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你是哪个角落的帝王(外五首)


  导读:著名诗人顾偕诗歌作品选。


风吹乱了树影
心依旧迷失在梦乡
爱情总是无法留连
时间最终都将披满沧桑
期待啊期待
生活似支灿烂的挽歌
你的大地,是否还在
继续洋溢着寻找的光亮
世界不会为你动心
只有你一直在为世界疯狂
群山可能因为你的希望而降临
但你要记住
不知在谁手中毁灭的鞭子
也时刻在等待
粉碎人间天堂

你的领地会有多大收获
你的热情何时可以变成阳光
你在生命花园
为自己种植下历史
痛苦还是那么新鲜
欢乐还是总带着忧伤
什么样的爱情会即将到来
什么样的斗争很快又会离去
从此而彻底放弃奔忙
明天的叶子也许还会
永无止境地娇嫩
你的肉体很长一阵子还会清新
但刚强毕竟不愿永远迎接
脆弱的心脏
如同美丽的桂冠都会生锈
蓝天也不想看见
你不得不拒绝蔚蓝的模样

还会有什么真理的风景
能在你迷蒙的认识中出现
失去了怀抱稠密的真相
你的远方是多么重要
你在石头上观看未来
你在静止中抵达
领悟的微笑
是否已闻到了石头
一丝固执的呼吸
听到了那冰凉的怀里
所有淹没在理想中的
记忆的风暴

珍贵的相片
今后将在别处
为凝固拉开搏动的距离
你是哪个角落的帝王
现在黑暗正朝你列队走来
你准备能用什么
不朽的语言
越过一切岁月
尽可能向永恒致敬
太阳照样升起
月亮仍在天上
连绵不断的故事还会在屋檐下
美妙地换上新装
辉煌曾经是
多么大的一种徒劳
即便你就是真正的帝王
谁又会永远记得
你一直是没有苦难的
坚持在这世上

          2014.5.22午于广州科学城


  去天国的路还有多远

也许要远离地平线
远离一直起伏着
怀疑浪潮的海洋
远离在缓慢沉思的高山
也许还要忘了所有
无谓的诞生
生命总在没有道路的故事中
一生沉郁
沿着盲目用尽希望
明丽的眼睛迎接的
依旧是黑暗

没有谁认得这条路
但因为它是生命的未来
是光明的家乡
人们用一百年去寻找
几乎谁也不会感到困倦
它是我们内心永远的黎明
它的鲜花,便是
一直照耀在
我们梦乡的信念
你在人间的风里
偎依不到这种传说的力量
即便穿过多少彷徨
由于你的孤独
从未在追求中流动
你便永远不可能停下来看到
一切耸立过
死亡爱情的广场

神圣是条
可以摧毁任何阴影的道路
也许在星星那边
就有一处我们大家
能够倾诉永恒的地方
所有从年轻中衰老的玫瑰
都愿变作蝴蝶
就此轻盈高翔在这爱的大地
所有的灵魂
会有青春重新盛开
并以音乐的安宁
再度经过你
献出岁月的一生

光透过我们流血和哭泣的世纪
充满抚慰地再将仁慈
幻化成了空气
我们真正的灿烂
此时已在远方诞生和开始
信仰是夜里清脆的钟声
莫说那天使的国度
总是如此沉寂
它正于你消失时出现
它把爱从此变成
世界的需要
只是你听不到
这种无需声音的歌唱

去天国的路还有多远
真理永远在路上
能够看到未来的人
或许再也不会把不安
留在世界

           2014.5.19孩于从化疗养中


  激情主义

声音在闪电
太阳于黑夜升起
血液在天空流泻
梦想高桂成星星
色彩洒满大地
灵魂在奔跑
愿望于光芒中盛开
世界便是你心脏的速度
人类的一切
都来自爱情

语言跨越了高山
谁愿在美丽面前冷静
自由是脚步乐此不疲的归宿
如同燃烧就是火炬的生命
你的影子在悄悄考验诞生
孕育梦幻的叶子今晚飘落了
但生活仍还没有
全都化成冰

        2014.5.25晚于广州西村


  谁的世界与你有关

河流走在自己的轻盈上
你总走在自己梦想的清晨
光线一直在等候事物的歌唱
于黑暗中寻访众神
你激情的触摸
仿佛已使所有的预兆
闪现出了胜利的彩灯
树木在玫瑰的心中
聆听着芬芳绽放的脚步
你怀揣高尚的旗帜
来到一个个陌生的地方
向那些煎熬的历史撒下花朵
向所有顽固的钟声
表示致敬

命运有何品德
自由交叠着不幸
光辉与黯淡的寻求
又有何不同
本质的欢歌始终无法流淌
谎言的绚丽会有什么真实
罪恶的风采靠什么
迎来爱情
你等待的明天
可能依然是个错误
坚强的风暴或许会让大地
再一次颤动
但人性一俟进入到了
曙光的终点
谁还有耐心向往你
慷慨的观念
谁还会把你遥远的真理
当作一顿精致的早餐

人们靠吮吸着死亡的岁月
变本加厉地肥沃着和谐
这是一种
没有骨骼的丰润
这更是一种
凋谢中的陶醉
你仿佛从不知
一切所谓的美好
都因为是阴影在变为风景
你看不到色彩的深处
是放弃的怀念
是再也无法动弹的
一切布满了灵魂的忠实
星空不会微笑
浩大的领悟
与一次瞬间的愉悦相比
你永远不会于渺茫的深沉中
找到自己
再能单纯的王位

