无限的希望。因此这块土地会变得更有灵性,而且是汪汪灵性。云雀幸福的样子,就是这个国家人民幸福的样子。
  山河是国家江山的指代名词,山川河流茂盛似锦,一定是意会这个民族和国家的繁荣强大。梦河是承载和渡桴云雀一样灵魂的梦之河,是实现梦想的载体,大象和海燕是领引大潮的象征。人民创造历史,英雄引领时代。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是没有方向的,一个没有雄起的人民是没有前途的。

  天空是属于这块热土上精灵飞翔的,飞翔需要勇气。
  原野是属于这块热土上生灵筑巢的,生存需要骨气。
  大海是属于这块热土上灵魂圆梦的,追梦需要智慧。

  我深深地殷切祝愿这块土地神奇富庶,致敬祖国,致敬紫金时代!
  我和我们的祖国,相遇在天空原野大海!

  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晨光里长安舍
简介
刘尚海,陕西巨鹰集团董事长,陕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中诗网签约作家。作品多次被陕西日报、《延河》杂志、文化艺术报、陕西电视台、西安晚报、新丝路杂志、陕西网、陕西诗歌杂志、诗歌网、中诗网等发表。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