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人间巴黎(长诗)


  导读:当代著名诗人顾偕16年前倾心创作的一部讴歌人文精神的长诗力作。



光彩翻卷着辽阔的美丽

正将这片土地的

创造和热爱

悠闲地高举成了

一派丰盈的明亮

鸟儿迎风而舞

如同往返穿梭在这里的

快乐的激情,也于

物质的芬芳

和空气的平静中

缓缓在将眼底的繁华

继续扑打成

自由的节奏

年轻的阳光一如既往地

倾洒在左岸,倾洒在

永不会衰老的

一切爱的事物

所有古典主义的重量

此时,正用本质的火焰

依旧满怀爱情地

凝视着

许许多多

布满完美的新生

依旧在用并不孤独的

历史的脉跳

继续期待着无限光荣

更富超越的降临

艾菲尔铁塔,在一百余年

和平忠实的守候中

已无伤害和颤栗地

度过了

革命的童年

此时它的记忆,继续在

转换成理性的钢铁

此时它永不疲劳地

仍在向天空

展示着人类,某个

梦想春天的过程

塞纳河始终是幸福的

跟着劳动的歌声一起流淌

跟着不朽的生活,终日

一起在透明的生长中

于音乐般的年华里流淌

塞纳河,已不再需要

从前那么多的

泪水和鲜血

文明已使时间

渐渐变得清纯

文明可以改变一切

不幸的欲望

同样也能改变

大地所有黑暗的永恒

 

光芒是有生命的

在一切奇迹和骄傲颜色的深处

所有真实的光芒,依旧是

一种炽热思想尊严的延续

是认识的星辰

不停在升起的

永不会有苦难的力量

一下倒下的,那种

无尽成熟的开始

这个世界的故事,仍未曾

有任何真正的结尾

连接着智慧和深刻结晶的

一切来自人类活力的岁月

仍在让自然惊叹的

罗浮宫内

璀璨地放射着

艺术的温暖

继续生机勃勃地

演绎着真理的浪漫

胜利女神常在此会心地微笑

当所有的精彩,不仅仅

在圣母院

打开你丰富的命运

不仅仅在你充满代价的

宫殿   教堂   以及博物馆

凝聚起你

和谐的品格

我终于看到了一个民族的

烈火诗篇,在多少

被血液安慰的世纪

在多少崇高的象征之路

已由你心灵每次

伟大的萌动

均将那种闪耀着高贵的憧憬

舒展成了我们人类

富足的曙光

 

在这处处可见

文化精髓的广场和街道

在这尽情挥洒

唯美主义意志的

公园和商店

时尚通过自己极度优雅的气质

通过种种鲜活的感觉

以及那种循环开放的意义

正梦幻般地,将所有

在此诞生的

善良的果实

无穷地展示在了

这座时时在焕发

陌生希望的城市

无论黎明还是黄昏

无论是在晴朗下漫步

还是于夜色中穿行

我都能从你这些

由想象构成的岩石间

由那无不回荡着价值气息的

数不尽的旷世巨作旁

深深聆听到

一种时代与历史的预言

一种风景,所能代表的

延伸的正义

雄伟,永远不会

单纯的只是

悄然上升在空间的

那种新奇的歌唱

交织着你强大沟通,和

无比探索精神的

每一浸染着前进方式的部位

既有我们人类社会

安放在你这的

坚定的传奇

也更有所有敬畏人性的凝聚

在此收获美好的

灿烂的揭示

荣誉在飞翔

没有尽头的令人振奋的

绚丽和晶莹的组成

在深沉涌动着,一个

温柔国度稳健的风格

仿佛一切可能的辉煌,仍在从

花团锦簇中出发

一切无法抗拒的富强

正在所有未来方向的

人口处

每一分钟 ,都在成为

追求的必然

 

香水  时装

以及难以形容的红酒

和精致的面包

一种亮丽的生存

于喷泉中盛开

友好的音韵

一种有关一个年代的

信念和美德的诉说

正于永远不乏灵感的歌剧院

将所有想入非非的珍贵

激荡成了

厚重的深刻

凯旋门在骄阳下

是如此神圣,而

富有立足思考的灵魂

时光或许早已送走了,那些

在黑夜里期待晴空的

战马和士兵

但一种来自光明的

丰功伟绩,却于

这处伟大的景点

迎来了人们

对自由无限的问候

你的面孔,想必

不再有任何的忧郁

世界在波特莱尔

被希望照亮的目光中

今日,已不再会有

太多绝望的华丽

和困惑的季节

世界进步的神经不是缥缈的

所有多情的痛苦

均会在信赖崇高之时

最终享受到

注重圣者和天使的

美满结局

 

