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认识札记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顾偕新作快递。


身体用来装下生命
生命用来装下诞生和死亡
眼睛是梦想以外的窗户
窗户关闭时
黑夜又开始等待
无数的黎明

音乐是种意外的血液
它以旋律来流动
以翱翔的节奏
倾诉着内心
再也不需要的秘密

一天是结束的开头
一天是蜜蜂不知去向的来回
时间永远在拉开序幕
时间高傲得谁都不认识

而空气仿佛一直在说着早安
道路在平静中总是醒着
它想等待什么如期而来
历史的光辉
莫非真是它的终点

这阳光会不会是种
温暖的错误
忧伤怎么从不休息
希望一千年了还在疼痛
许多时候,明亮是否也是种
盲目的黑暗

说出你的快乐就是最高的虚空吧
仰望将要刺激到更多问题
飞鸟没有家乡
天空之泪便是
大地的河流

但我还是要走出去生活
或者在房间领会过去的泡沫
云彩如何称呼壮丽
星月靠什么不愿回头

执着是一生必须不能的叛变吗
你有什么信仰属于真理的自由
解放是思想敞开的大门
但灵魂自有
不愿到处走动的王囯

于是骷髅只能以沉默发言
肉体死后爱情再也没有了责任
江山只与歌唱有关
活着其实都想
展现渺小的意义

说说黑夜你去梦里
又能做些什么吧
花在鲜艳里
是否闻到了自己美丽的味道
和平中的痛苦是克制造成的吗
想不想看飞鱼跃出深渊
谁愿再度重温一遍
战争的风景

你可能说了一些真相
但那不一定就是事实
你非得要说旗帜就是一种命运
上帝也就不便严厉指出
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
我不知道羞愧的高尚
对谁还会有用
不知道境界的贫穷
再能怎样产生富裕
树叶掉落后
枯萎又将
如何回忆

要不要我把骨灰先扔了再死
我不想在天涯又遇上自己
要不来生我就为一种飞翔奋斗吧
在高空打量自己
终于有的花园
美德还是那么缺乏光亮
物质的雄伟没有神圣
更是不值一提

灰尘你的温度在哪
哲学你的天堂莫非都在地狱
艺术你那么辛苦
攀援到了什么更高的山岗
新的世界从哪从天而降
蚂蚁的欢呼,快乐
又将于
何种宇宙回旋

轰鸣的史诗均已淹没在大海
文字的囚徒靠什么
仍要在无望中前进
或许悲剧真能使一个时代起飞
沧桑就是用不完的力量
不为未来
仅为存在就必须消耗
这么多荒唐的力气

那么文明是怎样一种
高明的打算
先进是否与野蛮,依旧在
一起诡秘地同行
创造与毁灭,究竟是种
应该如何翻译的故事
我觉得种子一开始
就像是邪恶的
因为基因忘了告诉它
这世上一直需要的
无辜和善良

时间永远在拉开序幕
因为高贵早已不知所踪
时间永远高傲得
谁都无需认识

2021.1.25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