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孙大梅
珠落玉盘
——赵晓梅诗集读后感


  导读:边塞之地的诗人,有与生俱来的出走念头,从乡里走到县城,走到昆明,走到梅里雪山;没有走出去的人,有一部分把这种出走的念头转移到诗歌里,这在赵晓梅的诗集中也可略见一斑。


  大珠小珠落玉盘。
  读完云南女诗人赵晓梅的诗集《紫色珠语》,我想起了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这句诗。
  
  人是时空里运行的生命物种,其祖先和他现时的生存环境对他的造就与影响是不容置疑的。
  云南,彩云之南,有高山大川,有垂直气候带,有数十个少数民族在此繁衍生息,丰富的人文环境易造就多情敏感的作家,诗人。
  赵晓梅就是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女诗人。
  
  多变的气候条件,适宜写作的年令,对爱情及周遭环境变化的敏感,这些在赵晓梅的诗中均有所体现。
  赵晓梅的诗以抒情为主。世界是反馈在她诗歌镜子里的影像。
  有句俗语说的好,你是什么人,世界就给你呈现什么样子。
  
  周遭环境的变化易影响到人情感的起伏,爱情梦幻般的唯美及转瞬即逝,这是赵晓梅诗歌给人呈现的正面画卷,也是诗歌带给人的反向联想。
  
  赵晓梅的诗如花落酒中,珠滚玉盘,语言呈现连续递进的张力,这在部分诗歌中可见。
  赵晓梅的诗歌语言如天女散花,有与生倶来的灵气弥漫其中。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有更大的孤独。
  此时,我想起了诗人海子的这句话。
  边塞之地的诗人,有与生俱来的出走念头,从乡里走到县城,走到昆明,走到梅里雪山;没有走出去的人,有一部分把这种出走的念头转移到诗歌里,这在赵晓梅的诗集中也可略见一斑。
  
  赵晓梅的诗集中常可见淡淡的忧郁与反诘,那对事物及远方不确定的疑问,也许是和诗人天性中的对世界和远方的探寻有关吧。
  赵晓梅是个对自然界与远方关注且敏感的女诗人。
  
  赵晓梅的这本诗集《紫色珠语》,诗歌语言有着时代的鲜明特色,既语言通俗易懂,联想丰富,地域特色鲜明,情感朴实真挚,又不流于大众化,是这个时代诗歌的主流与柱石,它扎根于云南亚热带的火热生活之中,又高于世俗的凡尘,让人想起站在梅里雪山的半腰,看诸多的大江大河浩荡奔涌,这就是这本诗集带给我内心的最初感受。
  
 
简介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研究生班。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