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孙大梅
古为今用的典范


  导读:诗人孙大梅随笔。
  《大观.东京文学》2019年11期刊发的该期刊主编张晓林的两篇小说,读后让人耳目一新。
  张晓林的小说充满了宋、明时期文学的写作风格,是宋、明时期中国市民街景文化的再现,过去叫笔记小说。
  张晓林的中国古典文学涵养极深,这从通篇的文字语言运用上可见端倪。语言仿如宋、明民间生活语言的再现,毫无生疏之感,亦无造作之处。
  至于写作技法的运用之妙,重言行描写,轻欧式当代的大段心理描写,仿如成熟后的一枝海棠探出墙头,而结局则说明了一切。
  张晓林的小说让我钦佩之处还有对节奏的把控,不疾不徐,也无拖沓之处,更无廉价的煽情,血腥的暴力场面,这反映了张晓林的美学观点,删繁就简,突出重点。

  张晓林的小说我很爱看,也为他自豪,这充分说明中国古典文学在当代的复活与光大,而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作家,除他之外,我尚不知别人。
  张晓林的小说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小众文学,但其中有明月,有梵音,有三两知己在其中跋涉探寻,我是门外之人,但可领略其中之美。

     
2019.12.19
简介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研究生班。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责任编辑: 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