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世界留给了伪君子(外三首)


  导读:顾偕新作快递。


  恶人也许会死去,但恶意却永远不会绝迹。
                        ——【法】莫里哀

他们为空气注满谎言
为的是自己留下的故事
今后能更加甜蜜
他们从不需要灵魂出来微笑和舞蹈
真相会使许多人难以入睡
就让河流一直盲目地流吧
纯洁还要考虑什么清醒
他们喜欢在每场游戏中
都叫善良退无可退
真理未必能拥有一切
许多时候他们得势的盾牌
就比光明还富有魅力
千百年来他们从不把自己
当作一股卑劣的旋风
有高尚的地方便有太多的痛苦
因此他们卸下了所有的进步与思想
卸下了自由的青铜
让这世界只剩下了
毫无顾忌的贪欲
并让贪欲于各种时代
大讲自己的光彩和美丽

他们不停地戴着面具游荡
他们一直在用谦恭的幌子激励着自己
他们苦于不能让淫威的人性溢于言表
他们只好在媚语中
隐藏起一种又一种
仁慈的狰狞
信仰的破衫如果可以伪装
更多目的的虚假
他们永远愿意为道徳谱曲
而不使自己那些狠毒的哲学
原形毕露
他们会不遗余力地用伪善的热情
继续回答这个需要遵守极端的世界
有时暴君根本没必要亲自出马
邪恶之徒通常以迷惑
就能轻易战胜正义

谋划呀谋划
人的一生竟能够以故作姿态
坚决地不认为自己是个良心的骗子
因为他们的猖獗
使得到处都有伪善的故乡
黑夜已不够这些
所谓的修行善士所支配
他们的面目,总依靠着
一种虔诚的虚妄在燃烧
他们时常爬在自己价值的灯塔
宣布出世隐遁的道理
同时又将竭力弥漫的恶习
悄悄化作自己在人世的尊严
正不压邪,有时上帝
在魔鬼的奇迹面前也会丧失力量
如果你的心灵还有什么崇高和可贵
尤其还有什么爱的燃烧
千万别将这些
需要实现或等候的命运
交给那些满口阳光的罪恶贩子
因为要是他们不披任何外衣
他们其实便是你
敞开的地狱

      2018.8.5午后于广州西村

我想用诗说出真理

荒谬随处可见
就如天亮了许多事物
仍处在黑夜
我们的内心有什么梦幻
力量就会带来什么样的世界
我想通过象征来说明另一些存在
比如眼睛背后的丰收也是真实的
高山不一定会永远
站在一个地方
流星悄然滑落天际,也许生命
正需要这种划破黑暗的方式
走出明亮中的悲凉
我会一生选择多样的幸福
来相信生活的怀抱
谁都避免不了与时间狭路相逢
但你要明白头顶为什么会有白云
枯草为什么要熄灭血液
换得成熟的青春
你就必须从死亡中
看出根本没有的宁静
喧哗中有许多温柔的疲惫
果实们若想飞翔
首先就必须变成传说

人类永无可能闪着金光
在大地扑扑作响
美丽是所有人的宿命
可痛苦也是命运最高的光辉
你在辽阔中方能轻易找出
价值的区别
言语死了如果可以风化成石头
有些坚固之物,便会
在空气中更新
当有些阴影也会发芽
你的理解在灵魂中认识到了
这么多时空的礼物
即便你被重复融化了
你也不必
再有什么困扰
纯净不一定都会拥挤在春天出现
战争也不一定能带来
更多和平的转变
疯狂一直认为自己已领悟到了美德
不然它们怎敢指望星辰
便是下一个家乡
面具不需要关灯,也能
安然睡去

我想用诗说出真理
哲学应当会微笑
而艺术,则更应当在透明中
让思想看到眼泪
所有的爱情不要在完美中睡着
有时火山会永远冻结
认识抽去表情
流水再想迎向大海
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虚无可能并不是一条很好的道路
但抽象是种不含枷锁的出发
目的总要有激情来维护
如果不是为了一生的这种旅行
腐烂与富饶,还有什么必要
总是对比
沧桑已够我们终身丰满
只不过知道被历史愚弄的人儿
至今仍还是不多

