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时光的眼泪(长诗)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评论家顾偕诗歌作品选。


              我们要活多久才能看到
              那种不是明天的永远未来
                                      ——题记


从什么时候开始起
水珠也包含动人的映像
绵长的历史充盈着不断扩散的沧桑
从诞生排列到死亡
灰烬总是响起混沌的钟声
生机勃勃迅速又转入腐烂
芬香仿佛是种无声的悲鸣
峡谷到头来还是只能将沉默舒展
什么时候像是在高处穿行的物质
在尘土里才能抵达永恒
世界反复被涌现的暴风雨包围
苍白成了最终的奋斗
结局为什么总由荒谬构成
沉寂的海洋滚落了太多大地的记忆
那里从无遥远的到来
那里不过是高空下一次次混乱的行动
秩序高傲地散发着错误的斑点
真正的光芒,依旧
千百年悄无声息
宽广似乎一直都在终止
宇宙的梦想在这只剩下
一些可怜的岁月
无边的欢乐始终引诱着人类目眩神迷
身体只需追随明亮的火焰
仿佛黑暗便就永无光泽
他们在坠落的里程
根本看不到真理的恬静
自由同样也没真正能于灵魂中游走
他们就像无数片骤然消失的树叶
阳光不期而来,而遗忘
只能成群地逃避


我为你们永不消退的激情深感不安
意义无限悲伤地看来又得接受
幻想的寒冷
温度于哪里还会使你们
不幸的命运高涨
光阴对你们是否意味过疲倦
闪电为什么不多在历史中发生
所有笃定的遗产里,是否再有
价值的神釆奕奕与浓郁
衰老已不再年轻地显示出了
徒劳依然也会有的沉重
掌声从蜜蜂群穿过
拯救还在荒芜中嘶鸣
你的热爱毫无疑问又是
另一种掠夺成性
极端在教养着骏马
公平仿佛一直
还是那么枯燥无味
说一说指间还有什么
可以继续飞越的吧
离别在不断蔓延开来
顽强可不可以考虑换一种
脆弱的包装
我想听到力量的黎明会从哪里升起
忙碌只为进步开路
锁链不再藏在花丛
灾难将送予你更高的认识
让阴影剥去循环的外壳
都来看下并不开心的本质吧
你们的问题在骄傲中已盘根错节
没有纯粹的神圣再能增长
也没有清晰的河流
还能环绕正义的光亮
感动时间


何处色彩聚集着思考
能让思想矢志不渝地耐心发光
何处有无边无尽的孤独
拒绝平庸的辉煌
一直在把自己的头颅
当作呼吸的空气
我总看到洋洋自得在选择的杯酒中穿过
洪亮的哲学一直在长眠
无数影子仍在照顾着破旧的内心
我还看到屈从一样有各不相同的满足
没有深处的生活同样是生动的
习俗并不知怪诞便是一种纯真的告别
你们被自己封锁在倾倒的远行
但是,没有道路可以说明梦想
沉没无需轰响地
会有一天陆续展开
葬礼在沉睡中醒来
世界的感受从不会认为
自己就是最后一天
雪花在哪还能于人类空旷的命运上起舞
傍晚魔鬼从何处向你们靠近
黑夜会庇护谁的梦境
雨水深䆳地击打着窗户
什么漫长之中苦难又会疾驰而过
镜子没有肯定的笑容
音乐传来了安慰
至此,希望总是离开了方向
麻木仍旧闪烁在
过往的眼睛


莫非哀歌的伟大就在于
坚实的灵魂一直没被抛弃
壮丽在回忆中飞翔
天使都在庄严的途中
但我目睹到的多半还是
果实在黑暗中呼啸
使命未曾迈出更多的脚步
浑浊包裹着时代
金碧辉煌不过是种强烈的假设
虞美人还会是下次最好的预言
腐烂在追寻着它的平原
舞蹈踩过失败的皮肤
空间又在回响起千里之外
空虚的判决
你不知道天空并不习惯你们这些
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责任的征服
微风提醒着生命不要犯罪
好时光一生就只在瞬间
你要以怎样的象征去摧垮自己
并不光彩的那些前进
爱为什么考虑要于午夜真正降临
因为宁静的等待,更能唤起
不再游荡的真诚
我在大气的搜寻中看到太多
人世的渴望了
胜利那么重要地向你们奔袭而来
以至于星光都可以黯然失色
王冠就是一切完美的领袖
这样的真理骨架可想而知是多么愚蠢
耸立的,未必就有崇高的气息
雄伟应是一种心灵的成熟
如果你始终没有光的方向
终生飞扬
也将堕入尘土


若是我真像你们仰慕和感叹的河流
我的肉体其实一直都是
在流逝中耕耘
人类你们的旗帜,如我这般
究竟滋润过多少颤抖的大地
在我的身躯上勇往直前
你们又使多少生长
真正都已开花
波涛激励过你们哪些无数的绝望
死亡的足迹同样一直在向前
冰冷一直在你看不见中恣意地跳跃
即便你是金属,迟早
也会加入送葬的队列
那么珍惜,今日又能使什么
最富意义的相聚
甜蜜是否是种不存欺骗的痛苦
透明仍旧不是终点
毁灭才是世界
最坚韧的脉搏
我从无中到有仿佛生来就是
为了界定人世的疾苦
繁华都是辛苦的结晶
智慧一样也总在摇摇欲坠
期待和交易像是成了
生存最好的一种呼吸
狂热的战争还在弥漫着荣耀的花香
卑微者于喧哗中
永远没能抬起头来
我接连看到的尽是这些
几千年优秀或是错乱的创伤
悲悯已被锻造者一再拒绝
仿佛再也没什么良知的火焰
仍有机会可以挽回


壮丽的生物们
你们在浩瀚星系中
还将有多少生动的燃烧
故事的迷茫和困惑
于这块蓝色版图
一切新鲜及梦境般的硕果
均会在我
义无反顾的步伐中暗淡下去
我很想留恋你们那些
充斥着坚韧与顽强的阴影
很想不把你们当作宇宙一处
灿烂的祭台
把众多思想的失落
也无情地献给
根本不存在的永恒
但这个家园在灵魂上就已开始荒芜了
毒液使贫瘠在茁壮成长
结局很少再有道徳的坚守
无限时光于朝夕之间
对他们只有一种黄金的遁逃
和生命不知悲伤的浪费
他们将无法对自己
于精神上真正武装起来
他们追逐的一切效率,依旧是种
千年不变的平庸欲望收割方式
不在乎神性的需要或赞扬
只满足毒花的温暖与享受
城市在灯光漂流中嘶嘶作响
没有沉甸甸认识的搏动
直至今日,没有阴谋家不偷快的
所谓堂皇的责任
这个星球不再会有能让希望
更富公平热情的典礼了
光明会无限寂寞
所有血腥永远不会为任何宽容
漫不经心准备早餐

         2021.7.25午后于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当代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国书馆收藏。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等多种文学奖项。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相关作家名和作品篇目内容被《中国新诗编年史》、《中囯当代文学发展史》、《中国作家大辞典》及“百度百科”辞条等写进和录入。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