物质以外的明天
有这样一个平静的彼岸吗
下一个世界思想的清风
会吹满你
生命的花园吗
你的躯体在大路认识到了
多少能够重新赋予的爱恋
当欲望又在灿烂中回响
所有宛似隐身的贪婪
又我回了自己
光荣的位置
你还会相信一种熄灭
必定是绝对的吗
你又能从一切堕落面前
挑选哪种温情的声音
能使它们奔放的靡烂
于光明中豁免

太阳怠慢过谁的生长
谁又把明亮当作过时间
享受从不知退让
正如梦不懂得屈服
影子不会带回真实
你要把呼吸变成怎样的宇宙
才算是种
对生存的征服
所有的憧憬
是否全都需要唤醒
一切相遇的花儿
难道都要清晰地达到
你理性的标准
这个世界有太多
本不该洋溢的拥抱和结晶
言语一直在不成熟地运转
力量骄傲地安放在陷阱
你看不到丰富的背后
是多少缺氧的房子
许多美丽其实早已没有了盐分
它们只是献给空虚的
另一种
价值殆尽的庞大

血液在失眠
渴望镶嵌在层出不穷的
梦想的路上
仿佛所有的世界
对你发出了邀请
你将用自己使命的肌肉
赋予人类
再度创造的意义
卓越是个多么可怕的假定
它使幻觉开放得铺张
更使必须沉默的知识
从谦虚一处
一夜间都耸立成了
命题的虚妄
你永远看不到永恒
会从哪一处朝你走来
未来不会在你熟悉的意识里
显现任何踪影
生活并不完全归于你
区别始终在高处容纳认识
正像大地更新
留下的是等待
也可能是更加模糊
而遗憾的开放
因为在一个终于明白的空间
你刚好又学会了
放弃

河流走在自己的清盈上
而你总是走在
自己梦想的清晨

             2013.11.22于广州科学城


  你在为谁含苞待放

天空下渺小的舞蹈
悄然之处澎湃地绽放
一年一度艰辛吹拂在脸上
心情却照样新鲜
期待的缤纷
永远会落下
四散的光芒

你在等待中点亮了
所有梦境的火炬
人生的丰收
总会使干枯的历史热泪盈眶
‪今夜血液的火焰‬
继续将同明日的情人
为之呼应
你一直在为一个
看得见的爱而悸动和生长
纵然荒芜随时会有可能
取走你的丰盛
但你从不怕被沉默耗尽
更不怕被无情的美好击伤

在伫立中冶炼灵魂
在忍耐中形成力量
欢乐会使心灵
看到一个世界的降临
你的额头
绝不会让拥抱和亲吻锁住
春光穿过一片湿润的草地
你的宫殿,便是你
花朵也要歌唱的肉体
你的幸运便是于漫长的枯竭中
仍还坚持愿把谎言
当成阳光

必定要让骨头都发出信号
必定要使远方都能闻到
一种芬芳的暗示
在躲闪中驰骋
站在自己的含义中
想象着神圣
你要为谁塑造出一千种怀抱
究竟又想为谁尽情摇曳出
万般高潮的幻影
你将在何处永远置入
自己耀眼的短暂
更将透过什么魔法般的召唤
让世界都要对你灿烂的排练
侧身而行
当衰老和死亡
某一天同样于空旷走来
并将赋予一切果实
以无比神秘而陌生的空气
你还会再为自己
一直裸露的进程兴奋吗
你从不放弃的,似乎
直抵一种抚慰终点的目光
是否还要牢牢盯住
那其实由整个空洞
所散发出丰富的,几根
丝毫连接不了未来的神经

            2014.6.11于广州科学城


  愿你的灵魂高高飞翔
    ——致千年后的自己

岁月飘落
时间的伤口全已愈合
你往来于无限的光芒
偶尔一瞥云雾下
茫茫人生的季节
顿然感到有限的不幸
仍还像花一样盛开
大地的美妙毫无归宿
神圣不会在生活的未来升起
因此一切明亮的秩序
仿佛还在渴望
摆脱着黑暗

你的生命早已走出
琐碎的途中
死亡此后彻底远去
所有的苦酒撒还给了大地
如今艰辛已化作花瓣
如今到处是万里春光
穿行在浩大的清新之中
胜利便是那种没有了
附加痛苦的热爱
如同崇高或为空气
却能无处不在

一切向往不再需要徒步而行
你已是自己的天使
身披灿烂
把永不停息的意义拥入怀中
与不朽共舞
在沉醉的苍穹之上
微笑地面对
万物的沉重
你看见生命后的景象
是这般胜过人类的鲜艳
你敞开给寂静的纯净
便是一种
最大的生动

现在,永恒已成了你的心脏
如果你还有昔日
那种欢乐的知觉
你会发现所有爱的故事
并没完全崩溃
昂贵迟早将成为结晶
温馨将无不汇入梦幻
即便风吹在了
你没有脸的脸上
在远行的浩瀚引领下
事实上,你早已同
宇宙的美德
融为一体

愿你的灵魂高高飞翔
莫说苦难曾经似大海
真理行走在繁华的行列
总有未能实现
清澈的忧伤
莫说神明一直是那么罕见
今日曙光将永远升起
漫游在一片敬意之中
从此与白云做伴
你就是能够柔和
洋溢起一切愉悦的
天空的波浪
历史需要继续安睡
所有新生穿过短暂的漫长
也都难免再要变一次荒凉
一切降临在停止处
或会重新隐约闪烁起奇迹
一切展开纵然仍有
呼吸与姿态的奇妙
但流星终将掠过
所有晶莹过的地方
或许早都已是
你闻不到幽香的天堂
是你善良的劳动后
终将获得了一双
秘密翅膀的故乡

        2013. 11. 26于广州科学城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