时间总有一天会弯曲
也总有一天你会相信
自己从未
有过存在
也许繁华似锦,都只是
某种裂缝中瞬息
散现的光芒

      2018.4.15午后于广州西村

我用文字开辟道路

如果远方永远无法用一生来通过
自由的抵达比等待还要艰难
如果希望会使所有的想象精疲力竭
大地已被历史封存
梦想已遇不到万物
如果某日障碍成了明天坚固的堡垒
一切明亮均已逃亡
世界厌倦了进步
爱情再不想寻找荣耀的火焰
如果方向都开始被喧嚣的虚无淹埋
一个终极帝囯,从此
丧失了真理的斗志
如果欲望统统膨胀成了灯塔
生活就只有一种腐烂的优势
我相信,不幸那时
会唤醒所有的文字
那些充满改变力量的精灵
一定会从沉寂中走向完美
它们就是自己表达的平原
思想的军队隆隆而过
真实和纯洁将会再铸方向
惟有崇高永不屈服
人类在深渊歌唱
就永不会是种
绝望的可能

文字的血液是靠灵魂来流淌的
如果物质需要我们
在寻找中继续迷失
忙乱会遮挡整个视线
甚或花朵不再为美丽而聚拢
鸟儿也焦灼地看不见天空
我想那时活着的意义已经便是死亡
诞生从黑暗中,走向
另一种明亮的黑暗
麻木的景象扑天盖地
如果只有这样的世界陆续来临
天使不知道魔鬼的凶狠
光成了一种欺骗的上帝
如果我们的城市迟早会是
繁荣的废墟
战争后再也不会出现灿烂的女孩
我便要用文字再度使人类相信
文明总还有力量
绵延另一种壮观
那便是精神的宇宙中从无悲伤
大道永远会从心灵出发
任何的遗憾,都不过是
创造的再次相见

且不说永恒是否也注满了泪水
人性为欢乐而存在
是否是种漂亮的过错
当我们自以为清醒地在拥抱中
预示着种种结论
眼前,其实已没有了未来
荒芜从认识上就开始减弱
如同疯狂者,怎会考虑
什么才是境界
你不必气馁人类的失败
总是那么迅速
理想还有机会恢复
即便英雄和斗士在这世上
已失去珍贵
但光明一定会表彰他们
因为他们在无数的残忍季节
用生命换取了不朽的文字
并用这金光闪闪的文字,不止一次
开辟了一条信仰超越的道路

    2019.5.30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史诗统治一切

虚无中漫延的流水
阳光下颤抖的废墟
梦幻还在大地毫无阻拦地涌出
历史的影子沉入海洋
光芒中再无欢乐
天空的波涛终于宁静了
所有沧桑的舞蹈,从此
已停止了飞翔
最终的结局
是一切灰烬里摆脱的束缚
是杀戮在沉思后散开的思想闪电
文明的海岸于血腥中已无法起身
人类的生长如此昏暗
竟用几万年身体的力量
只换来了一天
真正花开的早晨

你的血液在成熟后
再也不想浇灌任何的神秘
沉默中的激流还在眷恋着什么
但遥远的空气,仿佛
已汇聚好了你今后的庄严
创伤将会在我们的尘埃上
不再继续明亮
你的权威正得到时间的仰望
自由将是永远的黎明
万物从此只会诞生喜悦和胜利
阴影根本再无机会燃烧
世界在爱情中,必定
不会继续坠入
所有深沉的错误
我们的泪水已经流得非常的匆忙
当千年的遗忘又为我们带来微笑
温柔越过死亡再度看到了
绿色的大地
你像云一样为我们载来了果实
你降落在我们心头的希望
恰好就像预言家的梦游
而飘忽的火焰,最终还是
吹燃了荒芜的山岗

这一天终将会要开始
黑暗不再拥有正午
罪恶的旋律
将再也传不到任何的耳朵
贪婪的景象必须全都安息
人们要学会聆听从寂静的蓝天
飘来的圣曲
人们要放弃一切
试图征服什么世界的进攻
让嘴唇沐浴到神圣
让空间回荡起春天的所有满足
以及种种稳定的生长
渴望者理当要遇上真理的面孔
这一天,大海仍将有
前行的憧憬
一切重新醒来的启程
只需要在永恒的辉煌里流动
人类的远方,就是
眼前平静的命运
那里再无谎言  锁链  和战争
再无面具的汹涌以及触抚的倒退
那里只有生命乐园
闪耀的正义
缭乱的幸福终于有了
一个绚丽梦想更好的开端
一切过往岁月均已微不足道
惟有灵魂懂得了歌唱
这个世界,才会永远
不被后人遗忘

     2019.5.8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