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我在银河这边等你(外五首)


  导读:著名诗人顾偕诗歌作品选。


 

黑暗都回家了吗

你是否还记得曙光

你现在可以离开大地了吗

离开稠密的城市

离开劳动和梦想的人群

谁说更远的远方

再也没有喜悦

和涌现的芬芳

谁说一种永恒的旅行会是孤独

未来同样有记忆的花朵

只要渴望还能似

光芒一般盛开

即便死亡

也不会荒凉

 

意识到生命就是历史了吗

悲伤引领着我们前进

尽管你在每天的露珠中

看不见事物的浑浊

看不见森林

未曾装点的痛苦

但生命确实在各个时代

均有过哭泣

有着连阳光都照耀不到的

所谓至高无上的秘密

 

你根本无法做到

为纯洁而燃烧

你没有那么多敞开的神圣

可以一生阻挡庸俗

一生把自己的品质

汇入望得见云朵的河水

你采集完所有过去的荣光

放下一切没有力量的财富

现在可以紧跟着柔风

化作一道明亮过来了

这里虽然拿不出什么

蜜汁和苹果

却能将浩瀚的纯净献给你

并将为你提供真诚的梦想

以及无限的生长

 

莫说生活胜过

所有幻想的飞翔

向往是另一种激情的姿态

就如光总在我们

深邃的寻觅中波动和穿越

你何曾未有享受过

思索的快乐

享受过心愿

那种黎明般的漫长

年华曼舞  星光洋溢

此处的空间

风暴已留给了故事

平静也不会孕育阴谋

爱情在以明亮的歌唱

撼动着我们再无不幸的胸膛

也以无比的柔美

诉说起一种

单纯的坚强

 

我在银河这边等你

从此灿烂便是我们的居民

时间几乎捕捉不到我们

我们所有对一种

自由和幸福的思恋

都将以那种清澈来传达

并用轻盈之爱

充满无尽的宇宙

你要有信心

看到灵魂在变为道路

你已放弃

一直为征服什么而活着

此时万物已开始朝我们致敬

纵然肉体断然告别了生活

全部的知觉可能只剩下

对人类的回忆

但能来这里的

便是真正的胜利者

因为相爱只需要拥有

一颗心脏

 

            2014.3. 12于广州科学城

 

我与黑暗有个约会

 

千年的梦境会在哪里

星辰并不遥远

历史只能在错误面前呻吟

永恒的玻璃均己碎裂

时间即使再度美化

死亡仍旧不可思议

你在昏暗中一直保持着

无限的坚硬

你是谁,是谁的形成

在什么的结束深处

在哪些虚无的场景

你究竟是用何种凋谢的力量

总能打败

世界的光明

并能用世人流传的轻蔑

战胜所有喧嚣的前进

 

路又悄悄成了生命的奴隶

一千年后的天空

仿佛终于露出微笑

强者纷纷倒下

所有可能的躁动

又在灾难过后

恢复起罕见的平静

你的狂风伸入一切

标榜的经典

现在重新化作了

宁静的音乐

人类总是那么虚弱

偎依在没有向导的建筑

一生能靠什么

才能真正培育出一颗

彻底远离封闭的

顽强的心

 

混乱开始在你

阴影的权力下净化

一切顶端再也看不见仇恨

如同年龄忘记了生命

河流忘记了

浇灌的使命

这里没有岁月的安排

古老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计划

所有的批判可以没有约束地

在此谈情说爱

你的活力布满了

又一个时代的城市和乡村

权威永远不可能消逝

正如至今谁都无法想象

无限到底是种

什么样的神秘能力

 

荣耀在腐朽中

仍不想放弃欢唱

天空跃动着真理难以越过的

无知的风暴

那些希望持续在高山的生活

今日又只能跌入

差距的真相

跌入了

丝毫改变不了悬崖的谷底

你宽容地无奈望着人们

如何在把不幸改变成宗教

你始终不理解为什么还有人

继续在自己

没法解开的锁链面前

依旧在向渴望丰收的人群

炫耀着什么信仰的富足

宣扬着骗局的雄心

 

