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我当怎样有所思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顾偕诗歌作品选。
           
                                       
我在寂静的房间里忧伤地写作。
      ——【葡】费尔南多·佩索阿

首先,相信与不相信
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其次眼睛能够认识到的
可能也会是谣言
气味中的颜色未必都是真实
相见的风景,也许
并不存在真有的美丽
飞翔之物不一定就在天空
浪花变成晶莹的流星
英雄回来时
伤痕全成了荣誉
你站在哪个中央
能彻底看清时代的面目
正午总要被夜晚谋杀
一切废弃为什么
还能重整旗鼔
我要如何辨别宣传的灾难
黄金凭什么大笑
骷髅又将等待生命
如何的恩惠

树叶累吗风不停地于身上流下
自由想说什么最终的故事
是没有任何伤心的背叛
还是挣扎必会到来的春天
我不知道重要的事物
在哪出现最为合适
阳光不需要祖囯
爱它的人们,是否
都因为温暖而欢笑不止
你的感想百年之后
又能帮助怎样的血液
世界在美容中不断付出牺牲
闪电怎么称呼愚昧
大地还将以什么新鲜问题
报答人性的失败
可能沧桑的名字同时也叫剌激
眼泪就是用来献给河流的
丰硕均将流逝
何况短暂,就算是
壮丽的火山

我当怎样有所思
角度布满战争
教堂靠什么失踪的希望
还能坚持浇灌信仰
封闭总有办法愈发茂密
光辉之物你在哪里忧伤
思想在未来还愿知道些什么
玫瑰以哪种芬芳可以追赶火车
时间在法国,是否在浪漫中
也要面临
苦难的训练
容易是多么一件愚蠢的事啊
疲惫中我看到了许多灵魂
被摸索砍断了的双手
支点在喷泉上摇晃
价值的面容已无任何爱情
真正的行程或在生活之外
斧头同样会陆续飞来
路上的真理,依然
要格外小心

曙光今天我要如何
更好地形容你的幻影
基督难道真是为你而乘风破浪吗
可能是怎样一种眼神
会来告诉我黑暗
是另一款灯盏
熄灭背后尽是相反飘荡的云彩
永恒在死者那重新组装
枯萎在梦里回响起
山峰与童话
石头睡上千年
肯定又会醒来亲吻大地
激情便是永远需要等候的心灵
翅膀将在黄昏散步时长出
语言在前进中渐为高塔
收获终究要说出寻找的秘密
也终有一天,年迈会将所有痛苦
交给仍有悲伤的远方
钟声循环往复
地上的任务方才结束
这时你的使命
又回到了天上

2020.12.10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