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灵魂时空使者
——但丁巡视人世现代版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作品选。


地狱绵延不绝,天堂冷冷清清。
                                ——题记

他从现在赶往过去
他于未来回到今天

游荡依然重要
即使徒劳也要严厉地去经历
眼前这没有心脏
仍还疯狂的一切
他以飞行的姿势将自己
散落在熙熙攘攘的各地
他的眼光沉积在所有
失去上帝的冷酷的面孔中
夜色在他怀里汹涌起了
丝毫没有多大改变的河流
彩虹还是没有形成道路
高贵并不鲜明一如美酒那般甘甜
命运之神仿佛对这片土地兴趣不大
历史在荒诞中,还在
竞相不愿舍弃王冠

他想召唤这
其实仍旧是荒原的繁荣
不能阴影缠绕了几千年的道路
一切错误和贫穷的梦想
也会在泪水的感动中
由此以充足的理由
让无知都变为可爱
星光翻卷着人类
永远渴望不到的高度
生命何时能在大地尚未开出
真正的自由花朵那一刻
于自身辉煌中自愧不堪
他在不败的苦难风光中,继续
寻找着天空的方向
他的身影无法微笑
神圣像是在这从未洋溢过真理
这里所谓的幸福和拥有
包括快乐是多么的平淡无奇
诞生在故事中死亡
时代总在问题中失去

他从现在赶往过去
他于未来回到今天

颤抖的血液依然还是那么短暂
阳光恍如遗忘了世界的芬芳
这里任何的歌唱
根本都赶不上飘逸的白云
自然在哭泣中遭受强行的抚摸
时间不会责备粗鲁的运转
就像高尚从来
便少有邻居
他想去找暴君谈一谈
反抗一直会有一种系统
正义同样会是种冒犯的高山
但它从不供人仰望
而是总在为理想
输出甜蜜一般的力量
今晚的十字架应当高挂起来
死去的人们必须从人性中
重新遇见宽容的出路

你为什么总想有活下去的愿望
冰冷的温度或许是种
最坚强的热情
年岁的残酷,有时
最终不也是迎来了
温柔的结局
你知道永恒是再也不必
做时间的俘虏了吗
战争的圣餐为什么,仍旧
不是最后一顿
和平的浮雕
至今还不能平静
树木的绿色能够延伸
多少年平衡的闪光
一个帝国的威严
真比光明还重要吗
黑暗想要不停地耕种些什么
武器在钟声中仍不忘出发
毁灭缔造的灿烂
早已使数不清的世纪
于僵化中疲惫

他从现在赶往过去
他于未来回到今天

那么爱情和财富
值得去留恋和赞美吗
他期待有一种激动
能使自己看到腐烂中的火焰
看到痛苦在变为庄严的黄金峡谷
人类在道德上郑重地攀援
百灵鸟也能飞跃祟高的台阶
原始的统治者,你们
太受律法的自欺了
贪婪是一切幼苗向往空气的根本
你只有阻止畸形的仇恨
由此健康的梦想
就永不会坠落
这大地的年轻
内心已是非常苍凉
建筑在种族的前额列队耸立
物质的光彩已使思想
忘了还需要前进
他把巨大的嘱咐挥洒给
盲目的血肉之躯
提醒和说服对你们是否再有困扰
机会的蜘蛛突然失魂落魄
月亮明亮得不会告诉你
什么叫信仰
宗教的领航员
自己还一头雾水

他伤感地穿梭在这些
无法改变本质面貌的人类家园
没有人注意到他,仍在
神话的曙光中
经受一个简单希望的苦役
他也无法于任何角落
难熬秩序的休息
这人世与他相见的轻浮
无聊的意义竟然都是那么隆重
谁也意味不到无限的笼罩
对脆弱生物是多么的苛刻
海洋同样也丝毫没有影响到
这些自得其乐者的胸襟
他在喧闹中走过了
一些价值的空洞
及其观念和境界的孤陋寡闻
固执的屠刀
依然不肯凋零地狂放举起
愚顽沿着爱恋的道路
仍不知道
什么叫致命的天真

他从现在赶往过去
他于未来回到今天
死亡抑或可以避免
牺牲能憾动怎么再高的荣誉
忧伤应带来美观的灵魂
这个世界的生活
永远不该缺少一种启示
掘墓人是深刻的颠覆权力者
他不会危害精神的生长与发展
他将引导痛苦学会选择
让睡眠流露黎明的真情
虚伪和邪恶再无机会
在寓言中繁殖
此时,云雀应是人们
讨回尊严飞翔的信念
人类你要敞开崩溃的大门
这样智慧而善良的音乐
就会进入到你每一根
在荒谬中探寻答案的神经
不是问题便能横扫天下
惟有认识和爱
方能拯救和创造
一个不是末日的世界

 2020.8.27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