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一生如何醒来


  导读: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顾偕诗歌作品选。


活着等于在繁琐的梦境游走
在问题上无尽的出发
躺在过去的歌声中
不时任由平庸的打击
可能你已在混乱的争先恐后间
享受到了丢失的快感
没有不幸不是贪婪的
没有苦痛不是为了
再也无法的进攻
磨难的亲友誓死都在捍卫着
荒唐的作用
你停不下来一直在增长的空虚
就像自己泛滥在时间
报废的机器
结果在床脚拔下插头
盲目又于梦乡十里
接通电源

有些诞生一开始
就同死亡一起流淌
原因往往是颠倒的真理
方向不过是狂妄的钟响
你几时在没有云霄的被窝
听到过真相的鞭笞和雷呜
几时抽屉里再无旧物的逃亡
鲜血化作葡萄酒
已明显能够看到悲伤
太阳在黑夜出现
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种渴望
为什么在梦里你还有
这么多隐匿的兴趣
世界的天才只会躲在哪里哭泣
远方你还将是名意义流汗的奴隶
什么坚贞不曾有过妥协的动摇
衣裳即便盖在囯王身上
静穆的人格,最终还是
仅能以渺小说话

千万回暴力的睡眠
很难再有撕碎纠结的笑声
愿望何曾有过真正舒适的光芒
我们从冷漠中抬起头来
继续亲吻生气的大地
我们想做许多遗忘不了的事儿
来帮助贫穷的心脏拥有曙光
遗憾一生均在流动着
毫无价值的安排
骑兵忘了怎么与烽火抗衡的光荣
骄傲自是也记不清
是出自哪种卑微的本能
我们只会野蛮地燃烧无用的灰烬
看羊羔不懂得在危险中撤退
看自己怎样又将失误
谱写成了颂词
沉思永远说明不了金矿的用途
命运其实在倒退时静止的
结束根本无所谓证明什么开头
幻想在打发幻影
规程在克制前进
有时激动的梦,依然还是
几个会歌唱的手势

你想过仇恨也是种消灭的快乐吗
一定还有更高的一种希望
是包含着自己受苦的宽容
一定也还会有不少谎言
同样从来在秩序中
是从不会感到孤独的
为什么光辉非得要用血腥来纪念
短暂路途竟而迷漫了如此之多
甘甜以外的狼藉
人类大汗淋漓地究竟想去
怎样的河畔
烟雾在描绘你不会倾听的呼吸
残忍又在传染什么闪电
你是否在醒来后需要记得
思想和灵魂的行程
你是否醒来还有健康的双脚
仍可以重拾
枯枝败叶中的自由
爱情可能会让你忘了一切制度
但你睁开眼的改变,会不会
又是另一种
顿失温暖的埋葬

  2021.2.7午后于广州广垦大厦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