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我用种子埋葬自己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顾偕新作快递。

身体是永远的夜晚
正如夜晚没有阳光
却一直不少空气
我首先把自己埋葬在
万籁俱寂的生命中
形体是个不爱说话的梦乡
它欢迎快乐后死亡的到来
它在虚空中
拥抱着灵魂的新生
我把种子交给打开的黑暗天堂
时间暂时就要放慢
等待的脚步了
可能一千后,你仍然
看不到我的重新到来
可能三百年后我的骨头
又将行走在大地

埋葬放任意义于枯燥上爬行
毁灭在宽阔中聚拢不死的起点
温柔曾是想象的天空
而现在这里只有
颠覆一切的沙滩
只有灭亡始终不肯灭亡的秘密
细胞的手臂总想伸出火杷
昨天很远    未来很近
距离的指南针
仍是世界
不愿停歇的狂想曲
那么种子需要在冥想中
再怎么悄然而来
循环的事业究竟要获取
如何辉煌的崩溃
荒唐使幸运变换了主题
原始开始唤来蜜蜂包装
时代突然想到,这次必须
挑选你走出身体

我有埋葬不完的种子
其实它们都还满怀信心地
在地狱的星空下舞蹈
愿望是不断生出的翅膀
梦想依旧是生命的窗口
无尽的来回飞驰着肉体的碎片
什么样的爱情馨香,又托住了
再度坠落的苦难
真实错综复杂,却还
一直保持着噪音的壮丽
遗忘可以抚摸什么
能将欲望真正扑灭
种子是谁的父母和子孙
希望的儿女来过命运之后
冰凉将如何做到没有阳光的明媚
使灵魂永不有所害怕
使时光都会牢记
失去者的声音

我要把所有的思考送给种子
让它把残忍的蓝图
全都埋葬在
再不需要腐朽生活的地下
或者让海浪也可以一同来
拍打这些完美的灰尘
无数的夜晚又从另一个体内
散发出曙光了
人类的传说在生生不息的哲学上
没有哀呜的钟声     
更没有英雄   强盗
以及圣人的彻底消失
惟有崇高于过度中
还需继续经受沉沦
惟有上帝在考验给不给予机会
一切以爱之名的复活

天色将晚,阴谋如此可笑
一生你窃取的那么点胜利
不过就是些
灿烂得不会呼吸的黄金
而种子穿过大地的皮肤
又会把黎明说成是
所有纯洁的诞生

2020.12.18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