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世上再无梵高(外五首)


  导读:著名诗人顾偕诗歌作品选。
颜料陨落大地
色彩的上帝死了
世界处处都是美景
但你的眼泪
已不能跟着太阳
继续奔跑
 
把灵魂泼洒给斑斓的夜空
你的血液依然汹涌着
浪漫情调
没有掌声的胜利是最可贵的
永恒是种狂想
唯有鲜艳的巅峰
会使人类终生记住
什么才叫
真正想象的骄傲
 
你的觉醒之光
至今仍使万物暖风和畅
天才的大地总会是精妙绝伦
苦难丰富了你的思想
贫穷更增添了
你艺术的力量
痛苦不会把失望
表现得淋漓尽致
站在麦田怀抱幸福的人
即便是热情的疯子
他也会为黑夜
画满星光
 
忧郁‪在午夜‬咖啡馆
变成了人性的亮点
彷徨是真实的
生命正是有了骚动
憧憬才会这般的婀娜多姿
你的天空从不哭泣
你巡行在自己光明的田野
总有收获不完的景色
总有一片片金黄
在飞奔着明丽的狂想
虽然你未能在有生之年
于开花的果园微笑
但向日葵的愿望是如此茂盛
还有什么欢乐
能比得上闪耀奇迹
更能说明一种
内心的伟大
 
劳动使宇宙变得亲切
美丽使生活变得善良
你的傍晚没有魔鬼
你的都市和乡村
永远只会诞生
和你一样
情感饱满的圣者
并且他们从不知道
什么叫作抗争和死亡
你眼里的火焰总是这般深挚
你总是坚定地陶醉在
自己震撼的梦乡
花瓣正在律动着无边的诗意
植物还隐藏着哪种
深刻的精神
与笔触勾勒不到的明亮
你要用你激流般的感悟
天衣无缝地去
吞没这一切
当你选择了杰出
疯狂便成了美德
不朽便成了你
唯一的一种
单纯的生长
 
知音是那么渺小
莫说理解就是渴慕赞扬
超越一直是讥讽的对手
某天你把自己高悬在天上
一切都不可遏止
即便是灿烂的孤独
那种罕见拥有的闪亮
那种厚重的独白辉映
强烈得也会使
所有的价值惊慌
一百年后,你那只
任由执着攫住
被剃刀制下的耳朵
听到一曲锋利的欢歌了吗
或许作品的力度
就需这般简练的隆重
就需这样痛快地
为没有爱的爱注入方向
当躁动再度使你头发
全都为一种光泽而竖起
我清晰地看到
有时扭曲
也会给世界带来安宁
尤其当人们忘了
什么是真理的孕育
忘了对世界,需要
不停地告别和发挥
一种绚烂而富创造的突兀
可能正是一种
对腐朽的冲击
和唤醒
 
          2014.7.29于广州科学城
 
 
记忆是株含羞草
 
它们在叶子上睡觉
轻盈是一片最香甜的怀抱
人来了叶子会欠欠身
为它们挡驾
它们终日在梦中
枕着绿茵茵的花草
 
它们再不想走出叶子
它们沉浸在安静中
与世界保持距离
就有种永不消失的微笑
不需要谎言陪伴
不依赖繁华闪耀
它们就此满怀孤独的热情
以丰富的单调
一直就这样迎接着自身
灿烂的燃烧
 
华美如风掠过
往事不再会有
等待的消耗
悠然已成最后的慰藉
没有什么必须继续去造就
它们已说出了生活
所有的悲伤与辽阔
现在只有阳光是它们的爱情
即便一遍明亮
打在叶子的裂缝上
它们也不会
再于衰老中困扰
 
回避是最美丽的拒绝
如同绽放不全是因为轻佻
它们通过叶子
表达了生命的另一种延续
活着何需喧哔和张扬
其实人类也不过
是大地
一株会走动和说话的草
尽管这草懂得毁灭
也学会了创造
 
                   2014.7.22于科学城
 
梦是从未有过的人生
 
总是那么安静
那些永不降临人世的
奇妙生活
竟然轮廓分明
乡村碧青如初
田园轻飏着欢快的雾气
所有自然的姿势
流淌着挥之不去的
暖人的真实
恋人在星光下闪亮
誓言在相爱的肩头
长出诚意
 
总有一些深切的景象
在灵魂的家园来来回回
快乐便是生命的方向
在一处时间的故乡
你看不到任何
希望的凋零
可能荒诞会变作繁花
云雀会成为天空飞翔的心
可能岛屿会说自己是
海的城堡
波浪是航船透明的大地
明亮永远是黑夜的风景
但你既来到了遥远
现身在一切不可能的深处
你就是无常中的灯塔
是能够聆听所有秘密的
奔向每一种结局的眼睛
 
今夜又会从燃烧开始
尽管错误的盛会
还会是无足轻重
但期待就是种富足的分量
失败的幸运
也是种辉煌的证明
你一生会被许多开不败的艳丽
无力地爱着
胜利频频重逢而又分手
悬崖依旧那么古老
钢琴总在一阵低沉后
筋疲力尽
当石头旅行累了
坐下便成了一座城市
你穿过浮华世间
刚靠近确切无疑的果实
虚妄顿时也都意想不到
全成了你的邻居
 
