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朝代往什么方向走过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顾偕新作快递。


依旧在残破的旷野整装待发
依旧需要在废墟划亮闪电
可能梦幻也会
在繁荣中穿越
历史在平静时总会涌出
欲望的颤抖
水流可以倒退
也能在欢乐的懒散之间
骤然起舞杀戳的平原
马蹄跃过海洋
天空又是一片旗帜淹没的光线
盲目在拍打胜利未能阻止正义的
那些昏暗的融合
一个时代失去了光芒
另一个时代,却又在迷茫中
将光芒眷恋

反正不能有静止中安谧的束缚
必须有浪花能够想到
自由还需要出生
荣耀和利益也必须继续发育
这样灰烬又将堆满宝石
群山也可瞬息变成
君王的蜃楼
有时前进的力量就是一路燃烧
撞击使血液凝固成了权力
花朵永远只能停留在
纯洁的梦中
成熟始终难以
成为价值的航船
也许岁月并不在意什么
更高境界的引导
荒谬的足迹已能布满大地
一个影子也会使你震颤
一无所知,可能是世界
最安全的生长

历史面前看到的朝代
权威在泥土里
还在想着千秋霸业
他们倾听不到今日仍是一片
更紧张的无望的歌唱
今天的黎明
依然没有诞生很好的结果
暴风雨还在和平的夜里
不住地狂泻
云彩再也没有形成
想象中的王朝
富饶不过又是一些
返回的原始动力
仰望尚未出现高阔的星空
摧毁,至今仍在威逼着
无法安详的眼睛
你认得出自己
是哪个朝代的自己吗
牙齿得到过什么更好的充实
欢愉又为什么崇高
有所鼓掌和起立

桂冠的不朽全在于不死的精神
人民将为什么遗忘伴奏
饥渴仍旧无休无止
果实在哪又会引来
世纪的微笑
时间是那么慷慨居然让每个朝代
都不假思索地无耻生存一遍
黄金在火焰中走出过
什么漂亮的步伐
光明又构成过哪种
思想的花园
风吹过了无数个不能思考的天空
你的强大依旧是空洞的沉默吗
爱情并非是孤独中
惟一允许的一种贪婪
但梦想,几时变成过天堂
永恒在一个朝代虽不多余
可封闭许多时候却已将自己
仿佛美好地囚禁很久了
前方是地平线还是山峰
是依然重复古老的诞生抑或死亡
寂静中,惟有消耗
不断在千秋中穿行
人间没有真正的记忆
叫做雄伟与灿烂
因为方向多半还是身后的黑夜
渴望依旧是身躯所需的
一条闪电的道路
任何朝代不会是刀片
永远不可能自行切断
历代欲望的憧憬
去向绳索启程
或远行

愿腐朽没有更多的内容
再可以铸成石床
愿辉煌不是更大的渺茫
空气能够献给一切美好的运动
事物都能制造出
再不是荒凉的故事
更愿不幸和苍天均可安眠
神圣从此也将融入
一个国度的骨髓
如果某个朝代有深远的想法
愿意将人性从此作为开端
我相信它的所有埋葬和重新出发
应当都是宽容和有勇气响亮的
坦荡绝然不会使目标
突然又到尽头
我们必须要收获的
就是要收获再无创伤的未来
狂想不可能铸就钢铁
唯有人类澄明的理性
方能使时间感动
且久久难忘

     2021.1.27午后于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