如果美丽是种巨大的诱惑

那么你这超越一切的

深邃的本质财富

同样也应使任何生者或死者

肃然起敬

明亮的界线从此与你

是何等的陌生

透明是否

再会于人类的命运中出现

你的宫殿重复地笼罩大地

几时能让试图突破的微生物

完全清醒

今晚我将与你有一个

宿命的约会

贪婪和野心无需隐藏

欲望还在荒草中寄生

每时每刻,我还会在你

盛大的状态下

继续想详尽地讲述

自己生长的烈火

以及并不明白

那些一直

有着风险的温情

 

乌云从未有过中断

空前的忧伤

为何还会成为你

愤怒的秘密

一千年的战马,已踏过

所有连接的山河

终极之处为何又会飞来

假装幸福的蝴蝶

为什么你赋予一切制度的悲剧

又变作了一场

疯狂的典礼

病态和偏执于雾中冲出

野花迎风飞翔

每个世纪的纯净

那些最美年华,最终

都不得不换成了

你已丢弃了的显赫

换成了各不相同的

放纵的核心

月亮的美德让今日的人们

侥幸又相信起

尚未彻底崩溃的利益

一丝光亮,又引来了

一群乌合之众

你实在遏制不了

依旧需要雄辩的承诺

你实在望不尽

还有多少

没有迷失的田野

是什么总是在沉睡

什么又让金钱的土地

又开始盲目沸腾

你无不困惑地也在估量着

人类太多无力的梦想

你不得已播撒给世界的种子

如今一代一代

已成了政治冒险家们

掩饰卑鄙的潮流

成了万众都在

瓦解理想的壮举

 

我在你跟前总是游走不定

我的真诚因了你

数不尽的高潮的引诱

而彻底被一种

叫作黑暗的魅力所破坏

你毫不掩饰自己露骨的引领

或许我的内心也一直藏有

那种蹂躏的本能

为此,我再也没有感到

你即便是丝毫的清辉

也会让我觉察出仁慈

是种多么神圣的力量

是种免除交锋的高尚的方法

并能以期待

迎来相互灵魂的阳光

今夜你的闪电,不止一次

锻造了我

傲慢的神经

以致让我的理智

今晚更为残暴地

也要与膨胀的艺术一起

共同献身于人性的征服

并使文明永远孤独

使天地就此只有一个

如你一样

再无明亮的主题

 

黑暗啊黑暗

你是哪个国度的王国

谁又是你没有心脏的心

谁是你存在意义

注定的意义

谁又能用

从未见过光亮的语言说清

你为什么总不愿

希望与希望团聚

那些爱,那些被你的热情

毁灭的热情

会不会又在一千后

用勇气把所有对你的惧怕

处理成温暖与甜蜜

晚风又一次飘来了你

千年不败的神秘

世界还要不要灿烂

当我转身离开时

黑暗,你是否会

坦然地对我说

所有的曙光

其实全都在你

痛苦而不朽的梦里

 

           2014. 6. 21凌晨于广州西村

 

尘世之城

 

       《圣经》里耶和华说:就算到了那时,我也不会将你们毁灭净尽。

 

暮光又照正午

无尽的忧郁

重染所有欲望之门

野心穿过鸟儿避让的空中

一个多梦的村庄

现在张开岩石

仍于鲜花沉陷阴影遍地时

还奢望着天使莅临

 

贪婪在继续盛开

不败的光华

在弥漫发霉的温情

胜利者不停地在总结阴谋

一切动人的挽歌

正用自己罪恶的旋律

把流向世界的危险

逐一再变成玫瑰

 

