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顾偕诗四首


  导读:历史的容颜仍在荒凉中扩散/丰富有谁为伴/美好依旧缺一对翅膀/它把我们所有的骨骼/都粉碎在了蓝天……
   
  时光会对谁负责

它似乎总是看完我们沉重的乐趣
就扬长而去
它给我们摇篮
给我们一生负荷的明媚
却不会与任何人同枕共眠
它给我们的爱情
就是一个白天一个夜晚
花瓣可以不离开芬芳的怀里
但路必须远走高飞
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生长的年龄
它的宫殿就是天下
也是无限耀眼的未来
它怎么会让我们永远甜蜜
永远赞赏自己
在大地致命的前行
它埋葬岁月后仍不知疲倦
它亲吻生命又不给生命
任何的指引
我们的脚步从灰烬里抬起
再度寻找一生的行程
天空望着河流默然无语
高山在秋风中等待
仿佛一直都想明白
枯萎是一种什么命运

历史的容颜仍在荒凉中扩散
丰富有谁为伴
美好依旧缺一对翅膀
它把我们所有的骨骼
都粉碎在了蓝天
最终连空气都变得艰巨
最终我们的鲜血,都成了
一种安静的回忆
神圣将会以什么姿态
走过我们永远贫穷的目光
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珍贵的事物
会继续无声的流淌
它不在乎我们的顽强和消耗
不在乎那怕是人类高尚的胸怀
陆续不复存在
它的一切目的就叫流逝
爱人的面颊会慢慢淡去光芒
幸福都将变为传说
心灵有太多的说明,也将
于一夜间溃烂
玫瑰的痛苦是把期待看得太重
成熟是死亡的邻居
我们所有迷人的历练
最终都得不到诞生的原谅
因为它需要听到我们的歌声
却不是为了真正
给我们以希望

    2018.4.6清明后夜于广州西村


  匕首谣

庄严地躺在华丽刀鞘
枕着一身寒光   
  一种锋利的安详
便是我最大的温暖
刚强流遍全身
青春在梦里吹着口哨

无意于风高月黑
也无意于仇人和敌人的寻找
我的肉体不想看见流血的天明
让呻吟永远是个传说
痛苦不再把死亡捧得太高
我就爱在这梦境里凝望
一生都不出去,一生歇息
就爱把刀鞘当作
能够遮蔽黑暗的 怀抱 

没有阳光也照样可以愉快
和平便是我的空气
世上都有爱情
便是对我最大的放心和微笑
炉火在远方早已停止
锻造千百年来也已困倦
阴谋全都失去了家乡
还要感触什么
我为什么还要去想念
那些杀戮的同胞

在静寂中独自抒情
在冰冷中想象着
自己不再是位孤独的英豪
惨烈从此再也没有响起
英雄们都已失业
百合花一路千里
我的灵魂现在正和我的天堂
一起休息在无人靠近的刀鞘

流水是永不闭合的眼睛
岁月应当永远属于美好
尽管我在没有鲜花的陪伴下
心如止水
尽管沉闷早让我放弃了炽热
但我却一直愿在
沉稳中欢欣
有时歌声不是来自声音
有时许多力量
就是来自无情中的有情

再也没有什么风高月黑
恐惧慢慢都会消失
光明应当永远保持一颗童心
所有的不幸都忘了我吧
当然作为艺术
我希望世界,对我
具有更理想的鉴赏水平

    2018.3.22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谎言作品

爱情是用来回忆的
心脏在激动中立刻开始奔跑
树在空中发呆看着流云离去
它们守卫大地
黑夜都没法回到房间
有人说日子在死亡后会发出光芒
所有失去的会盛开成歌曲
灰尘一生闭上眼睛
在等待变成石头
睡眠在自己的大道,总是
渴望生活重来
身体于风中走着想着许多的完整
最好的前方在天空
最伟大的目的,便是
光线永远能带来灵魂的黎明

我要在生命中完成所有
对希望的拜访
让镜子褪去年龄
一直不会在光滑中烦恼
让河流始终错过干涸
清澈一辈子都在涌向美丽
真理还是继续做个孩子吧
我们所有的抵达不完全是为了永恒
却也是为了黑暗不能拥有岁月
却也是为了天堂
不再混进魔鬼

你要我尝试做人没有怀疑
就能相信完美
你要我收获一切距离
直接就可在胜利中漫步
于是伤疤全都惊醒
历史的门,再也没有理由
不血腥的关闭
星辰何时坠落把闪耀
当作光荣的停息
你很重要但很遗憾
你不会永远年轻
许多年后,力量都会
慢慢喜欢起残花
时间里从未飞出过一只不死鸟
倒是赞美中走来过许多女人
倒是快乐,又使我们有了
新的拥抱方向

     2018.1.31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世界的命运

显而易见宁静已经不多
梦想总是擦身而过
显而易见光芒总是沉入水底
纯真在所有精彩的黑夜均无法辨认
天空正陆续打开黑暗的风暴
英雄再也没有到来
理想涉过迷茫的草地
刽子手重新光临文明社会
商业从挣扎中,从此
再也望不到爱情
显而易见道德也开始失去了自恋
扭曲中的和平无不更加焦虑
你的思想难以释放慌张的灯光
价值有太多隐秘的眼泪
在一个物化的天堂
只有麻木的河流
才是生活通行的主题

我是你不需要关怀的婴儿
摇篮撒满了发芽的病菌
异化在不断生长富有的肋骨
一切微笑,仿佛总在
反射着病态的降临
大地的阴影继续在进步
自然早已大惊失色
你生命的零件于局促中
根本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星空
创伤在流光溢彩
蜗居的真理在破碎的说教中跳舞
你的黎明总在
难以确定的飞翔后面
爱人的温情已然毫无用处
许多时候,冷漠比健康
更能讲述美丽的意义
镜中的生命力不在乎什么燃料
你同样也不会在乎
尊贵究竟是为了
何种目的

蜷缩在网络中子孙没什么感到不安
噩梦有时是会以甜美的面容出现的
就像陶醉,经常
会看不见深渊的距离
等待审判可能还是
一种救赎的消费
我总在群体现实的明亮中变形
梦幻愈发贫穷
拥挤的位置毫无希望
再能让哲学和艺术
有震惊的等候
我也无法再像过去那样
时常访问自己
心灵失去了一切精神的表情
人类的许多元素,现在
都只是关于机器和电子的问题
我们已成了商品的囚犯
所有神圣的歌唱
也再不会有任何深度,和
捍卫什么的秘密

你怎么活着才能
安放一生的平安
死亡过于享用了这个世界
城市在洪水面前
一切还有什么重要
脚印不可能在毁灭中咆哮
惟有音乐总有一些
凝固的切肤之痛
还能让人类经验,一次次
背叛历史
一次次又会让丧失的意识
继续无奈的画上
进攻的彩虹

      2017.10.31万圣节前夜
      于广州科技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