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水白
风物志(组诗)


  导读:家族重复着这个故事/ 像一本家谱在我的手中接力// 其实我曾坐过那里的石马/ 一个人,总是忘记前方……

1、莲花
 
莲花开了,爷爷奶奶以智者的名义叙述
就在山坳的那一边
 
一道亮光,照明一山林木
仿佛熄灭的火堆死灰复燃
 
莲花确实开过,应该不是错觉
充满魔力的山头空无一人
 
一次,母亲等候父亲回家
明晃晃的山湾,始终认为是他的火把
 
坐等右等,回答的声音还在山外
再次探望,是一片孤独的月光
 
家族重复着这个故事
像一本家谱在我的手中接力
 
其实我曾坐过那里的石马
一个人,总是忘记前方
 
假如深夜失眠,我都怀疑
难道是莲花开了,需要我回到故乡
 
证明一个故事的真实
把其传承得更加完整
 
莲花是否真实,该怎么告诉孩子
借走城市的灯光打一个比喻
 
 
2、丢失一夜的孩子
 
孩子丢了,两棵栗树下
几分钟时间,父母就已呼喊不应
 
在小河里找遍每一个水塘
鬼神最易出没的地段
 
听着故事,就想起了在此夭折的生命
是否在黑夜返回,主宰沉睡后的山村
 
乡亲们燃起大堆柴火,在闲置的地上
火势如往日星辰,雨如父母眼泪
 
空地里,逝去的杨老汉
小儿子,被烧死在苕坑里
 
难道是他们邀走了孩子
孩子的父母肯定不知,被泥土与杂草覆盖的旧事
 
孩子出现了,第二天早晨,在小河上游
走在洪水冲打过的沙石上,若无其事
 
躲在一块岩石下,昨晚大雨并没有把他淋湿
和他熟悉的一个小孩,几年前落水死了
 
寻找,烧火,他都看见了
喊他,也听见了,只是无力答应
 
 
3、大月亮,小月亮
 
夜空旷,经典童谣催促蝙蝠
屋檐下飞来飞去,一道光
 
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学木匠
满山的房子瞬间而起,意念中
 
大月亮,小月亮;嫂嫂起来打鞋底
一针一线织出星空,手上全是印记
 
大月亮,小月亮;婆婆起来舂糯米
碓声,永远是老人腊月的笑声
 
下半生的回忆
需要一种永生的寄托
 
阴影总是被演绎与丑化
相互左右的存在像一双组装的手
 
爱恨交加
稻与稗,在稻田里相融共生
 
背诵着童谣,偷偷长大
背对着老去的母亲,山村正在醒来
 
不需要月亮
桫椤树下的哭声,是天空遗忘的孩子
 
 
4、梦龙塘
 
每个小孩心中都藏着一个童话
鲤鱼跳龙门,或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房子四壁透风,没有一堵墙
山外,云在天空堆砌了一座城堡
 
