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纸做的鹰也要飞上天
——长篇小说《金纸鸢》外的联想


  导读:我认为《金纸鸢》这部长篇虽出自于小说的新手,但却着实又出手不凡。它不仅丰富了金融题材的开拓性,作品的文化品格,同样也具有一定思想张力。

  首先我得承认自己早已没有了读长篇小说的勇气,不说国内,即便是新的世界名著,我也难以再像几十年前那样静下心来如饥似渴地阅读。信息时代一切知识和人文景观仿佛都极简化了,如果这真是科技进步带来的福音,人类的命运还需要什么新的沉重吗,我们当真能摆脱精神和思想的枷锁,让生命的幻想和追求一飞冲天?作家曹青的一部四十万言的金融小说,以新写实主义的笔法,以其在银行系统三十余载的丰富亲历,通过俯拾即是的生活场景,凭藉各种奋斗的蓝图,再度让我们看到了文学还能释放的异彩,以及人性在世俗世界,仍能折射出的思想之光。

  金融题材较深刻的内容,不免会使人联想到茅盾的宏篇巨制《子夜》和早年的日本电影《金环蚀》。前者作品的波澜壮阔及后者银屏黑幕的险象环生,自是让我们感喟铺满金钱的道路并非就是乐土。但曹青今天给读者讲的,却是另一种素材未经多大改造的故事,它以近乎原生平铺的叙事策略,根据自己对一个时代的评判和需求,较为理性地把以往散落在自己身边熟稔的生活碎片,用我们大家都司空见惯的敏锐的感受力,极其认真地将那段同样也是与金钱有关的漫长旅程,依靠文学的力量清晰地呈现了出来。应当说这部长篇的自始自终并不引人入胜,作者似乎也不属于那种网络写手须有的精彩激情。但严肃的艺术文本,向来只会弥漫起一种人生哲学而非是好看的戏剧性景观。因此这部《金纸鸢》的收获和区别就在于:它能于一种并不动人的生态系统,鲜活地表达和发挥出金融这一枯燥领域也同样存在的着精神内核。虽然一些故事或细节的有机融合,不一定具有普遍性及必然性,可小说的意味就是要摆脱现实的模仿、弃绝单纯的自然翻版,可能作家曹青在处理事件和营造氛围方面一时做得还不够生动,但他凭藉自己的意图和目的,依靠自己最大限度的才能要求,已为我们较为强烈的展示出了一幅有关什么叫高尚抱负的灵魂视像。基于这种超越了自身故事的文学内容不可抗拒的引导性,为此我以为无论《金纸鸢》这部长篇有着多少的表达和想象的成分,抑或还有甚缺憾需要继续开掘和补充,当我们现在于这种不能止步局外的阅读中,至少看到了权力与善恶之间,已然有着的很多意外的演练,看到了整部小说人性命运的寓言性,以及种种庄严状态和充满启蒙或进步的元素。相信有了这样一些作品所能孕育出的精神自觉因素,且不论一部写实作品的高峰深刻与否,能够做到那种趋于认识和境界的言说,如此小说的创作实质,也便有了一种整体的积极意义。

  往常我们搞小说评论偏爱将自己的经验契入找出对应的世界,喜好盲目地空间图解,以期将现实不存在的现象理解,拼凑成一种坚固的概率。其实人生怎可能会是预先设置的呢,况且可见世界与多少的内心幻象,又是多么的不同。因此,当我真想为《金纸鸢》的长篇写点什么时,我立时警觉到自己绝不可再在什么结构或内容上玩味,我将依靠心灵的主导去放弃那些无数的变异外形,如若一部作品经不起人生使命的检验甚至终止了一种内在希望的寄托,即使那样的小说再写得如何繁华似锦,其一切尽力而充分的阐述,也是庸俗、通俗和贫乏的,这对我们当下创作领域的思维路径期望,一样也如此。所以对于曹青的这部小说,我一开始就并不迷恋它说了什么,或者语言技巧方面要有哪些关注。我在意的是它的大的前提是什么,它在人生矛盾中真正做到了何种较好的疏理,包括为什么世界还存在道徳判断和规训,人的本性需求和倾向是否都是必须的,我们服膺于社会的各种选择,是否真与自己的生命乃至爱情息息相关?所幸《金纸鸢》这部长篇恰好让我看到了类似的曙光,单从这部书的目录上了解和领略,这就是一种较为完美的人生拼搏史的总结。金纸鸢一如纸做的鹰,可能它并不具备生命特性,但其一生受幻想驱使需要振翅上升,甚而期待于高空自由弛骋完成目光赋予的价值。因此说一部苦心经营了几年的小说,要是都能像作家曹青这样相对做到了首先认识上的突破,做到了悟性意识的前后贯穿,即便在写作手法上正统传统了点,不似先锋或实验派那么漂亮和喧嚣,但高贵和纯净依存,活力和追求依然激荡,有了这些独立于形式之外的并不膨胀的思考上的清醒,如若说一部文学作品仍旧尚未达到力图人性有所更高美好的探索,这种努力就算失败,其稳定且并不软弱的感知的推进,又与我们常说的精神不懈的追求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我认为《金纸鸢》这部长篇虽出自于小说的新手,但却着实又出手不凡。它不仅丰富了金融题材的开拓性,作品的文化品格,同样也具有一定思想张力。书中不少诗情画境交织而生,故事演绎鲜活从容,不仅让读者对陌生银行系统的众生百相,有了一种并不平凡的认知,对现代性文学话语将来该有如何的秉承,曹青这部不失为厚重的精神文本,一样也让我们欣慰地感受到了现实主义仍很开阔的襟怀。

  梦想永远是属于俗世的,但飞翔的快乐却为灵魂,永远照亮着道路。而这,便是跨越的意义。

  愿“金纸鸢”也能看到自己的出彩的高度。

  2018.8.7下班前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