你是知识和学问

总能在此重获新生的

人类第一个

启蒙的家园

你是在哲学的渴望变为觉醒时

所有寂寞的革新者

均能于你身边起步的,一种

对抗腐朽的核心

多少年前,我看到了

那种颠覆黑暗和混乱的

民主的澎湃

总在以泣血之路

为你的压抑,前赴后继地

开辟着一个个

黄金时代

多少年前,你

一直在怀疑中

播撒批判的种子

在科学与美学的征程

始终在以自己伤口的魅力

向这个世界的迟钝

宣告着

一种意识的优势

瓦解着所有,已

丧失了问题的

疯狂的权力

如今,仇恨已不再是

一切革命

迷恋的现实

思想于实践的道路

已能陆续熠熠生辉

一种兴旺的发 展

在摆脱了所有破碎的遭遇之后

呼吸繁荣,已成了你

继续选择成功的原理

温馨的景色

包含着多少

温柔中的顽强呵

我在你容光出众的

强烈的美妙前

在你的结构

接近神话的斑斓的沐浴中

顿感到了生命,是

何等地充满

勇气的财富

人类的眼睛,是如此地

富于理性的使命

 

这是一个

艺术的故乡

所有站在你精神旗帜下的

生生不息的进化的制度

均在你系统的

真理标志前

得到了

保持责任的响应

这是高耸在我们人类

寻求更多真实空间的

希望的逻辑

或许,你便是这样一个

能让一切感动和进步

滚滚向前的站台

而未来多少高飞着向往的距离

此时,也已在你这

浓重地显示出了

不日又将更好

生长欢乐的肥沃

活着,不是为了徒劳

双手展开持久的历史

不是为了

加深阴影

巨大的征服,绝对属于

对一切狂野之物

永不孤立的抚摩

只有宽容永不长眠

世界便会像你-样

相遇到更多

弥漫着

清澈印象的情感

 

让永无休止的色彩

随风飘扬

让一片片迷人的长盛之绿

交相辉映在不同的

宛似注入了

异常人文意味的整体

让所有没有羁绊的热情

一直于壮丽中

生动地奔走

让内心的事物,逐一

变为世界鲜活的立体

使平衡辈出

使夸张在一切

催人向上的巅峰

愈发拥有自信的富足

生活的芭蕾,已在

到处是舞台的大地

相当空前地

展现出了

幻想的写实

灿烂,贯穿在了你

宏伟的单纯之中

也以足够的最富创意的

思索的细节

精湛地装饰了

万千风情

你的露天咖啡馆

罗列着修养和佳肴的餐厅

你不同寻常的乳酪和甜点

你犹如反映着

一种浓稠文化的酱汁

莫不都在

寬敞和品位的节奏里

诠释着一种境界,和

表现的流派

莫不都在以那种

有颜色的情绪

支配着眼前

所有眩目的速度

上帝的想法历来是庄严的

而你,也已在

必须有的富丽堂皇中

使一切创造的尊严

做到了

尽力而为

 