还会有什么变幻的峭璧
继续想来我们的世界
成为一处
掩饰的景象
还有什么吸引
会让我们统统屈从于引诱
把一切隐晦的凶险
误判为沙漠中的绿舟
心底的港湾,其实
长年在向盲从者招手
如果我们不是总那么激进
那么一再活得强烈
而听不到平静的声音
痛苦怎能徐徐走来
绝望又能靠什么
一直捍卫着它的使命
人生不可能没有拂晓
在你有一天
自身就能通体透亮
黑暗自当就会
转身离去
幸福有时也会隐隐作痛
正如温暖并不需要多少精彩
但一种代价的生动
既然会直入人心
也就很容易毕生直入你
花冠满天的梦中
 
         2014. 7. 19构思于上班途中
 
会说话的风景
 
他们想说自己是
时间的守护者
他们今天突然感到了
无限忧虑
林立的高楼继续在缓缓升起
绿地和百合
在被规划图贪婪地包围
精彩的饥饿又将汇入
多变的幸运
那些钢铁 石头和抛光玻璃
是否又会于黑夜
闪耀成一种
野心的传奇
城市愈来愈在不满足中高耸
垃圾愈发于堆积中
心绪不定
他们现在已很少再能看到
有梦想的街道和广场
道路颇有策略地
像政治一样森严
庄严似乎放弃了所有的等候
他们看见沉睡的行人
总是匆匆快步在
熙攘的梦境
 
一切纷繁的阴影仍旧在
鱼贯而入
商务和股票电子屏幕
在持续变幻着眺望
人类的憧憬在飘落和摇曳
什么叫风和日丽
一身疲惫的世界
既已找不到自然
又怎能找到
家园的爱意
 
你们彻夜在追赶什么
空间的膨胀不胜其忧
每天都有破坏和改变的狂舞
每天都有心怀恣意的期待
可谁曾在这过程
问候过上帝的心
那些完美无法让人心安
那些亲密无间
其实许多都是不幸
你们在为什么热泪盈眶
你们又在为怎样宏大的安排
而喁喁自语  自鸣得意
光芒暗沉
就因为你们
天空仿佛就快
没了屋顶
他们生来为欣赏而生
如今却只能在
人类模糊的追寻中
无奈地逃避
 
‪午夜的力量‬
便是能唤起他们
对秀丽山河的回想
并使他们
重新于宁静中漫步
并使全部的疯狂
又变回一片
灌木丛般的明亮
他们想对今后的人类说
我们不会永远安居此地
我们早已习惯了沧海桑田
但今天我们站在这里
不希望领受到
一种丰富中
内心的匮乏
纵然新的征服又已然成形
但我们还是不想看见
所有这些
没有喜悦的奇迹
 
           2014. 7.7于广州科学城
 
寻访甜蜜
 
无从得知是怎样的一处
温情果园
却很明白一生
必须与它相遇
并且温暖当头
确信永远都有晴空绵延
难以想象
会把什么奢望留在那里
勇气是漫长的
走了很远的坚定
最终的眼睛,不一定
都会落在
幸福的灯火阑珊
 
迷茫不是伤悲
唯有退缩
四周就再不会有光线
坚贞和爱是种鲜花的旅程
只要信念年年带来春天
就莫抱怨
一种浪漫情怀的短暂
甜蜜没有历史
却愿告诉你
相会便是等待
只因一场梦想的壮丽
你便可能提前枯叶落尽
快乐就这么昂贵
有时徘徊
也正是一种考验
 
其实真正的柔情蜜意
应是永无休止
如同大地耗尽肥沃
自由仍在
如同时间流逝
你内心的丰美
却又一现再现
记忆的云雀穿过
毫无约束的天空
人类的泪水,是份
遵循感动的礼物
一旦被你占据
所有面容不清的温馨
又会陪伴你走上许多年
 
什么会似流水
哪种风景属于理所当然
希望历来不是唯一的目标
灵魂需要歌唱
正像肉体总渴慕着实在
如果你不乏充盈的追求
自有命定的饱满
一切美丽可能就静候在你近旁
有时寂静也会翻腾
你只要总有一天能够到来
甜蜜便会与你结交为友
终生绝不
轻易转身回返
并且它会站在你生命的高处
肯定你的亲近
让一切苦难绕过
为你,宁愿把自己化身成
所有陌生而激昂的时间
那时世界又会安然无恙
你便又能
继续如你所愿
 
       2014. 7. 2午后于广州科学城
 
                          
据说你可以永生
 
泥土已很遥远了
什么时候起
你已在城市上空行走
恍若高蹈于万物之上
再也不用滴一滴
思想的眼泪
 
没有什么还没有结束
年华流经大地
意义的流水涌入未来
一切最初的花朵
都不会再有春天
可以闪耀
 
当黑暗化作彩虹
独自让你需要在激动片刻时
来对生活进行一次回想和欣赏
你已统治了岁月和时间
拥抱还能向谁释放
倾诉还可朝谁生动
 
你的肉体瞬间成了短暂的包装
永恒的实质终于又开始航行了
既然面对死亡无言相告
你也不必再同天地说话
呼吸还该对谁致敬
你不会再有诺言的打扰
你逗留在没有任何秘密的
虚无之中
那些少了阳光的明亮
布满了腐朽的华丽
 
据说这样你便可以永生
所有的爱不用死去
就能轮流转换成
洒满晶莹的星星
当年的忙碌
现在还一直在心跳
为什么在生命之外
今天你还紧紧地握着
自己的耳朵和眼晴
今晚的长生不老可能是个错误
就这么轻易地拒绝了循环
拒绝了所有准备好的消失
倘若再有一支生长的恋曲
永远以后
又该有谁来倾听
 
            2014.5.5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