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孙大梅
​​​​​​​劫难与省悟
——新型肺炎的反思


  导读:孙大梅新作快递。


这次新型肺炎是一场浩劫,多数的浩劫表面上看是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
其实不然,历史上的每一次大灾难的降临都有前兆。

例如西方人的《圣经》上所记载的大洪水是因为神惩治初始人类的堕落与罪恶;我国的黄土高原在汉代时还是郁郁葱葱,风吹草低现牛羊,到明清两代时已是沟壑遍地,水土流失了,无它,只是当地人过度砍伐森林,过度放牧牛羊造成的。

无独有偶。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苏联政府大量截留锡尔河与阿姆河的水灌溉农业,导致咸海的面积缩小,当地的沙漠面积增大。
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是环环相扣,互为因果的。
2003年的非典源头是因人们捕杀食用果子狸造成的。
只是人类是这样的一种动物,有选择性的记忆或遗忘,没过几年,人们照样食用野生动物,某些地方的人嗜好这些带毒带菌的动物。
烹饪过程让人心生畏惧,吃法则充满血腥味儿。
这次的新型肺炎则是警钟又响,提示人们要对所有生命充满敬意,它们也有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权力,我们应与它们保持适当的距离,任何破坏大自然生态链的行为早晚会得到报应。
自然界对人类的最大报应是用病毒,死亡来惩戒人类的错误或逆行。

这次的新型肺炎足以让我们中国人悬崖勒马,让我们心生善念,放过那些野生动物吧!

这时我想起了某些宗教在饮食上对可吃与不可吃食物的详尽归类,不由得心生敬意。

说到底,我们的饮食文化反映了我们文明中的天然缺憾之处,对生命的漠视与轻贱,这都反映了我们人与人之间关系中的某些不平等的阶梯概念,这些概念的形成由来已久,已到了要壮士断腕的危急关头。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想起了二战后的日本与德国两个国家对战争的认罪态度,德国是一个有悠久哲学根底的国家,全民真诚忏悔,认罪,前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死亡纪念碑前的一跪,得到了世人的谅解。

这次的新型肺炎应当能够得到控制。我相信我们的政府与党是下了大决心,投入了大量的人力与物力,只是我想这场浩劫过后,我们的民族能否痛定思痛,从根源上反省人与自然界的关系,反省我们民族文化中需要警醒与自责的暗黑部分。从现在做起,我们不吃那些有毒带病菌的动物了,怀仁爱宽恕之心,远离杀戮,远离那些潜在的不请自来的灾祸,如此,这次的浩劫可让我们修建一座无形的纪念碑,既警视后人,也反思现在。

2020.01.30
简介
孙大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先后毕业于鲁迅文学院与北师大研究生班。曾任沈阳市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诗集《白天鹅》《失落的回声》《远方的蝴蝶》及散文诗《最后的玫瑰》等。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