拉伯雷的寓言

继续在你身边,开满着

沉静而天然的花朵

蒙田的散文继续在孕育

不同以往的

社会改革

卢梭和伏尔泰

仍在以无穷的法则的伟大

与人类最后的极端势力

毫无悲观地猛烈交锋

这个世界最具影响光彩的

心灵之声

仿佛都集中在你这,用

全不理会时间之逝的

思想的脚步

继续高度地在踏响

所有的现代里程

一个灵感的国度

至今仍是这般,洋溢着

非同寻常的

遗传的美感

一个极度热爱个人的城市

像似诗人的血

均能在每一条

新的大道上盛行

鼓舞自由的胸襟

是如此杰出,而富有

多么令人震撼的

骑士精神

几个世纪对艺术的忠诚

或许正是因了你对

强权的一贯蔑视

对理想的政治准则

不停地维护

一曲曲诞生英雄的圣歌

如此于今天,便

有了这多

衍生着坚强观念的

昂贵的绘画和雕塑

李斯特   肖邦   柏辽兹

那试图改变生活的格调

那期望连续呈现出

宇宙至境的

超然而奇妙的旋律

现在可以为你

不单是繁荣和财富的

崛起的回应

干杯了

一切根本的巨变中的净化

不是昙花一现

不是空中楼阁

你新时代所有

保障巨变的元素

正像一种

赋予了平等能力的生命

只要这个星体

还愿看到

心脏对赞美的陪伴

光辉便会

永不缺席

 

现在已不会有什么

疼痛的痕迹

再能使你,由

坚毅表达的力量变得模糊

现在你的清新

犹如越过了

所有血腥的回忆

越过了一个时期

理智陨落的断头台

正于彻底挣脱梦魇的

欢畅的河流

于一切开始倾听甜蜜交流的

文明的内部,在将

一些永恒的光线

徐徐披在了

历史的脸庞

现在你庆幸,已

不会再有这样的堡垒

可以将青春

变为战壕和废墟

可以瞬时将面向阳光和草地的

母亲们的心血

再由斗争来屠杀

再于那些盲目的欢歌中阵亡

腐烂和荆棘,或许

仅是一个时期

并不知致命的需要

人类沿着激烈的风暴

从破碎走近画册

从无数衰落的夜晚

走向再无死亡的黎明

人类应当有这样一个

可将肉体变为圣体的榜样

从此能使绳索不复存在

从此可叫美丽

蜂拥而行

 

我已在你多少年的

理性与自然的大展身手之际

重复地看到了你

纯粹属于一种

设计生活的

能力的绽放

我看到了鲜花与云朵

在此终日品尝着你

变迁的舞蹈

已在这片

敞开着刺激的大地

放弃了睡眠,和

需要注意的气候

所有的瞳孔

如今住满了你

整合希望的景象

鸽子和云雀,漫不经心地

栖息在你的窗前和阳台

仿佛时刻在将

更为诱人的风度

试图以自己独特的纯净

要把那种伟大悠闲的答案

传授给

这里的人们

同着剧作家  音乐家   演 员

同着思想家改革家艺术家

以及所有的文化人

和知识分子

我欣赏到了

一切信奉未来,和

关注萌芽的健康的对话

日夜在此

紧紧地拥抱

这些酷爱浪漫,又

无不崇敬规律的人民

以妩媚的语言

说出了一个世界的厚重

也以一种豪华的实力

纷纷对那,在此的

匆匆过客

表明了世上

早该有的

人性的通道

 

先贤祠里,所有

自由民主的种子

所有用勇敢的思维

滋润过这处家园白杨和草堆的

透彻的灵魂

真的都安睡了吗

这些以火炬,为

一个时代的奠基者

和以数以百计的考验

为世界宽阔大道的铺路者

他们的名字,像

汇成了永远会在

历史中喧响的

一种巨大的感叹

他们穿过岁月强劲的检阅

坐落在你

至今仍闪烁着祈求的怀抱

一切伟大的肩头

不是正以一种

永不会被黑夜打湿的

燃烧着希望的点点星光

莫不让你,于每一次

偎依远方时

再度感到

前进的慰藉

领悟到了所有真理的化身

均已使沉重,于

大理石中

重又轻盈拨动出了

玫瑰般理想的娇艳

人类不会遗忘

任何曾在此

用生命书写更大召唤的

拒绝平庸和黑暗的勇士

人类认知这种

势不可挡的

光明的前卫与先锋

全在于,世界

还未终结

对荒谬的挑战

未曾对所有死亡

有更深认识的突围

 