山与云交界之地,有一座木梯该多好
常在家里苦想,风不要把它带走
 
屋后的水井,说有一条龙
每个节日,父亲都为其进香贡纸
 
龙王托一白胡子老人投梦
必须离开这里
 
一家人走啊走,向着山口,没有目的的前行
为什么这样虔诚自信
 
阵阵雷声,在老屋方向响起
瓢泼大雨倾刻而下
 
母亲总是说,我们的房子
不断回头,像牵着的那头牛
 
悬崖尽头,没有了路
返乡,一大片良田而现
 
 
5、红棺之路
 
用生命换来赐封
民间传说虚构一段缘由
 
红棺之美,在于怜悯之心
史书上的钦差亦如曹状元的伯乐
 
千柱落脚,高粱秆与苞谷秆
支撑着理想直到破碎
 
万马归巢,细致的观察
走进自己设置的陷阱
 
三只盐船,三只鸭子
未见江河,只是用蛋换盐
 
白日千人拱手,一路山脊
草木皆释然,原本如此,世间如此
 
满天星斗是万盏明灯
月如灯塔,引领着夜的遐想
 
讲述一次,复活一次
死亡一次,又复活一次
 
抬着红棺,抬着一种自豪
源自一个人的血流
 
悲痛却如这种红色
化为另一种喜庆
 
 
6、熊嘎婆
 
熊嘎婆用一颗豆子当痣
骗取了姐姐的门闩
 
圆圆如心之物,如一把钥匙
开启形同虚设的房锁
 
嘎婆睡在床上嚼得嘣嘣响,说是胡豆
姐姐也想吃,接过弟弟的脚趾
 
这一恐惧被夜还吓人
姐姐打翻尿壶而趁机逃走
 
嘎婆是熊,听着这样的故事
都为姐姐的余生担忧
 
门缝外,任何漆黑之物都有相似的形状
外婆的脸庞人熊的心脏
 
不敢轻易打开漆黑的房门
没有姐姐,没有妹妹
 
一个人继续听着,已躲至楼顶的姐姐
给手指戴上竹筒,护身之符
 
一早,她又从嘎婆的掌心逃离
在一棵乌桕树上,等待着为嘎婆梳头
 
姐姐扔下了梳子,故意地
嘎婆并不知道,头已成为树的果实
 
我就是那个弟弟
右脚还剩四个脚趾
 
 
7、双鱼井
 
鱼在水里,鱼在水井里
水从未干涸,鱼从未游动
 
赶场过路,都在这里停歇
喝水乘凉,像一道驿站
 
我也逃脱不了世俗
学长辈,路过均停
 
鱼居大井池,两条反向并排
相望南北而过的客人
 
天生还是后来置放,从未询问
一直认为不需要解密
 
相传此鱼原本已成精
常在夜里游向外地地祸害谷物
 
受害村民溯源至此击坏一尾
鱼精才改邪归正守住本分
 
丰产坝,谷物满仓之地
原本置县于此,因刀头之名而弃
 
表姐嫁于此,房屋就在鱼井正上方
言说为鱼精之害,丈夫坐牢病死
 
鱼已入湖,表姐已中年
一口水井,像她沉积的病痛
 
 
8、打绕棺
 
孩提时,孩子们,最期待的丧舞
在半夜,随鸡鸣与天明而起
 
丧礼中最欢快的场面
让寒夜不再彻骨,痛楚不再入心
 
串串鞭炮,如针尖在先生脚下
激起他们释放出超人的力量
 
四人一组,三人一组,二人一组,一人一组
舞蹈之美诠释着人性之善
 
为逝去的魂灵超度,为悲伤的后人开导
即使缺一个角色,也不影响任务完成
 
后辈跟着先生,有时熟练,有时陌生
不一的动作,也会成为乡亲的笑料
 
围着棺材,领衔者手持师刀
杀戮另一条路上的鬼怪
 
步伐矫健,踩着熟悉的旋律
又完成了一次师傅传下的使命
 
掌坛师身穿长袍,一次次从棺下梭过
假如一天我也有如此法力
 
盼着他人离去,多么自私
在深夜,赏阅着乡间唯一的无字之书
 
 
9、孝歌
 
婉转悠长,让夜更黑更深
死去的人越听越迷越沉
 
我们仨从不同的地方赶到
近十年了,脚步似乎还是昨晚
 
没有梦的拉近,也没有友人回忆
而是那孝歌,始终如一种使命在迫使
 
他家在龙塘,离我家不远,但各属一县
从隶属上追溯,习俗也有着不同根源
 
没有饶钹锣鼓伴奏,全是清唱
如鸟在深夜哭泣,为村庄明亮的灯火
 
听懂的不多,大部分只能依靠感觉
作为人本身共同的哀悯
 
我们在房间里打牌,用输赢的喜忧
驱赶从山间渗透进体内的寒意
 
逝者的孩子也来作陪
也需要一种情愫隐藏内心的伤痛
 
先生充当着黑夜与白天的使者
用孝歌,传递着亲人最后的颂词
 
是一段故事,也是一种辞令
以一种特殊的歌唱,遣送着他的离开
 
 
10、这山没得那山高
 
一首歌从山上升起,如旭日
是一个男人,宣告自己存在的开始
 
这山的哥啊,那山的妹
各自追随着羊群,踩着阳光铺就的小道
 
用一种虚假的姿势,捡柴,烧火
让空寂的山头也有一缕炊烟
 
羊儿随之移动,追逐
对山通透的歌声,在烟雾里缭绕
 
山歌落满坡,羊群也停止了吃草
放羊的姑娘疑惑,羊为何,是否也懂山歌
 
唱尽先辈留下的唱词,旋律
山上的茅草黄了,黄了,像是走调的歌声
 
唱出未来所有的幻想,关于姑娘
为她在回家路上,撵赶羊群时慢一点,再慢一点
 
这山没得那山高,歌声再次从山坡出发
山外的你,绵延的山,没有人回应
 
欢呼的鸟雀叽叽喳喳
再美的羽毛也只是华丽的外衣
 
如果歌声都不能唤回,我们共同的山头
羊群就是一块白色的伤疤
 
 
11、挂社
 
新坟不过社,你不孤独,在山上
三年,你都还在家人的碗筷旁
 
亲人把社饭送到你身边
你更能嗅到蒿菜带来的清明味
 
社日祭土,原本在春秋二季
祈盼五谷丰收
 
戊列五,立春后五戊为社
用一种排列组合,计算着明天
 
不只一次,陪着友人同事
在城郊与他们的父亲母亲一道
 
饮酒,穿过杂草,对着天空
在山间的小小之家
 
插花,围着圆圆的土堆
他们把亲人的骨头,当成菊花的根
 
满坟黄色或白色,菊花香中有醉意
陌生的身影似乎随时都能走出
 
社如场市,日中而聚
祖先召集着大家在这里倾诉
 
山,可驰骋,可无马亦无路
挂,牵挂的远山,一山的白纸
简介
水白,亦名冰皑,本名张勇,土家族,1981年生于贵州思南,贵州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发表于《星星》《扬子江诗刊》《西部》《山花》《青年作家》《诗歌月刊》《湖南文学》《四川文学》《江南诗》《中国诗人》《南风》等刊物。出版诗集《虫之声》。曾获贵州省第五届乌江文学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