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天使飞翔(外四首)


  导读:
那一刻,天空便是
她们的大地
她们的道路
就是流动的白云
她们把所有的爱
都当作了方向
那一刻世界没有悲伤
她们的到来惊醒了黑暗
狂暴如平静的月色
夜间只闻到风在柔情地走动
那一刻我们都还活着
看到了这样一个黎明
一种渴望终于变成了思想
人类在无法等候的高处
终于望见了
许许多多精神的亲人

天堂就展现在我们前


  
那一刻,天空便是
她们的大地
她们的道路
就是流动的白云
她们把所有的爱
都当作了方向
那一刻世界没有悲伤
她们的到来惊醒了黑暗
狂暴如平静的月色
夜间只闻到风在柔情地走动
那一刻我们都还活着
看到了这样一个黎明
一种渴望终于变成了思想
人类在无法等候的高处
终于望见了
许许多多精神的亲人
 
天堂就展现在我们前额
迷雾已远离了所有
孤独的眼睛
那一刻苍穹里
就有我们未来的四方
人生其实是场丰富的空白
历史也不过是一些
有经验的波浪
故事仅仅是些冲动的物质
如果很久以前我们自己
就有双那怕很小的翅膀
人类一切真理的灾难,或许
就不会有如此之多
比今日的悲喜剧
还出色的想象
 
那一刻到来可能又要一千年
天使只是个一分钟的隐喻
我们一直被磨难包围
领悟永恒与纯洁
总是漫长又漫长
时间没有眺望无限的窗口
诞生化作新的落叶
又开始在死亡中歌唱
也许天使就只是人类一道
最美的终极风景
生命在大地根本没有任何
肉体和灵魂的院落
神不在我们一个国度
却愿将其仁慈变作
可以安置我们所有寓言的家乡
而愿迎接我们毕生疯狂灰尘的
不仅有这些充满爱情的面容
继续还会有那,能将我们
也会融入茫茫热情的天上
 
梦想舞蹈
 
灯光暗下来时
他终于明亮地出场
他的情绪是裸体的
只有美丽在将他包围
只有夜色般的舞台
开始飘动起他光辉的回忆
他在改变困惑的航程
在用孤独的亮丽
洋溢起一条难忘的河流
浪漫在这成了一种看得见的生活
欲望的故事总会有月光跟着跑来
他挥动的一小部分命运
竟都流露出了梦想的真相
心灵是何等富有魔力
有时通过一阵轻风
就能让世界欣赏到
价值的缩影
 
你倾听到的是他
用徘徊显现出的记忆
可能谁都会妥协于生
但谁又愿意将展望抛弃
他是那么用心地用安宁
在评估一种赞美
犹如深切地淌过长日将尽的岁月
一切失去的繁华,   此刻
正由孤零零的他
凭着某种延伸的构想
继续在将忧伤或欢快完成
 
他是林中保持着春天的影子
是透过翩然来讲述
生命会有许多种可能的飞鸟
脆弱的力量在艺术中
无疑是最具震撼力的
他用一种单纯的语言
追寻着人生纠葛
同时也以那种非同寻常的
灿烂的幅度
优美地取悦着自己
也淋漓尽致地构成了
所有观众今晚带不回家的
一处相当缥缈的风景
 

眼泪简史
 
       不是懦弱
       也不因为伤痛
       如果你感受到了它的强烈
       那便是血液沸腾的证明
       当然也包括了
       幸福  欢乐与荣耀
                         ——题记
 
这是夜里的珍珠
是梦中才能体验到的明亮
它在渴望的背后呼唤着
没有实现的要求
它无声的耗尽信任或尊严
最终的力量,却只能由
一滴液体来代替
凝聚包含着心灵
可能也并非
一定要与希望相遇
当它彻底融化时
也许已开始
在爱人的记忆中滚动
思念就是它的故乡
如果永远的淹没
就会使它想起
属于自己的灵魂
那它宁可在冰凉中闪光
也不愿看见,会让它
在温暖中死去的太阳
 