你从死亡中又一次醒来

打开嘈杂的报纸

生活全都化作了利益

嘴唇交织着悲伤的食物

舌头滑过不安的分享

而眼睛,却又始终

汇聚着太多

神圣的羞愧

你想聆听信念是什么的高歌

你想品味希望

在黑暗中的高贵

你甚至竭力想打开一扇

通往创造的不朽之门

可前方没有微笑

唯有獠牙呈现着生动的需要

唯有荒谬在甜蜜地

嘲弄着圣曲

 

树林已成了童话

在这,总是交易拂晓

人性的手术台

每天总有你不明白的撞击声

总有你不愿看的

声嘶力竭的灿烂

也许只剩下时间是仁慈的

它会允许那些

毫无恐惧的命运的奴隶

今晚再来一次

血液和精液的奏鸣

并让一切没有爱情的做爱

同样也能安然度过

美丽的淫荡

 

我不知道岁月的理智是什么

心灵的野草或许从房间

就已开始忘了庄严

所有赤裸的欢愉

在交响成各种真实的掠夺

并使祝福融化

使自由一夜间

全都装饰成了

文明的田野

幸福何曾来过这里

公正的黎明继续在与河流

一起忘情地旅行

你在重复的喧哗中

是否看到过谦卑的诞生

你是否看到过有谁

跨越自己的肉体

用并不在意的孤独

把所有血管的波涛

都换成

燃烧的光明

 

猫头鹰在幻想蜷缩的猎物

狐狸从寓言里走出

以自己警惕的目光

构想着辽阔的温暖

你的爱人无人知晓

你拥有的所有的震撼

今夜也都只是

淹没在自己的床边

与世界敞开的结局

丝毫也构不成

共同的尊严和善意

崇高一直在飘然欲坠

大地的魅力

有时便是这样的一片哀鸣

月光的元素今晚会为爱情

留下哪种

秘密的抗拒

即使我的怀抱

所有高尚的峡谷均已脱落

今晚,倘若你与我一起

快乐地死去

直到我们一直走到了古老

是否这样我们就能找到

仍然还在睡眠的上帝

 

       2014. 6. 13于广州科学城

 

今晚你是谁的孩子

 

可能就因为睡下

世界就改变了

可能透过层层删去的时光

你又回到了青春的草地

所有的束缚一下都被

一幅宁静的蓝图解开了

你的嘴唇落在了一个

微笑的世界

你的双臂,仿佛到处都能

拥抱住母亲

你收起翅膀在山谷上

就这么神圣地走动

梦幻从不会有任何寂寞

即使不再变幻的云朵

也依旧生动

 

心灵在同快乐的雏菊低语

阳光吹拂在你

闪动着幸福的脸上

所有情意绵绵的色彩

均蜷曲在你

没有丝毫毒素的肢体

 

你的风暴,便是对

最为美丽的一种等待

以往的火焰,此时

都已从你的童贞时代滚过了

今晚你即便羽毛落尽

万物照样也不会有重量

 

再没见痛苦滔滔不绝

也没再见阴谋

总在将你的天真吮吸殆尽

你的泥土已为你的年轻

重新松开

它将为你制造新的岁月

它将邀请光明来做你

今后一生的伙伴

 

今晚你是谁的孩子

你将在怎样一处

充满勇气的边缘

继续紧握预示的美丽

独自悄悄走在水流之上

你会以什么设想的方式

快速地通过所有的欢乐

你能用哪种确切的高度,今晚

就一直尽情品尝

那些纯洁在激荡的姿势

 

欲望在一遍遍地融化

莫要说你能在永恒中获得什么

当你夜以继日地,真已

出现在一种虚无的真实中

你就是暗藏在时间下

只会上演悲剧的孩子

你就是总不能及时绽放渴望的

大地遗忘的一粒种子

而一切意味深长

一切保持着极度顽皮的深意

甚而拯救和爱抚

今晚过后,又将完整地成为你

坚信能够变得

更加灿烂的照耀

 

          2014.5. 30于广州科学城

 

