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顾偕新作6首


  导读:顾偕作品
光的语言叫闪亮


它在玫瑰的心中
说出的声音就叫鲜艳
它在眼里亲吻映入的大地
泪花的广阔
可以照耀到天空
它赤祼地安放在我们心里
爱会在外面紧紧拥抱岁月
它是环绕世界的目光
有了它,一切倾听
都不会遥远

纯洁中的美是一种透明的闪烁
庄严永远一如高贵的水晶
它的丰满,一直是种
明亮的敞开
你看不到它有温柔中的刚强
它是扭不断的流水
让你在滋润中前行
让你在清爽的生长时
总不忘感谢蓝天

你需要它的支撑走到
时间的最后
一切的最后仍还有你
看不到飞越
它始终是不想报酬的给予
犹如翅膀掠过空气
空气只会回敬飞翔以笑脸
我们的道路何曾离得开
它事先的旅程
我们在它的关怀下
永远不会让历史结束
纵然黑暗有时也会突然到达
纵然上帝可能也会
将凡人的光辉
一再拒绝

它是放射在人类命运中的
自然的母亲
有女人看不见的甜蜜
和始终摇摆着丰富的情怀
它成全着我们一路向前
最终都能找到梦想的滋味
远方虽然不一定全是黄金
但灵魂因为有了它
却都可以
从此拥有灿烂

      2019.12.25圣诞日午后于广州


                        濒死的邮箱


广告的墓地
报纸的坟场
凋零的亲情家园
爱情再也不会到来的故乡
疲惫的废纸屑倒满一地
灰尘强占了整个身体
这里再无任何渇望
黑暗固守着忘却的悲哀
虫们陆续来侵袭
时间的苔藓,也渐渐
密布在了
曾经鲜亮的门口

文明仿佛弃你远去
先进有时又会是种
怎样孤寂的忧伤
落花再不会有火焰的包围
这里已不需要心灵的寄放
不需要等待的活力
更不需要灵魂的
到处张望
你背对着自己,从此
真正封闭的冷落
心中此后再也没有
风暴和神圣
胸口不由地有种辽阔的疼痛
有种坚贞的凄凉

黑夜将是你的余生
那些曾经时常白哗哗
飘来的涛声
今后已再无爱地
都告别在了
你终将干涸的眼里

   2019.12.17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让雕塑飞


不要将我安排在大地
不要让我再度受引力控制
我想穿越梦境看到天边的灯光
可能我们一直以为的遥远璀㻧
其实并不叫星星
让我飞翔在空灵中,接触到
更多的万物
让我冲破所有界线
在新的融合中重生
自然应是永远起伏在我灵魂的方舟
我要全速赶去未来
我要让生命的骨架,柔韧地
装饰起天空

如果花朵某一天可以撒满黑夜
如果馨香变为一种精力
持久的不想于苍茫中退出
我愿自由都能懂得自己就是飞鸟
魅力倘若不在于翱翔
再大的平衡
也是个错误
不要考虑安全中会有多少变化
所有危险的轨迹
恰好证明了希望的漫长
我要在高蹈中实现一种
剥离了稳定的价值
让彩云成为座驾
在极限中领悟飞行的人生
使挑战从地面开始升起
使敬畏都能
展现出飞越

让雕塑飞   让雕塑飞
不要让精致于窘迫中长生不老
一切创造都要想到与远方结合
脆弱不是未来
鱼可以在天上行走
大地在艺术的循环中
也可淌满蕴含力量的流云
我们的神秘或许会来自许多艰难
但渴望本身就是一种目光的飞翔
如同奇迹总在尝试中产生
突破从来也不只是
单纯地象征着抽象
距离永远是个无人知晓的命运
飞出去,更大的灿烂
便会蜂拥而来
永无止境是种认识的交汇
完整地守卫在一个地方
腐烂很快
就会穿过心灵

     2018.5.19午后于广州西村


                     人生小丑


怎样出场并不重要
关键要有眼睛
注视到你在为什么晃动
光线是否模糊也不重要
所有的出场均是一场冒险
有时黑暗也会带来快乐
如同神秘
更需闭上眼来享受
诞生的歌唱不一定都会唤醒爱
欲望在牙齿背后总是等待
世界虽然喜爱跳舞
却也始终没有
忘记复仇