宛若问候着草原的露珠
宛若与大海共同游荡的星光
它时常为颠簸的命运而感叹
也时常独坐在甜蜜之中
静静会将绽放的透明
与沉闷的岁月一起来分享
告诉世界激情从不是免费的
许多时候,奉献便是种
没有代价的代价
你很少能见到它
悄悄走来的脚步
它总是那么隐秘而整洁
甚至你根本不会想到
几百年过去了
它还在用自己的困扰
在为自由浇花
 
谁说渺小就不是一个宇宙
元素在无声中低语
正如完美总能在
沙粒中壮大
它的故事不需要太多人知晓
爱情会有许多喜悦
鲜花只要能够拥有
哪还管它多少
它在眼睛背后默默地生长
可能一生都不会有
暴风雨来临
但某个角落稍有
音乐或艺术的内容
出现和响起
它依然会夺门而出
情不自禁要奔往
又能让自己
激动一千年的方向
 
 
不可能的爱情
 
所有的身体都会受到
欲望的攻击
如果你期望爱的挖掘
爱从肌肤进入灵魂
你就会听到阵阵
被欢快葬送的声音
河床涨潮
疲惫或能延伸出永恒
当你每次越过迷离的身体丘陵
越过生命的隧道
箭步来到欲望的舞台
火焰便开始从情绪中燃烧
涛声在风暴中喷薄
肉体的大地顿时便在
深沉的迷醉中
将梦一般的光芒
剧烈地摇曳
 
心中的神圣没有语言
如同云朵与天空相恋
谁都无法估计
一种寂静中飘动的重量
你的爱一直是那么辽阔
但时间总是遇到枯叶
孤独总在收集着伤痛
晚霞反复在梦里燃烧
你一生有多少泪水
可以浇灭哀伤
又有多少精力能将狂热的波浪
牢牢挽入自己的双臂
如果世界已不需要什么陶醉
你是否还会像执着的蜜蜂那样
继续等待下一次的甜蜜
贪婪有时竟是那么纯洁
尤其当你幸运地
一再被美丽所邀请
你的微笑便会渐渐爆发暴乱
然后就是群山与江河的转辗
星辰与太阳的混合
直至愿望重新开始漂泊
鲜花又成为女孩
 
但谁又有可能有这样一种
幸福的沉睡
毕生用火来感谢温柔
用没有翅膀的希望
一直看着身体宛似成熟的果子
还能于瞬息的欢快中上升
满足是种最危险的峰顶
胜利从无真正的歌唱
在失去与得到之间
岸边总有一些累了的游戏
在嘲笑人类的崇高
和一开始就错把伪善
当作真情的芳香
其实你一直处于摇篮
别以为思想已使你成年
宇宙的阴影就发生在你的身体里
它们怎么会让黑暗飞出蝴蝶
怎会让一点点的人生明亮
就似高照生活的繁星
 

我只能收获自己
 
在自己身上驰骋和歌唱
童年越过童话的围栏
青年越过激情的草原
头顶雪花开始飘落
心中的马嘶转而低鸣
残阳终究将成为生命的插图
远方已经成年
而你的世界仍还在深谷
时间向你倾诉了什么
梦想的道路是否全已畅通
我们在许多空白上萍水相遇
单是爱,便让我们
一生幸福得头痛
流水希望朝哪靠近
去路可否包括天空
你的眼睛什么时候
学会了开天劈地
种子必须开花吗
在你怀抱飞升的思想
穿过种种煎熬,算不算
比玫瑰还娇艳的另一种
 
过去一直在来访
如同未来要很久以后
方能相握在手中
我们的灵魂在炼金子
今天每做一件事,仿佛都是
为了命运的轻松
你在千年后的现代
还会发现什么
黑暗与光明的秘密
树叶枯罢又复明亮
囯王死后又做了总统
一个影子就能看破人性
成串的胜利未必就是
快乐的道路
有时,我们不妨经常
摆开真理的晩餐
把流亡的热血制成红酒
独自在幽暗中品尝
高贵和美丽
做自己一个世纪的淑女和绅士
为诞生继续送行
也为永恒假设下
可能会完成的一小部分
初衷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