你的光芒在哪

 

我的双手为你奔向远方

痛苦的智慧

还会同下一个春天相遇

你的影子到来没有

你伸展的失败

是否仍是坚强的希望

躯体的快乐已跟上流云

为什么温柔

还会在焚烧中弥漫

为什么你依然在泪滴中前进

莫非人类生来就愿享受

幸福的创伤

 

你的等候总是无穷无尽

心爱的人,一直

在未来的火焰中呻吟

那里没有白天

只有夜色

那里没有任何预先的闪亮

但愿你重叠走来

不光是为了播种的激情

就如梦想的太阳

永远会照耀在

守望者的头顶

照耀在相爱者

坚实更需温暖的山上

 

需要走过多少的命运

你才不至于满身是伤

需要埋葬最后一批

挑战的镣铐

你的朝霞是否真能于

荣耀的黑暗中露出

让所有的美丽散发

让胜利逐一实现想象

站在河岸的圣洁

一直在看着你疯狂的劳动

它为你的不幸

再次打开了生活

也打开了艺术

它挥舞着从未停止过的旗帜

遗憾的是在这世上

你怎么也见识不到

真正崇高的榜样

 

睡眠中的花朵

会不会继续想起芳香的故事

许多灿烂被荒诞牢牢裹住

能否还带着

创造的微笑

在空中展览着人类的进步

许多年后,我已不再为

屠杀我们的时间而惊慌

可能下一个悬崖仍在附近

而这次我却必须保持

对世界

为什么会崩溃的倾听

 

你将在哪一次死亡中

安置你的新生

又将于哪一次

错误的平衡中

彻底为自己不再留下

一个凝重的早晨

祝福何日会似彩虹那般

对你环绕

心灵可能因为沧桑

已走得很远

但你毕竟仍有许多东西

没有见过

如同没有见过空间

骤然长出的那么多灯火大厦

如同光芒,它或许

总在你困惑的背后

并总是以你看不见的

融合与升起

于历史漫长的行列

同时也在省略着那些

即便是伟大的不幸

甚至所有

疯狂而华丽的思想

 

你的光芒在哪

你的光芒在哪

无数的星空过后

总有一天,可能

唯有一支叫作安宁的火杷

会来将你我

完全解放

 

         2014. 5. 20夜于从化疗养中

 

人在匆忙走向何方

 

以往古人早已策马而去

今日你在时间里面奔跑

仿佛果实就在前面

未来不需要距离

仿佛绕过了所有历史

任凭秀发在风中舞动

任凭活力踩着喧闹

自己已生机勃勃

轻快踏在了

一直在注视的美丽

 

但你为什么仍在无尽地飞奔

仍似泡沫那样

涌动着无奈的舞蹈

继续在稠密的不安中

不可避免地还要

穿过这样那样的迷蒙

拥挤在方向的灰尘里

你犹如在一根梦想投射的弦上

尖锐地萦回和滑动

你沉浸在成群的兴奋中

为了举目可见的假设的荣光

希望自己也是

滔滔洪水

 

迎着黑暗寻找光明

有时盲目也是一种使命

苦难何曾还用想象

太多的目的地仍在前面

许多时候,春天已开始嘲笑起

我们的耐力

你的天空究竟有多么宽广

人群中的大师,是否已抢先

走上了思想的高地

你的艰难正在飘升或飘落

如同无法掂量的

辉煌的沉重

是旭日,也是繁星

 

人在匆忙中到底要走向何方

这样消磨看不见的远方

是否显得有点笨拙

这样跟着自己的爱情移动大海

究竟能触及怎样流入的

巨大温暖气息

世界已是你浓缩的全部

所有重要的梦想

并非全都蕴含在道路

 

其实,你就是一个

生命国度的主宰

当尘埃来临

天堂便在附近

而真理到来的目的

就是要你不管走向何方

对爱,都要始终

有所信

 

        2014.5. 27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