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欲望与思想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作品选。


       众多的诱惑邀请你走出来。
                    ——【法】福柯


什么不被磨灭非得冲出嘴唇
语言碎裂在世界,是否
就是一种愿望的实现或逃脱
神经在围困中看见高山了没有
明亮再会有什么束缚
呼吸在哀伤中
是否又感受到了尘埃的火焰
毒汁在哪流淌
需要你去解救溃烂
腐蚀正侵入良知的骨䯝
美好在轻柔地痛苦
死亡在欢快地呻吟
你从何处边缘能轻触到
一切不幸的眷顾
黑暗的理性拥挤在无法奔跑的大地
你在激荡中独自飞过困扰
你在关怀时瞬间跌入
所有谎言的希望中


血液的潮汐涌上荒诞的地面
目光在与谁搏斗
竟而使灵魂都听到了一些
依然是寂寞的波浪
这世界的孩子还想说出
什么是没有争取到的东西
睡眠艰难地在孤独中萦回
生活在分裂后更需要问候
你仿佛只能用花言巧语
来巩固神圣
爱要怎样的温柔
才可保证倾诉的完整
我的周围习惯都成了种破坏
死者经过苍凉的大道
又掉头回去了
疯人的青春弥漫了岁月
盲目从未觉得有过冰凉
时光的风来回吹拂
天空并不知晓人性
会有如何的沉落


我要迎向枯叶观望多久
才明白春天就是今后所有的世纪
历史闪烁的梦魇
依旧在流出空虚的伤口
多少一千年的事情
仍还在繁殖等待的恶臭
你究竟要期望什么
才能于葬礼中找到翅膀
觉醒的昆虫谁理解它的想法
但我知道徒劳总有许多
不能拒绝的想象
凡人都愿学着在钢丝上行走
就像希望就得冒险
就像拥有就不怕踩到地雷
饥饿是怎样的一种失败
今天又总成了
难以奔流的运气
你停留在无数凝固的暗示中
意义再难开花
未来不愿重来拜访


一切之上的酒杯
安慰和蹂躏过你的胃没有
恶魔向你索要过什么
众神在你耳畔又许下过
怎样君临一切的诺言
某一天法则也已开始嚎啕大哭
因为邪恶的种子总是过于艳丽
真理只好以泪作答
并在山岗挂满虚假的蓝图
我的星空将属于哪种永恒
战士的幸福,是否
便是再也无需品尝战争
真实为什么在上帝那里
到你这就成了遗忘
空洞还能悔恨什么
绵延的模糊无知没有羁绊
结束在歌唱结束
绵羊于节奏中,从不认为
会有天堂的到来


其实花园一直在心灵近旁
神性的废墟依然留有敬佩
崇高不是放纵的责任
玫瑰的香艳,也不会
在任何地方滔滔不绝
世界的疾病,就是因为
迷惘的手势太多
毁灭突然于云层自上而下
仰望于惊恐中
已走到悬崖
我的沉思始终还是哑剧
让陈腐开出新鲜
让认识夜以继日赶往迷雾的山顶
我想骷髅们一定需要幅脸颊
重新打量下世界的新绿
生活应从熄灭中,再度
于不是陷阱的大地浪漫地开始
眼睛不会被简单的黑白琢伤
是非的枪炮也终将在
公正中关闭
我想人的内脏从此一样
也应是文明的
光滑会决定另一种进步的坚韧
机器不再会在深渊中哭喊
创造从此将
真正意味着甜蜜


让我从古老中来到你现在
再不会衰弱的模样之中吧
马车已变为信息
草原也再不会有公路的塌陷
错误不再于芯片上随意嫁接
钢琴的低语,此后
同样也不会掉进
一切阴影的智慧
我必须倾听到总有奔驰而来的
空间广阔价值的祝福
女神坚信拯救的力量
已胜过她所有
撒向人类的娇美
一场盛大的洗礼会在
几个世纪后方可安息
世界将在彻底改造后初步懂得
光芒从不沉睡的重要
所有廉价的喜悦
不可能继续交相辉映
道德之光已逼近所有国度
思想又将重新成为
时刻闪动着爱的
生命永久的国王


也许从今晚的午夜开始
黑暗再也不会出现
任何诱惑的方向
善恶放弃了穿行的大地
命运只剩下一个
本质在奔忙的故事
未来提前照耀在世界的觉醒中
地球的微笑包含着太多
和平平静的舞蹈
我们的欲望再也不用
激烈地闯过什么凄风苦雨
平衡与万物融为一体
阳光就是自身的灵魂
统治者已无任何疯狂
和谐是最有力的权力
一俟空气滋养起高贵的人民
什么利益再会有重量
黄金在观念中也会变为废铁
伟大也不过是羽毛落尽
无人相信的另一种
恐惧的孤独

      2020.8.29午后于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