此时,我已感觉到

雨果   斯汤达   巴尔扎克

在他们故事中

留下的花饰窗格内

用过去不曾有的

轻松的心情,打量起了

这在绿树成荫中

交谈着一种新鲜生活的

男人   女人   和儿童

此时善与恶

生与死以及爱与恨

或许在夕阳后的轮廓里

在各不相同的

走出传统命运的切面和平面

仍不可避免,甚至

至关重要

但一切人生的裂缝

一切奋斗的风险

乃至生活的失败

因了有了莫奈   马奈

和毕加索这类自然的大师

对普遍阴影的改造

有了他们,对

幸福的约束和排斥的

轻轻呼吸

我已明显发觉在这夜晚

犹如经历了

所有朦胧游戏的

人性抽象的线条

均在那种决不妥协的

寻求美好印象的主宰下

使得一切

不能皈依圣化的

圆顶   拱壁   尖塔和彩色玻璃

都已于漫无目的的生存中

大放了,不单是建筑

和怎样说明一种

局限的光彩

艺术,永远是对

每个时代生长的充实

以及和平的哺育

当你用多少

调和贫乏的色彩

擦亮了周围,几乎

总在笼罩幻灭的生命

所有来来往往在你这的人们

顿时莫不感到

你,便是我们

人类一个金色纪元的见证

你流行的纯净,和

横扫天下的自由和回响

便是这个世界

时时需要学习

宽容的典型

 

没有拥有的疲惫

没有创造的迷失

愿望仍似穿行在高处的

呢喃着什么的云雀

继续在这片兴旺的土地

盘旋和拂荡

你文化的天空

始终是这般艳丽

草莓起伏在所有

亲近美好的梦里

热情,总在你经济的温床

不知倦意地跨越

一切沿着科学与技术展开的

文明的抵达

怎会再有

回忆的荒凉

那充满进步的消息

不停地,又在从你

永远是秋天的沉浸中

清脆地传来

仿佛人类冲破苍白的歌唱

这才刚刚开始

巨大的爱恋,又会于

事物的秘密中

炽热地开放

你是这样一个总能让人

飞翔起身体的

梦想的祖国

所有在此与你相识的

陪伴着一生道路的翅膀

均由衷认清了,自己

从此该往何处

疾驰的方向

人类一定有一条路

可以通往

永久的仁慈

世界必定也会有

这样的一天

整个发展,被

安全占据

不会有误解的模式

不会再有空洞的真理

影子般的降生

而只会在大地,有着

像你一样

潇洒来回着骄傲的

善良的阳光

 

这些再也不可能

将自己个性,和

差异关闭的

沙龙   学院   以及拉丁区

就像夜总会

纷纷闪现着欢乐的灯光

此时均让你追求的曲线

永远变作了

一种时髦

让你永不静止的生活与工作

全部构成了人生,总有

明亮的奖励

多元的工程

绝不单一的中心

将有多少充分的理由

能来展现,你这种

戏剧性的伟大

时间的支柱,宛如

耸立在日子里的光和花

宛如延伸的孩子

在重复释放

无瑕的未来

如此深深打动着我们

认识眼睛的,一种

价值具体的比喻

怎会使我们相信

人类信仰的消失

怎会使我们不相信

人类在此崇高的信仰,已像

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序曲》

正将整个世界

对光明的不同等待

永不中止地

萦绕

 

哦,我已在这片

沉静的理想的田园

注视到了

一 种古老不幸的转折点

但愿曾经给你带来过

太多并不模糊的

往事痛苦的喧哗与混浊

都已在你今天

成倍的坚强中

酣然睡去

但愿我在有机会,浏览你

罕见的珠宝和古董时

再也不会,于你

这些洒落在大地的

优秀的遗产里

重逢到那此

手指不愿触摸到平等的

贵族和国王

平民社会,或许

正是遥远的众神和仙女

一直期待

分享尊严的地方

你用你再无熄灭的

漫游在一切机制的

蓝色的火焰

终于生动地,让我看到了

人类已在奔放畅饮

自己辛勤力量的情景

幻想的秀发

继续于大地轻轻地飘起

所有无可遗忘的

凡人的辉煌

正像情人间,能为

相互输送信任和融合的

一个吻

世界的悄悄改变

也许正是因了这种

希望对所有枯燥岁月

持久的润滑

一切胜利,千百年来

所以为此

总像是近在咫尺

 

现在,我正在朝你

继续敞开的光芒走来

我甚至能想象,你

将会以怎样一种

开放的方式

欣然接受一名东方诗人

对自由智慧的致敏

现在我已准备好

到你这采集

人间更丰盛的梦想

而你,接下来

想必便是由微笑来续写

所有不再是

从结构到解构的

超然的历史

 

         2004年10月28日稿于中国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