你的怀抱会留下多少明亮的星星
命运将为你保管什么
还有哪种不能凋谢的美好
会成为你
永不悲伤的记忆
光在你身体内渐渐遗忘岁月
生命还没长出翅膀
一生已在流水中
认识到了恐惧
我盯着你,如同盯着
一种仿佛总在思考的石块
你的梦一直想用坚强来表达
一直想以安静的沉默
好好完成所有爱的伸展
但我最终还是
听到了无数浑浊的回声
并且眼泪都已疲倦
最终展现的,依然还是
各种灿烂的死亡姿势

莫要说伟大是怎样的残酷
渺小又是如何的苍白
天空不知道你的孤独
同样风也不想明白
你会是种
怎样不死的玫瑰
能够出场,你已获得了
最大的自由
钻石会在你手中暗暗开花
一切欢笑会由血管
编织起忘了辛酸的故事
你的一生大半部分就会于这样
只有手势在活着的夜里
黎明那么温柔那么遥远
当真正的爱人天亮时到来
你却又一次
只能昏沉地睡去


   2016.5.23午后于广州西村


                     灰尘志

               空气是我的爱人
                             ——题记


我一直处在苏醒

在没有光环的无穷事物中呼吸
我的重量便是
总有心情飞扬
也可以一生都在休息
星星是我的故乡
于炸裂中诞生
于云朵走向尘埃
从此大地都是我的世界
而所有的江河和大海
则是我也曾经感动过的
结晶

我要顽强地等待
所有的命运到来
我要用千年的荣枯
安慰和告诫他们
一切景象,最终
都将被我的笼罩抹去
爱将重新寻找旅程
生命被历史滋养
惟有穿越古老看完了衰亡
方能明白
我这一粒微尘的珍贵

可能我并不诱人
整日在游荡中四处沉默

可能谁也不会在意我的身世
但我将以轻巧影响你的生活

以神秘的孕育,一次次
会将你的欢笑
凝聚成一个
有光亮的故事
空中有我看不见的河流
每个世纪都有我的漫天狂潮
当我化作长眠的虚无
骨骼仍在风中为你们弹奏
星辰降下烟雾
我依然会在没有归宿的
过去和未来
独自寻找自己,你们
谁都看不见的碎片

永恒或许是个谎言
但冰河确实也总在召唤
我需要冷静地面对
死亡中是否真有的永生
那些终极之处还会有什么闪耀
人类的认识一直是这么缓慢
我的来到和远离
究竟要怎样,才能让你们
看清自己拥有的一切


   2016.8.8午后于广州西村


                    无边的开始


我恐惧于你仍将化作尘埃的诞生
恐惧于你仿佛
丝毫不在意什么的告别
你的钥匙上镌刻着金色的骷髅
如同最终的未来
都难免被死亡占领
你宁静的内心直通海洋
一直以来,你总是在坎坷中
保持着失败的庄重
无限驱逐着你在爱情中挣扎
光明走了黑暗又来,多少次
你在循环的生动中
体现着彷徨的自己

你要造就怎么的宏伟与破碎
空间已经繁花似锦
莫非时间也会颤抖
岁月迟早要服从灭亡
美丽只是一种瞬间的寂静
我的一生再会在哪与你相逢
战斗或跋涉,为什么
又非得要在世上
说出什么意义
你的痛苦还会变成歌唱吗
激昂走在路上都化作了梦和玫瑰
我们听不到生活的泪水
像是只要创造
一切的苦难均不会被浪费

需要在膨胀中相互问安
所有的来临仍必须保持神圣
你在孤独中就这样
安排我们陆续出场陆续倒下
残酷重新开始跳舞
末日又传来记忆的音乐
因为我们谁都并不太懂
灵魂并非是种真正的结束

所以你依然是
照亮远方的火炬
是神秘中继续燃烧的信心
没有人可以怀疑你凌乱中的秩序

也没有人能够追赶到你
瞬间就会走遍天涯的速度
我们只能于无奈中
等候着你的芳香
但愿你会为我们留下许多骄傲
即便是阴影,也会涌现

不少无法腐烂的灿烂

  2016.9.22午后于广州西村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霜雪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