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顾偕
简洁而深度的美学吟唱
 ——晓松组诗印象


  导读:那种能从惯性中突围的修辞,那种能于浩繁中剥离出来的内心深沉的感悟,尤其那种穿越了无数情感更迭,以独有的审美清丽展示出的简洁的诗意,自是以那种极富个性的深度吟唱,让我们于“流不动的月光”里久久难以释怀。



  晓松前些日链接了九首诗给我,想来一定也是他自己颇为满意的。近年国内高蹈着自我抚摸和分裂般嚎叫的诗行见识多了,要在清静的语境里再找出点精致而厚重的东西,委实真不容易。那种能从惯性中突围的修辞,那种能于浩繁中剥离出来的内心深沉的感悟,尤其那种穿越了无数情感更迭,以独有的审美清丽展示出的简洁的诗意,自是以那种极富个性的深度吟唱,让我们于“流不动的月光”里久久难以释怀。
  这组来自晓松的作品,便让我较为快乐地品尝到了一种不无内涵的轻松。“一言不发的月光,以水的方式/在我的头顶漂泊,像思念/怎么流,也流不下来”;又或:“风用另一种语言,演算/我与故土的距离”,如此感性中的理性,交互着一种视野意识寓情于景的意蕴,将艺术融化在诸多孤独的认识中,从而在并未穷尽的意象里,由此用满怀新意的思想,再去一一点亮自己的诗篇。能够做到既有技艺的支撑,又不乏知识谱系转化的诗性诗思的体现,一切好作品的震撼因素,不可否认也是有着多重层次的。而轻巧也可感人,往往有的却是一种魅力的重量。晓松这组诗的题材如《口琴》、《土豆》、《一幅画》、及《伞》等,绝非属于一些宏大叙述或尖锐的排场,有的内容甚至就是陈旧的,但诗人在这里的表现,对事物重新的谛听,却让过往流淌的影子,在语言与认识的重铸再造后,均有了新的呼吸和张力,且在一种恍若宁静的书写中,让那些形式与内容朴实的绝佳结合,更显现出了自然缤纷的力度:

  我收藏的每一个故事
  在所有的线条和色彩里
  放慢了脚步
    ——《一幅画》

  不妨这样说,情怀建构及其阅历和眼界,都是我们在创作一首诗时,如何更具丰富性的一种根本的品质要求。在艺术领域,一切于适度原则上的情绪象征和气象梳理,经由分寸到位的思想的呼应,都不再会是一个简单生成的世界。在意义系统里,我们不光是要时常看到一些清新的意识流在扬鞭策马,在那些灵魂的幽微路径,我们抑或更需注重自然真实中所富有的留存给神圣的空间,尤其在观照和衡量一部作品是否真正臻于成熟及饱满时,一种哲学声音的回响似乎更不可或缺:“这颜色,就是土地的颜色/一个符号深埋在地下/就是父亲的心跳”。(《土豆》)
  晓松的诗作是细腻的,它的氛围有点像囯画中的浓墨淡彩,交融着空灵优雅的气息,仿佛在不受任何干扰之中,让我们相遇到不少轻柔节奏的形象,并于一些音乐意味的锤炼下,同时感知到了颇多并不空泛的美学情趣。当然,能够写出这样的一种作品,通常也是与一位诗人的人格修为相向而行的:

  刀刃上,退潮的月光
  影射滑落的泪滴
  映衬一段
  与之决裂的舞蹈
    ——《焚》

  不难看出,在一种简洁而深度的文本实践中,经由朴实而崇高,晓松均已出色的做好了这一点。

                2020.5.3午时于广州
简介
顾偕:上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广州市作协副主席,第五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代表。曾为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广东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及广州市委宣传部“跨世纪人才”和广东省委宣传部“十百千文艺人才”培养人选。在《芙蓉》《花城》《湖南文学》《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南方日报》等报刊发表长诗近30部,著有《顾偕长诗选》《太极》(英文版)等诗集九部,电子版新作诗集、评论集两部。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香港等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多部诗集被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香港图书馆、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收藏。长诗作品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三年诗选》等多种专家选本,获“第五届中国长诗奖·最佳文本奖”及其他文学奖项多种。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中诗网两度“封面人物”。作者36岁时曾将其“让东方智慧全球共享”的2400行长诗英译作品《太极》(刘志敏译)寄往白宫,当年圣诞节便意外收到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先生的亲笔签名复函:“我十分欣赏你富有创建性的宽宏博大的思想,你拥有我最美好的祝福”。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