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无限事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顾偕诗歌作品选。
                    


生者是否需要灵魂
王冠或许都在梦里
盛宴摆在远方
万事散落一地
似乎总有那么多时间派来的任务
目光将经历所有召唤的一切
疯狂无声地漫过岁月
甘甜并不一定
都会倒满杯中


从根本不能飞行的那一刻起
阴影就开始在思绪中划桨
大海像是无法涌现的生活
什么血管
还需要连接玫瑰
什么臂膀还没遭遇到
光芒的开头
世间依旧浪花翻卷
路是生命怎样的一种梦想
瞬间飘过多少遗忘
床头又将珍藏哪天的芬芳
你可能已经走不动了
命运却仍然
没有做完事情
天空再度为谁打扮
希望是什么节日
青铜找不回
失魂落魄的爱情


谁是你的侧面
总看见你前进时的伤感
蜘蛛不小心在抚摸时坠落
网还在高尚中断断续续
可能神圣等到最后
才会有歌唱
皱纹穿过风霜
尊严未必就是辛劳的结局
你想起还有什么更强的事业
尚未迎来花开
战胜能让心安顿在
哪个不孤独的夜晚
琐碎的耕种,又将培育
如何一种最终的死亡
为什么总难获得
生命轻盈中的平静
为什么庸俗的景色那么重要
迷人与什么相关
光辉难道一直
就在帝国的怀里


把我也扔在路上
一样也没机会站立吧
耗尽一生大概我就能脱下面具
或者把我从腐烂的规律中
不计代价地拯救出来
从此去将痛苦炼成黄金
从此让人性见识到
自己便是思想的贵宾
多少事不曾窒息也已昏昏欲睡
意义在哪降落
步履最终,又有
多少价值的眺望
我想大家一定是忘了
墓地的白忙
他们在黑暗中再无必要
任何张望的等候
他们已渗透在自己激情的沸点
现在都应该都于
彻底的冷静中聚首了
早餐过后又是忙碌的苦役
可能消失也是种鼓励的补偿
我们都会持续在深渊相见
那里的阳光,但愿就是
一种苦难的光芒


需要总结挣扎和凋零的甜蜜吗
温柔在什么深处
还会保留苦闷
爱在哪种幸存的伟大中
又将驱策创造的巨响
财富的上帝不感到沉重吗
蜡烛在天堂会为谁流泪
优裕是身体需要的
怎样一幅蓝图
心灵到达了哪里
从此便不再会有祈祷
一夜其实仍然还是无依无傍
物质从不微笑
富丽已忘了所有聆听
而你还在苦涩中飘逸
仿佛追逐让你无处躲藏
把自己笼罩在无尽的奔波中
小船也要荡漾
枯叶总想翻新


某年某月某日你不在时
旺盛而又荒唐的快乐事儿
还会像花蕾一样绽放
墙壁领略不到
斑驳的痛心
后代自是也忘了历史
离散的形象
孩子们在流水中重新前进
勇敢是不需要谦卑的曲调
什么什么又将是何等的关键
本质忘了敲响钟声
不再健康的人们
却还老想着
陈旧世界的坚固

   2021.1.21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